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觉得二战时美国的指挥官是不会下达这样的命令的,而受命的各级指挥官怕是也不会很高兴的传达并执行这一命令。因为在战争环境中的指挥官会本能的拒绝任何超出合理战术规则的动作和想法,让巴顿的第三集团军36小时速攻到巴登为101师解围和为了一位战争母亲派遣一支小分队去寻找并解救一名大兵性质上是不同的,况且要解救的还是一名TMD的该死的空降兵。

要知道虽然在美国空降兵隶属于陆军,是陆军下辖的兵种作战力量。但是从《拯救大兵瑞恩》中,受命的小分队里只有约翰·米勒上尉是以超出基本军事概念去理解这道命令的美国军人,而小分队的其他人呢?他们会把一名需要他们从战场上活着带回来的空降兵当做自己的兄弟吗?

大家还记得这样的情节吗?

小分队的队员们在空降兵阵亡军人的身份牌中寻找瑞恩,但士兵们却是带着戏谑的表情用身份牌当扑克在打赌,似乎他们手中的一个个身份牌仅仅是一个个的金属片甚至是扑克牌而不是一条条跟他们一样身份的美国军人的生命。看到这里,大家还会认为那个不知道是谁的瑞恩会被约翰·米勒上尉的部下当做自己的兄弟去营救吗?瑞恩的母亲值得去同情和尊重,但这不意味着小分队成员要用自己的命去交换瑞恩活着回到母亲身边的机会。

空降兵们兵走过一张张流血的年轻面孔。,每个人都在看成堆的身份牌,小分队中的韦德赶忙出来制止了自己兄弟们的那种刺激空降兵的动作。

影片用电影语言像大家说明了,在小分队里只有约翰·米勒上尉对这命令内容的理解角度是跟我们的一样的,小分队的其他成员或许卫生员态度可能接近上尉,但其他人却因为这项任务的价值展开了激烈的争论甚至是冲突。

“她的儿子的命比我们值钱!”“韦德是因为你的命令死的”。莱宾因如何处置德俘事情上与队长的分歧要退出,麦克掏枪制止他,两人互骂。本质上这是小队因对任务内容态度不同而冲突最激烈的一次,但麦克中士只是做为一名老兵对任务的接受和命令的执行有着高度的军人意识。这不代表他的价值观就是跟我们是一样的,电影也用特有的影视语言证明了这一点。麦克中士也不能理解为什么要用一个小队冒着巨大的风险进入交战区去寻找一名普通的美国士兵,但老兵的责任要求他要维护约翰·米勒上尉的权威,要求他保证队伍的完整。

这位确实是一个硬汉,他倒在了桥边小镇的最后一战上,只是说:“我被风吹到了。”

影片的核心其实并不深奥和特别,同其他的战争片一样,都是在残酷的战争背景下人性和生命价值的拷问。影片的主角——小分队是一个国家军事机器的一部分,这些军人所接受的军事教育和战场上获得的战争体验让他们具备了残酷环境下军人特有的本能——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伙伴。

我们经常说的战友情也体现在了小分队成员之间,卫生兵韦德为了及时给战友战场施救不惜放弃自身的安全位置,虽然他不是分队里杀敌最多的可谁也不能说他不是个勇士。杰克森,那名狙击手。不惜暴露自己的位置,为战友争取机会,但这可不代表小分队的大多数人会为了同他们不相干的瑞恩愿意牺牲自己。

这不是说小分队的成员是纯粹的战争机器没有人性,是环境不允许他们这样做,他们的国家也需要他们尽可能的在战场上生存下来以实现国家军事利益的最大化。所以他们的人性只展露在战场上的瞬间或战友之间。

但是战争是残酷的,之所以残酷恰恰在于那种环境下是不允许军人犯错的,可人不是机器军人也不是。瑞恩小队牺牲的队员大多数就是因为瞬间的人性展露而违背了军人本应由的行为逻辑和本能——放弃自身的安全原则。

米勒上尉——这是影片中最清醒的人了,可他也是最痛苦的。痛苦的来源是他有拷问人性的能力,所以他经常挣扎在战场原则与人性剧烈的冲突中。另外一个痛苦来源是他的队伍失去了90多名部下,每一个部下的信息他都清楚的记忆下来,每次失去自己的部下痛苦就增加一分,从此不断的累积。或许他的手经常性的发抖就是因为这个吧。

卡帕佐——心地善良的士兵,但却违反命令和战场原则轻易的离开了安全位置。他取下自己的护身符给法国小女孩戴上,被德国狙击手击中后,躺在雨中掏出家信,还在担心自己的血染到家书。没有真正的作为士兵在前线战斗,是无法体会家在士兵心目中的形象和地位。影片用这样的动作来表现,没有刻意的感动人的语言,但非常真实。但是,他做为一名士兵为自己的瞬间人性展露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韦德军医——他的意识可能是在队伍里最接近米勒上尉的,但他也不是很理解命令的意义在哪里。他面对死亡的无奈表现和卡帕佐的死前挣扎,形成对比。不同的死亡方式,相同的悲伤,但韦德的死对观众的影响更大,但两者对生命的眷恋都是相同的。

狙击手杰克森——他在战斗中用宗教麻痹自己,怕是西方国家绝大多数士兵也是如此吧,这样就能最大限度的减轻自己的心理障碍从而将军人的作战潜能发挥至最大。列强国家大多喜欢这样的士兵,从不去想战争的正义性与否勇于牺牲风险战技高超,是近乎完美的战争机器。

梅利西——犹太人。在德国战俘前宣传自己是犹太人。在海滩上得到的德国刺刀暗示着他的命运。

麦克中士——军官们的最爱,部队基层指挥官的重要助手,硬汉一枚。也可以算是标准的西方理想型的军人,不管多么质疑命令的内容和意义但坚决执行,最可信赖的同伴。

莱宾——大概麦克中士的新兵状态就是他这样的吧,无论是为人处事还是军人素质上都体现出了不成熟的一面。谈话风趣。对执行这次任务十分反感。第一个开始讨论荒谬的命令。容易感情用事,因为韦德的死和释放德俘冲动地要离队,但最终留了下来。

厄本——小分队的新成员,一直处于对自身定位模糊的状态。在影片中的作用就是旁观者加记录者,而不是小队成员。甚至对这场战争来说,他不过是个穿着军装的局外人。但很快的,在小队中的经历改变了这个人,影片的最后他对那名德俘开了他参与这场战争的第一枪,正式成为了战争的参与者。

瑞恩——优秀勇敢的士兵,他其实一直都存在着但到影片最后才出现。他活了下来,并且按照米勒上尉的期望做为一个好人活了下来。他的存在似乎给影片关于人性与战争的激烈冲突做出了回答,人性中的质朴和善良是可以与战争的残酷并存的,看来编剧和导演是个理性主义者。

最后要说的是,战争本身就是对人类生命价值的扭曲和破坏,参与到战争中的人们也必然因为环境的残酷而扭曲了自己的价值观。我和大家今天之所以能坐在电脑前用貌似理性的思维去讨论1个和6个的价值观问题,是因为我们不在那种环境中。

如果我们真的在那种环境中,我们有时间去想这样的内容吗?

即便是想清楚了获得了正确的结果,但对于我们参与的活动有帮助吗?

在那种环境下,我至少认为我有的是时间去体验恐惧和迷茫,但真的没有时间去探讨价值观和哲学问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