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德意】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拉动全球经济增长方面“挑起的重担”超过了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随着其他经济体开启“大规模去杠杆”,中国则起到了平衡作用。近年来,中国成为世界的“最后消费者”,其他国家因中国而获救,但中国却形成负债。英国《金融时报》认为,如果中国没有扮演这样的角色,世界面临的危机可能要严重得多。

文章称,若中国没有大幅增加基础设施投资,大宗商品价格在金融危机后就不会快速回升,许多新兴国家会缺少出口收入,直接面临国际收支危机。如果人民币没有大幅升值,世界其他地区货币就不会贬值,许多国家的货币环境会比现在更加紧缩,全球通缩压力将比实际情况严重得多。

《金融时报》称,中国充当了全球经济的减震器,似乎能够吸收那些本可能阻碍全球增长的衰退冲击。然而,扮演“稳定器”角色使中国经济变得脆弱,如出现房地产过热、负债大幅增加等现象。毕竟,任何经济体都不可能永远充当减震器。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对人民币汇率进行调整。《金融时报》写道,中国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人民币实际汇率进一步升值。容许人民币继续上行有可能会导致失衡,甚至出现欧元区外围国家在2010年至2012年欧元区危机爆发前几年的情形。《金融时报》说,批评中国内部失衡很容易,但若不考虑这些失衡在稳定全球经济中的作用则是大错,中国现在解决其失衡问题无疑是明智的。

汇丰银行高级经济顾问简世勋认为,全球经济可能需要一个新的减震器。简世勋称,许多人将希望寄托于美国经济持续复苏,然而迄今为止,美国经济增长并未显著提速。此外,若美联储决定在年底前加息,美国经济充当减震器的能力可能打折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