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些记忆深刻的日子。毫无疑问,1999年10月1日,国庆50周年那天上午,我作为一名飞行大队副大队长,有幸驾驶歼-7战机飞过天安门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成为我军旅生涯中的难忘时刻。

今年,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我作为一名师长,准备驾驶某型国产先进战机再次飞过天安门,感到任务艰巨、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8月23日,参加完抗战70周年阅兵预演,宋卫一下飞机就和工作人员交流。王鑫喆摄

还记得1999年的七八月份,训练驻地进入高温天气,场道的温度有时候能达到四五十摄氏度。我印象特别深的是,那时大家每次进场都带着两身工作服,因为歼-7飞机在低空的时候空调不太好用,所以每个起落下来,飞行员衣服裤子全都被汗浸湿了。但大家始终保持着一种昂扬的训练热情,不怕艰苦、排除困难,确保完成任务的信心决心,在阅兵训练中被充分体现了出来。

其实预演飞行的时候并不顺利,尤其是复杂气象训练方面,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情况。有一次进行复杂气象训练合练的时候,我也出了问题。没想到的是,空军和军区空军的领导为此专门跑到机场来,与所有飞行员进行了一次技术研究。不是批评我们,而是与我们一道分析解决技术问题。遇到问题不推诿、不扯皮、不回避,勇于担当,善于运用理论去解决问题,这是我们值得继承和发扬的一个好传统。

9月份梯队训练成果明显,各种预想条件都实施到了,对于国庆那天的阅兵,大家都成竹在胸,胜算在握。这是大家付出了成吨汗水和艰辛劳动,做了充分准备才有的自信。

9月30日那天,我们进行了飞行准备。当时预报华北地区的天气比较复杂,报的是小到中雨,尤其是驻地,云底高大概是两三百米,云中能见度也不是很理想,大家也立足于最复杂的气象条件做好了思想准备。到了晚上,驻地下起大雨,10月1日一早,雨稍微小了一点。记得当时起床、吃饭,大家表情都很复杂,因为当时天气确实很不理想,漫天的低云,感觉云皮就快擦着楼顶了。

乌云压顶,空气焦灼。大家担心的不是这样的天气能不能完成任务,而是阅兵指挥部会不会改变方案。练了这么久,盼了这么久,事到临头来个紧急刹车,这才是最让人沮丧的。终于,我们等来了全体飞机全部出动参加受阅的通知!接到命令后,群情激奋,大家马上坐车前往外场。

在车上有一个情形给我印象特别深刻,当时的团长王怀利看大家表情都比较严肃,专门说了几个笑话,逗大家开心。进场接收飞机的时候,雨基本已经停了,但是机场上空堆积着厚厚的云层,几乎压着地面,云底高只有150米。这次我们将不可避免地面临着与恶劣天气的较量,面临着勇与智、胆与识的考验。

起飞刚收起落架、收襟翼,紧接着飞机就进云了。在云中,我们严格按照数据飞行,那时候是看不见长机的,出云以后看见长机迅速集合。当时全梯队一次集合成功,保持规整的队形飞向起始点。

我们准时准确加入基准线,向天安门前进。进入基准航线以后下降高度,这是对我们的第二次考验。当时在通州以前云非常浓,云中能见度非常差,各飞机之间的间隔距离规定是15乘20米,为了不散队,我们飞到了5乘5米,始终保持密集队形穿云下降高度。

宋卫带领团队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刘川摄

当飞机经过通州时,天气变好了,越往天安门天气越好。碧空如洗,大家都激动万分,紧紧盯住长机调整好队形。离天安门越来越近,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保持好数据、队形,一定要飞出最高水平。

米秒不差!我们以威武壮观、完美无缺的状态飞临天安门广场上空。

后来有很多人都问我们,当时你们在天安门上空看底下是不是繁花似锦?结果大家都摇头说,谁也没顾得上看,那时候就一门心思盯着标志线把队形飞稳飞准。

各梯队通过天安门广场,至公主坟上空按规定解散。空军首长用无线电对全体空中梯队飞行员说,同志们!飞得很好,飞得很好!全梯队全是5分,我代表空军领导谢谢你们!此话重复多次。

大家异常兴奋、激动,几乎要喊出声来。可以说,那天的受阅飞行真得非常成功、非常完美。

当时很多好的做法、传统需要我们在这次阅兵中继承发扬。我想,通过努力,我们一定能够在9月3日精准精细、米秒不差飞过天安门,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王鑫喆整理)

宋卫:空军航空兵某师师长,特级飞行员,荣立三等功7次,二等功两次。1999年作为副大队长,驾驶歼-7战机出色完成了见过50周年国庆阅兵任务。今年将驾驶某型国产先进战机再次参加受阅。

中国空军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