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兵】抗战老兵方阵,那些浴血奋战的红色记忆

【阅兵】抗战老兵方阵,那些浴血奋战的红色记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月3日,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仪式将在天安门地区举行。在众多的阅兵方阵中,最备受瞩目、让人肃穆起敬的无疑是抗战老兵方队。70年前抗战老兵冒着敌人的炮火勇往直前,为民族而战、为祖国而战、为尊严而战,他们浴血奋战的壮志豪情、抵御外侮的顽强斗志、牺牲奉献的崇高品质值得敬仰。今天,我们就跟随两位抗战老兵,一同走进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感受英雄的带给我们的力量。

王恩田河南周口人,1925年8月出生,1938年8月参军,1943年2月入党。曾担任八路军第129师386旅政治部公务员、宣传队宣传员、分队长、指导员等,经历过多次战役、战斗。1983年2月离休,曾荣获三级解放勋章和独立功勋荣誉章。2009年参加过国庆60周年阅兵活动,今年9月3日将作为抗战老兵乘车方队一员,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

我的第一次战斗:香城固诱俘战

1938年11月,华北日军实施先控制平原、再进攻山区的战略方针,冀南平原根据地则首当其冲。1939年1月,日军又纠集三万余兵力,分11路对冀南进行大规模“扫荡”。当时我所在的129师386旅集团,在广阔的平原上展开了游击战,巧妙地与敌人周旋,不断向其发起攻击。但是,敌人在冀南平原还没有受到较大的打击,气焰仍十分嚣张。每次受袭后,敌人必派部队追击我军,寻机报复。386旅集团首长摸到敌人这一规律后,便谋划利用敌人的骄纵心理,布置圈套,引狼就犯,打一个平原诱俘战。

经过认真勘测和精心部署,我军发现香城固西北一带的沙滩是一个很理想的袋型伏击阵地,而威县(隶属河北省邢台市)守敌恰好可作为我诱击对象。2月9日晚,我386旅集团的干部战士在香城固西北老沙河西岸一带构筑工事,附近几个村的民兵模范班和老百姓也前来助战,筑成一道2500米长的菱形战壕。

与此同时,部队连续两天袭击了威县城,668团两个营在第三天夜里再次包围县城,接着虚张声势,架起云梯攻城。日军慌忙登上城墙还击,而我军只是佯攻了一下,便向城南撤去。这一仗的目的主要是激怒敌人,告诉他们八路军主力就活动在他们鼻子底下。

668团完成任务后,立即进入伏击阵地。接着骑兵连在威县城南草场村一带飞马扬鞭,故意将行动暴露于敌。日军组成快速部队,像饿狼一样扑向骑兵连。我骑兵连且战且退,诱敌步步深入,日军紧跟着进入了伏击圈。

当敌人全部进入伏击圈,到达香城固村北街口时,埋伏在那里的688团立即给敌人以迎头痛击。敌人遭此突然袭击,慌忙组织兵力反击,并掉头向北突围。北面是伏击圈的入口,地势低,无法预先构筑隐蔽工事,也无法事先设伏。因此,当时决定待战斗打响后,由隐蔽在附近的新一团抢占。

然而,由于敌人突然回窜,给新一团运动到北面抢占阵地造成很大困难。情况相当紧急,如果不马上扎住北面这个“口袋”口,敌人就将突围出去,使我们的伏击计划落空。在这紧急时刻,新一团的勇士们冒着密集的子弹,向敌人猛烈射击,截断敌人的退路。敌人的炮火停止了,百余名日本士兵端着刺刀冲了上来。那时候,我们缺乏弹药,像这样的战斗,每人也只发十几发子弹,经过消耗,剩下的已经不多了。但是,我们的战士硬是用手榴弹、刺刀迫使敌人丢下20多具尸体败退下去。

从16时30分左右到傍晚,敌人发起了4次冲锋,都未能突破“口袋”口,于是,灭绝人性的日军朝新一团阵地投掷了毒瓦斯弹。我方阵地有很多人中毒,但干部战士坚持战斗,打退了敌人又一次进攻,牢牢地守住了北阵地。在这段时间里,我东西南三面部队集中火力向敌侧击、尾击,协同各路突击队积极向中心压缩,渐渐缩小了包围圈,使敌人在近战中无法再使用毒气弹。、

夜幕徐徐降临,日军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口袋阵内乱蹦乱跳。只听一阵冲锋号响,突击队和武装群众跃出阵地,端着刺刀,从四面八方冲向敌人。到深夜十二点多,战斗进入尾声,口袋阵内到处都是敌人横七竖八的尸体和绝望的嚎叫声,一辆辆被击毁的汽车冒着烟火。最后,敌人全部被歼,共毙敌200余名,生俘8名,毁掉汽车9辆,缴获山炮1门、92步兵炮2门、迫击炮1门、长短枪数十支、弹药一部。战士们高兴地说:“这一网撒的真漂亮!”

这次战斗,沉重打击了敌人的狂妄气焰,进一步鼓舞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斗志,也充分展示了我军的血性和本事。这也是我参加的第一次战斗,当时我14岁,虽然由于年龄小,只是救护队的一员,但我亲眼目睹了我军的干部战士们誓死与日军作战的大无畏精神,在今后的人生中,这种精神也一直激励着我勇敢前行。

谷源涌1929年8月出生于山东威海的一个革命家庭里,1944年12月入伍,1945年12月入党,1984年12月离休。抗日战争时期,谷源涌历任山东东海第一军分区独立大队战士、副班长、班长等职。1955年荣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1988年荣获独立功勋荣誉章。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艺术家协会会员。今年将参加抗战胜利70周年招待会。

十五岁的抗日小战士

1944年12月,我怀抱着反抗压迫、救国救民的理想参军入伍,当时我十五岁,但对革命充满信心、斗志昂扬。当时独立大队的战士们为歼灭日军,经常动用麻雀战、游击战、埋伏战的战术。其中在威海西孙家滩的一场埋伏战中,日军因粮食不足准备到老百姓家中抢粮。

得到消息后,我和所在部队战士奉命凌晨三点在孙家滩设埋伏圈,黎明时分敌人出动,我们与日军展开激烈搏斗,敌人因措手不及最终仓皇逃窜,阻击了敌人的抢粮目的,保护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并胜利歼灭数十名日军和日伪军。此次战斗我因对日作战勇敢而受到上级表扬,并升任副班长,这对于我这个十五岁的抗日小战士来说是一次多么巨大激励和褒奖。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投降,侵威日军仍作垂死挣扎,拒不投降。8月15日当天,紧急命令要求独立大队由文登九里水头立即急行军赴威海进行大反攻,进行解放威海的战斗。我随部队赶往威海南门南山,日、伪、顽散兵争相窜往刘公岛。刘公岛上的敌人向市内发炮,我们立即围困日军。当时情况危急,敌人飞机扫射扔炸弹,炮弹强势攻击,我冒着激烈的炮火和枪林弹雨,脚踏山石,排除万难争分夺秒和日军进行了殊死搏斗,经过我军英勇还击,日军被全部击退,抗日部队开进刘公岛,威海全境解放。

向抗战老兵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