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丁炳之是泰州人,出生于1923年。1939年,丁炳之考入黄埔军校学习爆破技术。1942年军校毕业后,丁炳之分到第3战区接受毁路破桥的任务,让日军机械化部队的优势无法发挥。丁炳之业务娴熟,上级很快让他独当一面,负责浙江龙游县的工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龙游县,丁炳之与作战部队密集配合,让日军吃尽了苦头。

汪伪汉奸通过丁炳之的老乡找到丁炳之,对他说:“你不要和皇军作对,到汪主席这边来,他立即就能封你个少将副师长干干。你想做师长,也可以商量。”丁炳之严词拒绝:“我16岁离家考军校,就是为了把鬼子赶出中国。我决不干对不起国家的事!”

1945年抗战胜利后,丁炳之随团长傅博仁到杭州,参加日军的受降仪式。

浙江光复后,第3战区司令长官部在杭州、宁波、嘉兴、三个地区设立接管组,傅博仁任杭州组组长。杭州受降的地点在郊野的拱宸桥。

傅博仁是北京人,早年曾留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回国后,他又到陆军大学将官班深造。抗战期间,傅博仁任独立工兵第1团团长、第3战区少将工兵指挥官。

傅博仁对准备到杭州的官兵说:“把衣服都洗干净再穿,让小鬼子看看我们中国军人的威风。” 出发那天,傅博仁穿崭新的黄咔叽将军服,非常精神。他手下的官兵也个个钢盔革履,精神焕发。

仪式定在9月5日上午举行,周围十里八乡的老百姓都过来了。因为担心群众情绪失控,被中国军人拦在外面。

9月5 日清晨,参加受降仪式的官兵全副武装列队进场,接着中方接受大员进场,最后日方投降代表带几十名日军官兵进入会场。

日军投降代表松本太久郎中将个子矮矮的,很壮实。

一个中国军官宣布“受降开始”。军乐队奏中华民国国歌。松本太久郎中将立正、脱帽、行鞠躬礼。中国代表则微微欠身命其坐下。接着,松本太久郎呈缴投降部队花名册和武器清单等。最后,中方训话。

训话期间,下了一场小雨。训话结束,中方命令日军交武器时,这些日军没有立即把武器送到指定的地方,而是掏出手帕把指挥刀、枪上的雨水擦干净了,才过去交武器。然后,一丝不乱地退出会场。

当时,丁炳之目睹这一幕,深深震撼。这些日本军人平时教育严格,士兵们都养成爱护兵器的习惯。

70年过去了,丁老回忆那一幕感叹不已,他说:“日本的士兵受武士道思想影响,他们打仗不怕死,执行命令坚决。在浙江3年,我们部队没有抓到一个俘虏。而我们中国在抗战期间,出了太多的汉奸,让人心寒!日军内部步调一致,很团结。这样的部队一旦被有野心的政治家掌握,很危险。我们要警惕!”

丁老的担心不无道理。抗战期间,日军在中国收买了大量汉奸。淞沪抗战时,有一次,中国军队1个师支援罗店前线。汉奸为日军炮兵指示轰炸目标,那个师最后只有几个人侥幸生还。

虽然日本战败了,但战败后的日本不思悔改,他们一直以中国为假想敌人。日本一个学校曾出过这样一道历史考试题:日本每一百年会和中国发生一场战争,十九世纪是甲午战争,二十世纪是日中战争,你认为下一场战争会在什么时候,在哪里发生,日本如何应对?

2006年日本官方宣称一旦中日发生大规模海战,自卫队可以“在四十分钟内摧毁中国海军”。让人联想起78年前日军宣称“四个小时拿下上海,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言。

如今的中国经济繁荣,民众生活安静祥和,但我们要提高国民素质,居安思危。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