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影片当正本清源 向《百团大战》致以崇高军礼!(组图)

抗战影片当正本清源 向《百团大战》致以崇高军礼!(组图)

抗战影片当正本清源 向《百团大战》致以崇高军礼!(组图)

抗战影片当正本清源 向《百团大战》致以崇高军礼!(组图)

1940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进入最艰难时期。

欧洲战局急转直下。纳粹德国闪击波兰后,连下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挪威。法国宣布投降,希特勒在凯旋门前阅兵,叫嚣将实施“海狮行动”,进攻英国。

东方主战场腹背受敌。日本威胁英法封锁中缅、中越国际交通线。枣宜会战中,张自忠将军以身殉国,江汉平原以至华中大部落入日寇之手。汪精卫伪政府在南京成立,一时间投降论调甚嚣尘上。

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迫切需要一场大战的胜利!

1940年8月20日夜,位于山西长治武乡的八路军总部发出指令,一场以破袭正太铁路为重点的战役就要打响。战役发起第三天,参战部队达105个团,故称“百团大战”。

今年8月28日,以此历史事件为背景创作的电影《百团大战》将在全国院线上映。作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重点影片,《百团大战》以类型化的电影语言,再现了这段永不磨灭的抗战记忆,弘扬了永不屈服的抗战精神,也提醒今天的中国人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和平。

“打”出来的战争大戏

百团大战,从1940年8月20日的破袭战开始,至1941年1月24日反“扫荡”结束,历时5个多月。据1940年12月10日八路军总部公布,八路军共进行大小战斗1824次,毙伤日军20645人;缴获各种枪5942支,各种炮53门;破坏铁路474公里,公路1502公里,桥梁213座,火车站37个,隧道11个,煤矿5个,仓库11所……

美国记者史沫特莱曾在《伟大的道路》一书中如此记述:“整个华北地区,从晋北山区到东海岸,从南面的黄河到北面的长城,都成了战场,战斗日以继夜,一连厮杀了五个月。敌人所有的煤矿、电厂、铁路、桥梁、公路、车辆和电讯都遭到破坏。”

今日的银幕如何再现这场炽烈无情的大战?《百团大战》用影像营造了一种被浓缩的历史感。

创作者在近两千场大大小小的战斗中选取了三场作战方式、场景规模不同的重要战役,予以艺术性呈现。“娘子关火车站之战,八路军运用攻坚战对抗日军钢铁之军;攻打西营邬阵地,八路军智取炮楼,解救被俘老百姓;关家垴之战,敌守我攻,八路军没有重火力,打得艰苦而悲壮。”导演宁海强说,“电影《百团大战》将摄影机放在了战场中间,是一部‘打’出来的战争片。”

影片从战略、战役、战斗三个层面,再造了司令部决策的真实,也再现了战壕中战斗的真实,描绘了一幅气势宏伟的战争全景。战场,汇聚了激烈的矛盾冲突和具有冲击力的视听场面。镜头延伸至对战双方司令部,大战一触即发的氛围凸显:日军受到欧洲战事的鼓舞,加紧南进,以推行“囚笼政策”隔绝太行抗日根据地与晋察冀边区的联系;彭德怀、左权等洞悉这一政策,研究部署作战计划,决定破袭正太铁路,将这“囚笼打成筛子”。镜头聚焦在烽烟四起的战场,一场复仇大战拉开序幕:成百上千的八路军战士在层层叠叠的山坳间迂回前进;其悍似虎、其志如钢的八路军战士以血性为利剑,以血肉之躯为盾牌顽强战斗。观众在影片中看到突袭战的出其不意、攻坚战的扣人心弦、阵地战的真实壮烈。日军的“囚笼政策”在战争中瓦解,八路军的威猛血性在战火中强壮。

可以说,《百团大战》努力在“打”字上做文章,“打”得真实可信,“打”得酣畅淋漓,“打”得气壮山河。

活泼泼的英雄群像

古希腊传记作家普鲁塔克在描绘古希腊与古罗马的英雄人物后说:“我对于书写历史没有兴趣,我热衷于那些活生生的人。他们的表情与性格比那些辉煌的战役更能表现他们的魅力。”

百团大战已经被教科书、传记文学、影视作品记载与再创造过多次,中国人对于这段历史大都不陌生。电影《百团大战》的生命力借助片中的真实人物、虚构人物得以生长,戏剧张力在史实与虚构、政论与情感的结合中彰显。

影片中,共产党方面毛泽东、朱德、彭德怀、左权、聂荣臻、贺龙、刘伯承、邓小平等,国民党方面蒋介石、李济深、张自忠等,以及日本方面的将领悉数登场。创作者还设立了一组虚构人物:八路军女战士梁山、张自忠将军部下姚尚武、兵工厂老师傅等。以救亡图存的民族精神将虚构人物与历史人物、三场战役与整个故事勾连在一起。在它的引领下,人物性格、命运走向与宏阔的战争场景、紧张的叙事节奏紧密联系在一起,也势必与大银幕前的无数双眼睛和心灵联系在了一起。

“电影从头至尾贯穿着悲壮之气、民族血性。”该片联合导演张玉中说,剧中人物之间有着复杂又微妙的感情。“在大的战争格局下,人与人的关系有着很大的突发性,很多人是突然相见、突然分离。彭德怀与左权之间,梁山与姚尚武之间的生死之交便是如此。”

在电影《百团大战》中,不论将领还是战士,老兵还是新兵,男性还是女性,人物魅力和神采皆来自活泼泼的真实感。彭德怀、左权等指挥将领睿智果敢,几个富有人情味的小道具让人物形象更立体、有温度。普通士兵姚尚武的命运牵引着观众的情绪波澜起伏,观众随他先后目睹张自忠将军的壮烈殉国,经历家园被毁的绝望,亲历战场厮杀的惊险,失去战友的悲伤,也不由自主地升起对和平生活的向往。这种悲壮之气因此穿越时空,成为影片中的人物与观众的情感共鸣点。

如果说,现代战争片的类型元素让电影《百团大战》抵达“好看”的观赏层面,那么这群充满真实感的英雄群像则让电影实现了“走心”的沟通功能。

抗战影片当正本清源

战争片可能是最具有观众基础的一类中国电影。从上世纪30年代的《共赴国难》《八百壮士》《热血忠魂》,到新中国成立后拍摄的《平原游击队》《地道战》《小兵张嘎》等,中国战争片受到苏美两大电影强国同类影片的影响,又向自己的文化和历史汲取营养,形成了独特的美学风格和艺术特色。中国战争片广泛动员军力、民力,再现波澜壮阔的战争图景,表现革命战争的真实过程,为中国电影长廊留下了众多不可磨灭的艺术形象。特别在新中国成立后,抗战电影更是塑造了几代中国人的是非善恶观。《一个和八个》《血战台儿庄》《红高粱》,以及近几年的《集结号》《南京!南京!》《一九四二》,为中国电影刻画民族性格并走向世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然而,随着近几年影视产业的爆发性增长,一方面是抗战题材的电影逐渐“沉默”,另一方面是抗日神剧走向了戏耍历史的极端。今天的抗战影视成为一种形式上过度开发、思想上却极度贫乏的题材。在种种有意无意地遗忘、曲解和虚构中,艺术的重构与历史的真相渐行渐远,我军被无限地拔高神话,敌方则被丑化矮化,战争不仅被美化、诗化、浪漫化,甚至被浅薄化、娱乐化、荒谬化。

从这个层面来看,电影《百团大战》为中国抗战电影正本清源的努力值得肯定。曾有记者询问宁海强,为什么中国战争题材影视剧比不上美国《兄弟连》好看、过瘾。宁海强回答,这首先要回到历史真实,“美国在二战时期已基本具备所有的现代化装备,而我们只有小米加步枪,中国人是用自己的战略思维、战役指挥、战斗方式把日本侵略者从我们的家园赶走的。”在这方面,电影《百团大战》不是为讨好观众而虚构夸张战争场面,而是重在表现八路军独特的战斗方式。

“在向历史接续、向世界先进看齐的过程中,中国抗战电影理应具有自己独特的气质。当好莱坞电影动用技术手段与煽情技巧,突出战场上横刀立马的英雄的时候,中国抗战电影更须重返自己的文化记忆与文化判断。”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局长张宏森认为,那些由儒家思想主导的自我牺牲、由家国情怀催生的百折不挠、由集体生活锻造的阳刚质朴,是温暖而动人的领域,也是可以继承和持续有动人发现的领域。他评价电影《百团大战》:“这是一部反映八路军在抗战中发挥中流砥柱作用的史诗电影,一部符合现代电影要求、真实展现了战争残酷的战争片,一部以彭德怀、左权等中国共产党人的性格体现中华民族不屈血性的电影。”

“可以宽恕,但不可以忘却。”这句话出自曾无私救助过中国平民的德国人约翰·拉贝。今天我们与《百团大战》一道重温民族抗战的历史,是为了永不忘却那段民族苦难的岁月,永不忘却为争取民族独立而浴血奋战的前辈英雄,永不忘却今日和平生活的来之不易。中国抗战电影正本清源的意义,正在于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