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兵村里的父子兵:爸爸,我们一起飞!

爸爸,我们一起飞!

——华北某阅兵村参阅父子二三事

华北某空中梯队阅兵村有这样一对父子兵:魏军、魏飞雨,俩人平日分驻沪、苏两部队,一年也见不上几回面。这次阅兵任务,却将父子俩拉进了同一个机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华北某空中梯队阅兵村有这样一对父子兵:魏军和魏飞雨,一个是飞行员,一个是汽车连副连长。

父子携手破难题

“3号油车!3号油车!速来北停机坪……”

汽车连副连长魏飞雨对着对讲机急促地喊话。身后,机务人员正指挥一台突发供油故障的油车撤出加油区域。

就在大家焦急等待油车的时候,舷梯上出现一个熟悉的背影,挺直的腰板,宽广的臂膀。一定是爸爸!魏飞雨的心头一暖。

“特情处置及时妥当,但同时也暴露出异地油车使用上存在短板,这应当作为汽车连‘双学’活动的重要课题。”魏军检查加油各环节及机上设备后,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所在。

为了尽快破解难题,魏军一有空就钻进车场,与汽车连骨干一同分析驻训地油车与本场的差异,查找车辆保障薄弱环节。

时隔六年,再踏上阅兵训练场,53岁的魏军风采不减当年。

讨论会上,父子俩据理力争,谁都不让谁。凭着这样一股劲,他们预想不同时机可能出现的特情,研究加油每个步骤的风险隐患,制定安全可靠的加油操作流程。

时隔6年,再踏上阅兵训练场,53岁的魏军风采不减当年。笔者注意到,飞行计划、训练教程、训练笔记,摊满了他的办公桌。这次采访,他只给了我们15分钟。后天的飞行计划,还等着他牵头研究呢。

阅兵任务中的父亲就是这样的!魏飞雨清楚地记得父子俩第一次谈起阅兵的情形。

我要和爸爸一起飞

时光倒回2009年,魏军任领队机梯队备份长机机长,参加国庆首都阅兵。那份荣耀和自豪,深深感染了魏飞雨。

魏军飞行进场。不论台前幕后,不管角色大小,空军受阅官兵始终一起飞。

那年,魏飞雨高考。填报志愿时,他毫不犹豫填写了军校。

一日,看到电视播放飞过天安门飞行员的先进事迹,魏飞雨替地面备份的父亲感到不甘,拨通了电话,“爸,没有飞过天安门,心里啥滋味?”

“啥滋味?自豪呗!战友飞就是我在飞啊。”

“爸,我要报军校,像你一样参加阅兵!”

“你先考上军校再说。想参加阅兵,练好本事,等着组织挑选。”

对魏飞雨而言,这一席话,犹如在他心底撒下了一粒即将萌发生机的种子。

种子终究要破土发芽。军校的四年沉淀和部队的两年磨砺,使魏飞雨褪去了年少的青涩,学习锻炼,他处处争先,表彰奖励,却总是推让。

魏军与战友飞行前协同。

今年3月份,阅兵命令下达,魏军再次进驻阅兵村。作为保障人员,魏飞雨也主动请缨,加入了阅兵保障队伍。

“爸爸太忙了,从小到大,留给我的常是背影。”父亲忙,儿子也闲不住。无论烈日炙烤还是刮风下雨,他都按照连长分工坚持带车跟班进场。现在,打小听着飞机轰鸣声长大的魏飞雨谈起阅兵任务,与2009年相比已另有一番感悟:“每次到外场保障,都希望能见到爸爸,即使见不到,我心里也踏实得很。我知道,我是和爸爸一起飞,和我们整个团队一起飞!”

是啊,一起飞。飞翔,是空军这支战略军种的意象,也是所有受阅空军官兵的姿态。

不论台前幕后空军人一起飞

有了2009年的参阅经验,魏军坚持“抓早、抓紧、抓实”对待训练。这让魏飞雨佩服不已。

一天下午,魏军随检查组悄然进入汽车连车场,魏飞雨准备借机“秀”一把维护作风。没曾想,父亲认为高空平台车保养需加强,不留情面地提出严厉批评。

魏飞雨连忙解释说:“高空平台车很少使用,我们应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常用车辆的维修保养上。”

“汽车连检查维护存在薄弱环节,需要整顿维修质量。”魏军斩钉截铁地说。

原来,空中编队合练即将展开,飞行人员要通过机身标识线来保持严整的梯队队形。十几米高的特种机,高空平台车长时间贴近机身作业,车辆安全性能至关重要。

数天后,机翼在微风中上下颤动,焕然一新的高空平台车与父子俩同时出现在标识线绘制现场。魏军从多个角度不断检查标识线效果,魏飞雨全程指挥引导车辆,不时提醒司机注意事项。

两人同在停机坪三个多小时,多次擦肩而过,却未交谈一句,彷佛在较劲,谁更认真负责。

虽说同在一个阅兵村,但父子两人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大多数时候是用短信交流。

父子兵交流保障经验。

临退场,一名工厂技术人员好奇地问魏飞雨:“你们俩长得太像了,他是你爸吧?”

魏飞雨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委婉地说:“那是部队领导,上次检查时刚批评我,这次我要让他挑不出毛病。”

从此,魏飞雨对自己要求更严了,工作中充满了虎气和冲劲儿。前不久,他牵头制定的《车辆故障特情处置预案》,受到官兵一致好评。

阅兵,是每名空军人的舞台,不论台前幕后,不管角色大小,我们始终,一起飞。

中国空军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