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家四兄弟三个抗战兵 命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右为父亲,左为二叔;三叔在抗战中牺牲,四叔在抗战中失踪,故三叔四叔没有照片)

朋友您好,你想了解国民党抗战老兵吗?你想了解真实的历史吗?你想了解抗战老兵后来的命运吗?今天就将我父亲与叔叔有关抗战的事讲给大家听听。

我今年已经62岁了,过了花甲之年。我一不图名,二不图利,就是想为成千上万的抗战老兵诉诉冤屈。把憋了几十年的心里话讲给大家听听。以前不敢讲,讲出来了会被杀头。如果您不相信,可以问一问那个年代过来的人。

如今,国家承认了国民党军队在正面战场,共产党在敌后战场。在抗日战争中所做的贡献,是我以前做梦也不敢想的。因为我在学校,在社会上所受的教育根本就没有国民党抗日这一说。就连我最信任的父亲,讲他在抗战中的亲身经历,我都不敢相信。因此,经常带着一种鄙视的态度看待父亲。现在回想起来,问心有愧。

有小学五年级文化,就文化大革命了。父亲因在国民党部队当过兵,被剥夺了政治权利。属于无产阶级专政对象。作为子女受到诛连,当时把我们定为“可以改造好的子女”,黑五类。因家里实在太穷,交不起每学期5元钱的学杂费,被迫辍学。在家里帮父亲用板车拉煤挣钱,维持生活。由于我文化有限,写不出生动的语句,但句句都是事实。

父亲是个抗战老兵

父亲是湖南湘乡人,是个抗战老兵。抗战时期为打日本,便跟随部队来到河南与日军作战。1945年日本人战败,父亲所在部队—国民革命军85军23师调防郑州,接收日本人投降。

抗战胜利后1946年,国民党裁军100万,父亲退伍(没有参加内战)。因老家一无田地,二无房产,爷爷奶奶也在抗战时期相继去世,父亲没有回原籍,留在郑州安了家。

共有兄弟四人,父亲是长子,兄弟三人当了国民党的兵,上了抗战前线。其中三叔冯先开在南阳对日作战中牺牲。二叔冯先发在浙江62师对日作战勇敢,经常摸日军哨所,抓日本兵舌头,叔叔说:每抓来一名活的日本兵,长官奖励10块大洋。他们经常两个弟兄合伙用绳子勒住日本哨兵的脖子,把他背回来,多次得到奖励。有一次,一个日本兵挣扎的厉害,背回来后发现被勒死了,长官奖励了5块大洋。21岁时就当了排长,他参加了著名的松沪战役。小叔冯先桂因年幼,当年留在了长沙寄养在小吴门外八角亭旁边一个寡妇家里,1938年长沙大火后失踪,从此杳无音讯。

父亲说当兵是为了抗日

父亲原名叫冯先春,抗战时期改名叫冯国斌。1914年正月初五,出生在湖南省湘乡县夏梓桥街,年幼时在老家读了11年私塾,也曾在湖南日报报馆里当过排版工人。1933年父亲在其表叔黄子华(国民革命军第23师师长)的介绍下,投笔从戎,辞去了报馆里的工作,自愿报名当了兵,从此走上了坎坷的道路,开始了痛苦的一生。

时期,父亲随部队来河南后,曾在信阳,花园,广水,武胜关一带扒铁路,炸桥梁阻止日军南进,曾开到徐州,枣庄,台儿庄一带。在南阳一带与日军作战。1945年3月他参加了著名的南阳西峡口战役,当年父亲是23师的军需官,他说师里的一切物资都由他来调配。身边跟随两个报务员,两个办事员,还经常见到军长吴绍周。在八年抗战中,我的爷爷奶奶相继在湖南老家去世,父亲因为战事要紧,都没有回老家给爷爷奶奶料理丧事,父亲常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父亲参加过著名的西峡口战役

父亲说,他们同日本人打过很多仗,西峡口战役他们打了个大胜仗。这是布袋战,把日军围在了山沟里,飞机炸,机枪扫,这一仗共消灭日军一万多人。把日本人炸的血肉横飞,道路上,山坡上,树枝上到处都可见到日本兵断胳膊,断腿的尸体。不幸的是我的三叔冯先开也在这场对日作战中牺牲

多年后,何应钦曾在自己的回忆录一书中赞扬西峡口战役。说此一战打出了中国军人的威风,这是抗日战场上最扬眉吐气的一战,也是中国人民最能出一口恶气的一战。这一仗创造了消灭日军15760人的战绩。

今报曾在纪念抗战胜利65周年特别报道中这样写道,八年抗战中,中国军队共进行了22次大会战。最后一次战役是鄂西北会战,西峡口战役是此次会战中最激烈的一战,也是中国人八年抗战最后结束的一次战役,它一直延续到日本人投降,这个起自1945年3月的战役在河南抗战史上早晚要写入史册。

父亲说他一生最高兴的事是日本人投降

父亲说他一生中最高兴的事就是日本人投降。1945年8月15日这天傍晚,他所在部队在南阳,十五的月亮很圆很明亮。部队的官兵兄弟正在吃晚饭,当他们从无线电台里听到了日本人无条件投降的消息时,顿时军营里沸腾了,他们饭也不吃了,把碗都扔了,很多官兵都激动的流出了眼泪,他们相互拥抱,振臂高呼咱中国人终于胜利了。他们这些在抗日战场上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终于可以不打仗了,可以回家同父母兄弟、妻儿姐妹团聚了。您说不做亡国奴了,哪个中国人能不激动,不高兴啊!

退伍后成了罪人

可是父亲的后半生,我却很难看到他的笑脸。父亲的三弟冯先开是父亲在抗战时期回老家带兵时亲自带出来当兵的,在对日作战中牺牲,这使他后悔了一生。二叔和父亲在抗战时期也失去了联系,在失散了四十年后才有了消息得以重逢,二叔也因为当过国民党的兵,二十几年抬不起头,夹着尾巴做人。父亲自己也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受尽了磨难。

父亲从1933年当兵到1946年退伍,在部队里干了14年的军需,曾被派到南阳军需学校学习,他所在部队23师在淮海战役中起义曾得到过毛泽东主席的称赞(见电视剧《毛泽东》39集)。

解放后根据当时的政策,父亲他当过国民党的上尉副官,是连长以上职务。被戴上了“历史反革命”帽子,属于地、富、反、坏、右分子。这个帽子一戴就是28年,直到1979年,才摘了帽。戴帽期间被剥夺了政治权利,剥夺了人身自由,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每逢节日不准出门,监督劳动。强迫每天义务扫大街,挖防空洞,每天靠用板车拉煤维持生活。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抄了家,经常戴高帽游街。造反派还强制着给父亲剃了个阴阳疤拉头(一边有头发,一边没头发),人格受尽侮辱和欺凌。好在父亲心宽,想得开。他说:“刘少奇,彭德怀都让他们迫害死了,更何况我们。”当时许多人都受不了这样的迫害选择了自杀。当年我们街上有两个只有一只眼的瞎子和一个解放前的老妓女经常欺负他,他也不敢吭。用造反派的话说,他们是阶级敌人,应当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没有人身自由,没有说话的权利,他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诛连到了子女、亲属

我们这些做子女的,也受到了牵连。把我们定为黑五类,称为可以改造好的子女。入团,入党,当兵,上大学,好一点的工作均与我们无缘,没有资格,通不过政审。即便你表现的再好,也不行。即使指标作废也不会让我们这样的人去。没有人敢跟我们这样的人谈恋爱,不管你小伙长的如何帅,也是白搭。因为怕影响他们的前途,怕连累他们的亲属。我们这些人如果真想找对象只能找个呆呆傻傻或是特别丑的农村女人作为妻子。或者用自己的姐或妹嫁到同类成分人的家里,换回他们的姐或妹作为自己的老婆。您要是不相信可以问一问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可以看看电影《牧马人》。我的两个哥哥,因为害怕受到牵连影响他们的前途和父亲断绝了父子关系,直到父亲去世他们都不相往来。

只读到了小学五年级,上初中时就遇上了文化大革命。因家庭极其困难,交不起每学期五元钱的学费,街道上又不给我们这样的人开免费证明,不得不被迫辍学,帮父亲拉车。17岁就下放到了农村,在农村劳动一呆就是8年,没有一分钱工资还吃不饱。大年初一,还得上山上栽树,饥寒交迫冻得我想哭,又不敢哭。没有棉衣,只有一床几乎透明的被子铺半边盖半边,常年合衣而睡,身上长满了虱子。后来有位老师上书北京反映到毛主席那里,每人每月才发5元钱,买些日用品。由于父亲当过国民党的原因,常被同学们歧视,无缘无故挨过批斗。我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干活,从不敢多言,还是最后一批撮回来的。被分配到了搬运公司,当了搬运工,在火车上拿大铁锨卸煤。我就是吃了父亲当了国民党兵的亏,在农村当知青时,有个开封黄河水利学校的招生指标,没人去,我报了名,后来指标作废了也没让我去。我这个当年在学校里的尖子生永远失去了上学的梦想。常年的压抑,使我患上了神经官能症,这个病根一直延续到至今。我的青年时代,吃尽了精神上的黄连。过着低人一等的生活,当年对父亲很不理解,好像他做了多大的坏事,好像杀了人、放了火、偷了人家的东西一样丢人。以致于自己受迫害,受牵连。

无条件免除日本战争赔偿父亲很生气

父亲说过,他最恨日本人了。由于日本的侵略,弄得我们家破人亡。父亲对咱们国家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当中,免除了日本侵略者的一切战争赔偿很不满意。他说:十几年的抗日战争,太不容易了!无论日本人承不承认,咱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是唯一合法政府,台湾只是中国的一部分。咱照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照样屹立在世界的东方。抗日战争的胜利是死伤了三千五百万同胞的生命换来的,七千亿美元的赔偿说免除就免除了?甲午战争咱中国战败,赔偿了日本人,这次咱胜利了,对日本的赔偿免了,太便宜日本人了!他说:“他很生气,气的想哭......”那个时候多数中国人还吃不饱,在那个年代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毛泽东一人说了算。说免就免了,中国人亏大了。谁敢说声不满意,那就死定了。您看这些年来,中国劳工,慰安妇给日本人打官司,多难啊!日本人说联合公报已经全免了,你看气人不?现在,以安倍为代表的日本右翼势力这么嚣张,修改和平宪法,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修改集体自卫权。拉拢越南,菲律宾,和印度挑衅咱中国。作为一个中国人,能不气愤吗?国难,家难怎能忘记!

母亲最恨日本人

日本的侵略战争,给我们国家造成了灾难,给我们的同胞制造了无边无际的伤痛,需要多大的代价来偿还!

我母亲,提起日本人更是恨得咬牙切齿。母亲的姐姐为躲日本兵,脸上涂满了锅灰,跳进了井里,还是被日本兵捞上来,强奸了。后来生了个小女孩,没办法,被我大舅抱到了漯河的十字街口扔了。一个大姑娘遇到了这样的遭遇,命运可想而知。由于这个原因,母亲的姐姐委屈地给人家做了填房(丧偶男人的妻子)。没过过一天舒心日子,没几年就病死了。我的大舅被日本人抓去做了三年劳工,直到日本人投降,才被放了回来。为了躲日本兵,我的大姐出生在郑州郊区曹洼村一个叫宋百禄家的窑洞里。

听母亲说:日本兵投降后,在漯河的日本兵可老实了。中国军队监督着这些坏蛋们修马路,每天只给他们一碗红薯头吃,她还拿砖头砸过日本兵。

亲身经历父亲不是坏人

在我的眼里,父亲是个好人。他倡导以德治家,从不做坏事,他一生勤勤恳恳乐于助人。以前每逢街坊或老乡家里有人去世都是他帮助人家给死人穿衣服。他说:战场上,见死人多了,他不怕。他不吸烟,不喝酒,生活非常简朴,即便在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中,他最危难的时期,仍然从牙缝里挤出了30元钱分两次寄给同样受难的二十三师黄子华师长,以解人家无米之炊。

父亲是个非常善良的人,抗战时期,他被派到湖南老家,带回了一些兵。战场上非常残酷,死人很多。有六名士兵当了逃兵,依照军法,临阵脱逃,师里准备第二天开会时枪毙。父亲不忍心,冒着生命危险偷偷地把这几个人放了。后来上级追查时,父亲说:“反正人跑了,要杀杀我吧!”这一次他就救了六条人命。父亲当年活着的时候曾对我说。

解放后,父亲没有正式工作,因为像他这样当过国民党兵的人没人要,父亲靠用板车拉煤,拉货维持生活。我记得有一次在给一货主拉鼓风机时,因鼓风机太重,车轮压扁了。鼓风机砸了下来,当场砸掉了父亲的四颗门牙,鲜血直流。待昏迷清醒后,父亲只是休息了一会儿,没有去医院,无钱医治,满嘴是血的父亲硬是把车修好,带着伤把鼓风机给人家送去。

在我的记忆里,在父亲后半生几十年的生活中,他每天拼死拼活的拉车,无论是酷暑寒冬,拉车时汗如雨下,衣服湿透,炎热的夏天经常中暑,瘫倒在街头,母亲常用扇子将他扇醒后再继续拉车前行。寒冬腊月,冰天雪地,为防滑,他脚缠麻绳,拉着一吨重的货物,一步一步在冰雪中艰难的向前挪动。即使生病他也舍不得歇上一天。他用血汗所得来的报酬,被扣下百分之七十交给了办事处充公,仅仅剩下百分之三十用来养儿育女,维持生活。他没有任何社会福利,没有退休金,经常强迫义务劳动。由于父亲常年的劳累,两条胳膊都不能伸直,落下了终身残疾,直至临死时,两条胳膊都弯曲着。

受难28年后终得公民权利

好在“四人帮”倒台后,文化大革命结束。1979年父亲摘掉了“历史反革命”帽子,恢复了公民权利,过了几年正常人的日子。1993年12月6日父亲含着满腹的委屈,离开了这个世界,享年78岁。父亲病逝时,两只眼睛睁着,没有闭眼。

父亲的心愿不是钱物,是认可

父亲病逝后,我母亲做了个梦,梦见父亲向他讨要一块三尺见方的白布,用来写申诉状,诉说他满腔热血地为国家民族做出的贡献却得不到认可,得不到公正待遇。

后来我母亲买了一块白布,买了些纸笔,让我们给父亲烧了烧,满足了九泉之下父亲的心愿。

值得欣慰的是国家民政部下发2013年第196号文件优抚抗战老兵,我的父亲虽然不在了,享受不了这个待遇。但他老人家在天之灵肯定会高兴。

我知道父亲最渴望要的是不是钱,不是物。是认可!是公道!是尊严!

父亲生前,曾想写自己的抗战经历,在当时的情况下害怕惹出事非,没能写成。那时候社会上根本不承认国民党抗日,谁敢说国民党抗日就是现行反革命,马上就要大祸临头。

列宁说过,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刘少奇曾经说过,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也有人说过,历史是胜利者写的。

毛泽东曾经说过被颠倒的历史,还可以从新颠倒过来。

大河报这样写道,无论当年的帽徽和番号异同抗战老兵都用鲜血愈合过民族的创口。对待抗战老兵,人民不会忘记。

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倡导过,正视历史开创未来现在大陆与台湾的关系正在缓和。我们同属一个中国,同属中华民族,同属炎黄子孙。两岸人民亲如兄弟,团结起来,力量大,共同抗击我们的敌人。保卫我们的领土,领海不受侵犯。

我的命还算好,邓小平上台后我这个黑五类“历史反革命”家的儿子娶了个红五类的革命军人家庭的女儿,我的岳父也是位抗战老兵。幸运的是他参加了共产党的部队,转业郑州后是名地厅级干部。我曾经问过父亲,为什么不参加共产党的部队。父亲说:谁知道呢?谁也没有长前后眼呀。

现在每当在电视上,报纸上看到日本的右翼势力,不承认战败国的历史,霸占咱的钓鱼岛,抓扣咱渔民,安倍参拜靖国神社,修改日本宪法,我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油然而生。军国主义死灰复燃,每当看到这些,历历往事,涌上心头。我痛恨日本军国主义,勿忘国耻,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日本帝国主义所犯下的的滔天罪行。

感谢关爱抗战老兵的朋友们

每当我怀着激动地心情看到有关抗战老兵的消息报道,我的心情百感交集,双眼总是噙满了泪水看了一遍又一遍。看到和父亲同样命运的老兵们悲惨的命运,我都想放声大哭出来。我悔恨自己年轻时,头脑简单,偏听偏信,没有理解父亲。这是历史的原因造成的,以至于我们受到诛连,而埋怨父亲。总是错误的认为,他犯了天大的错误。我通过看书,看报对父亲有了重新认识,现在我认为他们是英雄,不是父亲的错,那个时代中国人不爱国。他们即使没有功,但不应有罪。不应该是这样的下场。从我内心里深深地怀念我的父亲和叔叔们以及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先烈们,并向这些参加过抗日战争的民族英雄,致以崇高的敬意。并向采写抗战老兵的记者们道一声谢谢。

亲爱的同胞们,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当您看到像我父亲这样的成千上万的抗战老兵的悲惨命运您会有何感想?当年这些抗战老兵们在中华民族最危急得时候,迎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他们为国家为民族洒尽热血,奉献了青春,流了血,流了泪。公平吗?日本首相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悼念他们阵亡的将士您会有何感想?我们是否应当尊重历史,给这些抗战老兵正名,还这些民族英雄们公道!

亲爱的朋友如果您不相信我说的话可以去问一问从那个年代过来的抗战老兵。

今年是参加过抗日战争老父亲的诞辰101周年,也是抗战胜利70周年,写到这里谨此作为纪念,谢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渴望湖南湘乡黄师长的亲属有幸看到此回忆录后,能来郑州做客,我们虽不相识,但我们的父辈是生死之交,是中华民族在最危急的时候,冲锋向前的战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笔者 冯富强 62岁

TEL:13838083030

2015年8月21日于郑州

----------------------------------------------------------------------------------------------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大型有奖征文

长烟起,薄暮送残阳,回雁栖萧凉。莽山平地拔千仞,绝峰幽壑挂沧桑。

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铁血网携手中国航天空气动力技术研究院、铁血君品行,共同举办《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大型有奖征文活动。在本次活动中,您可以通过发布主贴,分享口口相传的抗战故事、畅谈对抗日战争的理解、点评经典战役、剖析当时的国际形势,以此来缅怀英雄先烈,弘扬民族精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三名

中国航天空气动力技术研究院特供模型 彩虹-4无人机模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等奖四名

马拉松 四军通用石英表 带日历

还有更多精美奖品,详情请看活动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彩虹”无人机为中国航天空气动力技术研究院自主研发的高性能、多用途无人机,为我国型谱最齐全、批量出口最早且出口量最大的无人机系列,其技术达到国际同类产品先进水平,CH-4各项性能指标更是全面超越美国“捕食者”无人机。“彩虹”不仅已列装我军,更坚持军民融合发展,已大量用于地质勘查,并即将在海洋应用、应急通信、森林防火等民用领域大显身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