17支外军方队9月3日接受检阅 统一按中国步伐标准

17支外军方队9月3日接受检阅 统一按中国步伐标准

17支外军方队9月3日接受检阅 统一按中国步伐标准

原标题:环球时报记者探访受阅外军训练 达到中国步伐标准

[环球时报记者 郭媛丹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马戈]9月3日,17支外军方队和代表队将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检阅,这是前所未有的。《环球时报》记者28日上午探访了位于北京郊区的外军方队和代表队训练基地,看到他们进行刻苦训练。一些方队成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是为支持和平而来”。

中国9·3阅兵式共有俄罗斯、白俄罗斯、古巴、埃及、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墨西哥、蒙古国、巴基斯坦、塞尔维亚等11个国家的方队以及阿富汗、柬埔寨、斐济、老挝、瓦努阿图、委内瑞拉等6个国家的代表队参加。记者28日在训练基地中看到,不同肤色、语言、服装的军人在各自的练习场地进行训练,场地上空回响的解放军分列式进行曲将他们紧密联系在一起。他们的共同目标是每步达到75厘米,使步伐和曲目完美结合。

据记者了解,不同国家的阅兵仪式步速和步幅标准不同。现在,外军方队需要调整,以符合中国曲目的需要。埃及方队领队赛亚德说:“我们的步幅比中国军人要求的75厘米小,所以现在步伐必须拉大,重心要前倾。”他表示,为了增强一致性,埃及方队的训练方式之一是原地踏步,教官会不时地纠正方队成员过高或过低的动作。

古巴方队和埃及方队存在同样问题,步伐须迈得更大,踢腿高度须相应放低。但对白俄罗斯而言,调整步伐相对容易些。白俄罗斯领队格里采夫对记者说,他们在不同仪式中有不同的步伐要求,最快的时候每分钟120步,“我们一般是每步80厘米,现在75厘米的要求相当于每分钟112步”。

毫无疑问,调整步伐对职业军人来说是可以克服的,但17个国家的军人还是各有风格,其中,哈萨克斯坦方队的训练最勤奋。按照规定,上午进行统一训练,下午是自由训练时间。哈萨克斯坦方队总是最早出来,最晚回去。“早上规定8点半开始训练,他们8点出来。下午5点左右结束,他们还要加练,6点才回去。”一名中方联络员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对勤奋的哈萨克斯坦军人很敬佩。在一次合练中,哈萨克斯坦领队觉得方队表现得不够好,让全体队员加练了一小时,午饭也因此推后了。这次,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将出席阅兵仪式,哈方队成员希望表现得最好。

在6个外国代表队中,来自老挝的7名队员也非常刻苦。这是老挝第一次向国外派出仪仗队参加阅兵式,所有队员都是国内仪仗队成员,第一次来中国。他们的军靴是新定制的,在训练中,脚底磨出了许多血泡,即便如此,他们也是在下午自由训练中最早到达、最后离开的代表队。

来中国参加阅兵的外国方队和代表队成员,都是本国优秀的军人。俄罗斯方队队员要求身高在1.8米以上,学历至少达到大专。一名俄队员表示,刚来北京时候,对温差不太适应,但现在已经习惯了。他表示,对中国军人在俄罗斯5·9红场阅兵时的表现非常敬佩,希望和他们表现得一样出色。

17支外军方队9月3日接受检阅 统一按中国步伐标准

17支外军方队9月3日接受检阅 统一按中国步伐标准

墨西哥方队有30多名女队员。她们活泼开朗,表示很高兴参加中国的阅兵式。谈起对中国的印象,她们回答说,“天安门很漂亮,很雄伟”。空军上尉阿隆索对记者说,中国军人给他的印象是纪律严明,训练刻苦。他表示,此次阅兵仪式是一个交朋友的场合,有利于和平,他的两个孩子十分崇拜他,希望成为飞行员。中国三军仪仗队曾经两次赴墨西哥参加阅兵仪式。

阿富汗代表队一共3名成员,平均年龄50岁,他们是本国仪仗队成员。领队沙阿·由索菲告诉记者,这是他们第二次出国参加阅兵仪式,上一次是赴俄罗斯参加5·9红场阅兵。谈到为什么要参加中国阅兵仪式,沙阿·由索菲回顾了他20多年担任仪仗队员的职业生涯,表示“中阿两国数百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战争和冲突。但中阿两国各自也都经历过战争,我们到中国参加阅兵就是渴望和平”。

就在《环球时报》记者对阿富汗3名队员进行采访时,从方队成员休息区传来嘹亮的歌声。原来,各个国家在休息间隙都会展示一些有特色的文体活动,蒙古国的队员唱军歌,白俄罗斯人擅长耍枪,古巴队一名军官则打起了太极拳,动作极为流畅,原来古巴十分盛行打太极拳。之后,古巴队员集体跳起欢快的舞蹈。巴基斯坦和古巴军人有时还会斗舞。

为更好地接待来自17个国家的军人,中方做了细致的安排。除了俄罗斯和白俄罗斯携带装备,其他国家方队的佩枪、佩刀都是中国方面提供。生活中,外国队员宿舍都装有WiFi。饮食上,埃及的队员表示,非常感谢中国为他们安排了清真食堂,并且考虑到他们要做礼拜的习俗,在训练时间上做了调整。最近在中国过生日的队员都吃到了生日蛋糕,大家共唱生日歌,收获来自各国军人的祝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