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号]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螺号]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文:葛旭阳 编辑:潘家园

三十二年前,父亲怀揣着蓝色梦想参军报国,毅然奔赴祖国海疆的最前线。那时候的父亲刚满十八,稚气未脱却又豪情满怀,一心想要在部队干出一番事业。从小家境的贫寒炼就了父亲的吃苦耐劳,父亲选择了绝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去的报务班,成为了一名听风者。短短几个月的报务集训中,父亲因成绩优异,表现突出,被分配到了当时为数不多的一艘大舰上。

伴着舰艇劈波斩浪,父亲在祖国的海疆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父亲已深深的恋上这一片蓝色的国土,若不是奶奶对父亲的催促,父亲可能会一直为祖国巡航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

在老一辈给予的压力下,父亲不得不选择了退伍,回到老家与我的母亲完婚。父亲那一年二十六岁,时隔一年我出生了,在那个年代绝对是晚婚晚育的典范。父亲回到家中,始终没有忘却部队的兄弟,没有忘却那片蓝色的海洋。

在我有记忆的岁月,父亲经常抱着我给我哼唱军港之夜,给我讲在部队的所见所闻,给我叠四四方方的豆腐被,给我看他在部队英姿飒爽的照片。母亲也是有着海军情节的人,当初就是因为父亲是海军,在素未谋面的情况下,义无反顾的等了父亲五年。

在我三岁的时候,母亲亲手为我编织了一件水兵服,戴着父亲的水兵帽,我俨然是小小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童子军,稍息、敬礼有模有样。当时只要有人问我,阳阳,你长大了要当什么,我绝对是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我要当海军!

2009年,我十八岁,面临着人生的第一次重要选择,高考成绩出来,父亲充满了欣喜同时也满含着期望,他是矛盾的,因为我的成绩可以选择去浙江大学、复旦大学这些211、985的重点大学,去学自己擅长的文科,但是他内心又希望我报考海军类大学,去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正如当年的父亲一样,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携笔从戎,成为了江苏科技大学的海军国防生,学习的是工科专业的通信工程。

仿佛冥冥中自有安排,大学毕业之后我被分到了东海舰队某通信总站,成为了一名分管报务专业的排长。父亲听闻这个消息,心里乐开了花,对我说,当年你老子可是报务专业头号尖子,你可别给我丢人!我心里想着,就你当年那文化水平,跟我哪能比,看我怎么把你比下去。

然而真正进入报务的世界之后,才发现这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跟你打交道的是枯燥乏味的摩尔斯电码,是虚无缥缈的无线电波,是各种数字字母的跳跃,这是头脑的风暴,是耳朵的煎熬,是手指的痉挛,打败它,你就是英雄,输给它,你就是废物。多少个日日夜夜,我是伴着“滴滴嗒”入睡,又听着“嘀嗒滴”醒来,手指上的老茧不知何时慢慢长出,耳朵对大自然的声音都变得敏感。一年的时间,我终于成为了一名优秀的OPR,一名光荣的报务员。

学成归来,与连队的战士们奋战在通信的最前沿,经历过一项友一项的任务,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我们并肩作战,打赢一场又一场无声的战争,因为我知道,我的身上不仅有着父亲的寄托,更有着保卫祖国母亲的责任。因表现突出,我有幸跟随舰艇出航,为祖国母亲巡逻,站在舰艇的甲板上,我仿佛依稀能够感受到父亲当年的那种豪情万丈,这更坚定了我的中国梦,我的强军梦。

父亲曾这样说过,大海是我的第二故乡,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大海是孕育新事物的地方,是诞生希望的地方。过去的辉煌已成历史,新的道路将由你们新一代来铺建。这份海军情,这个海军梦,是如此的沉甸甸,面对父亲,面对祖国,我还是那句话,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我将会迎着海上那缕阳光,奋勇前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