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希腊债务危机最大赢家为何是德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日是希腊债务危机偿债的一个重要日期,在国际债权人的协助下,希腊终于得到了860亿欧元度过了债务危机。希腊债务危机,曾让多少关注的国家七上八下,如今终于达成了纾困协议,可以说让全世界都松了一口气。可是,有德国经济智库指出,虽然这场危机看似希腊最终取得了胜利,但是,其实德国从希腊债务危机中获利不小,这主要是因为投资者在危机期间纷纷购买更为稳定的德国债券,让德国节省了大约1000亿欧元的借贷成本。因此,可以说希腊危机让德国人赚得盆满钵满,实际上德国人才是最终的大赢家。 为何这么说呢?这一说法来自德国的一家智库的研究报告。在近日出炉的德国经济研究所(LWH)的一份最新研究报告《德国在希腊危机中受益》中,IWH的学者首次计算出希腊危机对于德国的利好:希腊危机让德国政府省掉了超过1000亿欧元的债券利息支出,这意味着即便希腊对德国所有债务违约(总价值约为900亿欧元),德国政府还是赚了。报告甚至预测,现在希腊危机已经得到缓解,除了如愿得到希腊政府支付的巨额利息之外,德国所省下的1000亿欧元成本也已超越希腊危机对德国经济造成的冲击,而德国的受益还将持续相当长时间。 当然,除了经济收益之外,德国政府在商业领域也有不少斩获。据分析,自2011年以来,在历届希腊政府为还债而进行私有化的过程中,为了换取经济援助,先后和德国政府签订了很多重要的合同。如法兰克福机场通过和希腊当地一家企业合作,以10亿欧元的价格收购了希腊当地的14座机场,其中包括著名的旅游线路,如科孚岛航线。虽然各方都没有明说,但是一切迹象显示,德国企业的收购行为显然是以低价进行的,也就是说,有的德国企业在希腊危机期间进行的私有化过程中,已经以较低的价格获得了超值的回报。 而这并非德国最大的收益。据称在过去几年中,德国所发行的中期和长期债券有相当大的数额仍然还远未到期,这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延长德国国债盈利的时间。很明显,之前历届希腊政府每次在和债权人进行谈判并有可能违约时,德国政府就能为其发行的国债省下一大笔钱,这样数年来希腊屡次处于这样的境地中,就让德国实际上每次都欣喜不已。即使每当达成一次成功救助协议,让德国政府付出略微增加一些的利息支出,也大都是短期行为,这对于更多情况下的不利消息来说,仍让德国政府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降超过1.5个百分点。而这对于发行几近天文数字的德国国债来说,很可能就是一个较大的数额,逐年积累下来,自然就很可观。不仅如此,历年来对希腊、爱尔兰、葡萄牙和意大利等国支付能力不足充满恐惧心理的投资者,大都选择大量抛售这些国家的国债,将资金转到在欧盟债务市场一向信誉度极高的德国国债上,也让德国政府获得不少意外之喜。 也许因为早就懂得这一规则,所以对于历次希腊债务危机谈判,德国政府都是异常严厉和强硬。这一方面是对希腊政府进行缩减开支改革进行施压,另一方面即使希腊违约,作为最终对希腊救助和退欧与否具有决定权的德国也有应对办法,何况还有因德国国债收益率下降所带来的意外好处所支撑。当然,德国也不想让希腊破产或者退出欧盟,但也不想让希腊侥幸过关,更需要代表欧盟给希腊一个严厉的警示,以便让希腊新一届政府记住教训。 如今,经过令人揪心的大量谈判,希腊终于和国际债权人达成了救赎协议,让持续发酵的希腊危机暂时得到缓解。当然,如果希腊就此走出危机的阴影,德国从其发行的国债中继续受益的几率会有一些下降,不过谁能担保希腊今后就能走上良性的纾困道路呢?目前看来,使出浑身解数才令希腊不致破产并最终留在欧元区的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所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极有可能在9~10月面临又一次的提前选举。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能否继续执政将是一个未知数,如果再次赢得大选,那么,由其领导的政府必然会遵守他之前和国际债权人达成的所有协议,希腊经济和政局将会进入一个相对的稳定期;而如果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选举失利,新上台的政府是否能够遵守齐普拉斯对国际债权人的承诺,目前是欧盟和德国所担忧的最大变数。不过,正如德国智库经过研究得出的结论那样,不管希腊继续深陷危机抑或希腊回归正轨,德国政府都是稳赚不赔,即使希腊不支付一分的贷款利率给德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德国今后仍将在发行国债时有利可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