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美国是到亚太‘赶场子’的,不是‘掀桌子’的。”

日媒称,在与菲律宾等国存在领土主权争议的南海,中国正采取软硬兼施的办法切实加强实际控制。中国28日在南海举行了实弹演习,29日又在天津与东盟国家就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举行了第九次高官会。中国打算一方面加快进行单方面改变现状的举措,另一方面又为避免日美的批评而进行形式上的磋商。

据日本《读卖新闻》7月30日报道,在高官会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与泰国外交部副次长诺帕敦表示,会议批准了2015-2016年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工作计划,并正式授权联合工作组会讨论制定“准则”磋商的工作方法。

报道称,刘振民在强调本次高官会的成果时说,会议各方决定启动新的阶段,讨论重要和复杂问题。诺帕敦也表示,与会各方建设性且友好地交换了意见。但是,马来西亚与会代表指出,还没有开始制定行为准则的程序。

报道称,高官会之所以时隔9个月再次举行,是由于中国想避免日美等国的批评,因为8月上旬在马来西亚将举行安保问题相关会议和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

另外,在举行高官会的前一天,中国军队在海南岛周边海域举行了实弹演习。据中国海军透露,共有100多艘舰艇和数十架飞机参加了演习,参演部队除海军外,还有第二炮兵部队。实射各型导弹、鱼雷战雷数十枚,发射各类炮弹、干扰弹等数千发。

美国就中国在南海斯普拉特利群岛(即我国南沙群岛--本网注)的行动对中国加大了指责力度,中国方面则摆出以武力来对抗的姿态。对此,东盟国家势必加以反对。越南强烈抗议在有争议的海域周边举行演习。

报道称,中国丝毫没有放慢单方面改变现状举措的迹象。

中国外交部6月宣布,按照既定计划完成了南沙群岛部分驻守岛礁的陆域吹填工作,并将继续开展“满足相关功能的设施建设”。此外,据报道,中国于6月下旬再次将大型石油钻井平台部署到与越南存在领土争议的帕拉塞尔群岛(即我国西沙群岛--本网注)附近。

报道称,菲律宾不认可中国的主张,已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对中国提起诉讼。7月在荷兰海牙,国际仲裁法庭进行了口头辩论,但中国没有参加。一种开始占据上风的观点认为,中国与东盟就南海问题进入实质性磋商将越来越难。

专家:中方亮南海底线红线 美菲企图无法得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南沙守礁部队

人民网北京8月5日电 (邱越)8月3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新加坡举行记者会时表示,中国和东盟已确立处理南海问题的双轨思路,当前南海局势总体稳定,中方将坚定不移维护这一得来不易的局面,不允许任何国家把南海搞乱。专家在接受央视《今日关注》采访时表示,王毅外长的讲话亮明了中国对南海问题的红线和底线,美菲那些容易导致南海问题复杂化、国际化的动作最终都无法得逞。

王毅表示,中国和东盟双方建立了商讨南海问题的机制,包括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高官会和“南海行为准则”磋商联合工作组,目前上述机制的工作进展顺利。中方在南海问题上将奉行“五个坚持”,即坚持维护南海的和平稳定,坚持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争议,坚持通过规则机制管控好分歧,坚持维护南海的航行和飞越自由,坚持通过合作实现互利共赢。

王毅指出,中国与部分国家存在的南沙争议焦点不是九段线,而是这些国家非法占领部分中国南沙岛礁引发的领土主权争议。至于冻结南海岛礁建设的倡议,这不是现实的可具操作性的做法。

2日,菲律宾《马尼拉时报》援引菲律宾军方的声明称,如果东盟所有成员国和日本同意发表一份联合声明反对中国的海事活动,就有可能使中国停止在南海和其他海域的岛礁建设活动。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认为,王毅外长准确、权威、全面地阐述了中国对南海问题的立场。五个坚持是此次讲话的最大亮点,亮明了中国对南海问题的底线和红线:不允许任何国家搞乱南海。同时,中国南海政策的透明度也得以加强。

中国社科院海疆问题学者王晓鹏表示,中方首次使用“五个坚持”这一提法,其中有原则、有愿景、有方法、有途径,非常富有建设性,既全面阐述了中国的立场和主张,又提出了具体实施的途径。此外,中国为维护南海和平稳定和南海问题的解决,付出了诸多努力,正因如此,中国才能得出目前南海局势总体稳定的判断。而菲律宾一直试图将南海问题推向国际化、法律化,美国则提出“冻结方案”等,“这都是容易导致南海问题复杂化、国际化的动作,最终都无法得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美外长坦率谈论南海 中国无意将美国挤出亚洲“中国地处亚洲,美国在亚太也有现实利益。中国无意把美排挤出亚洲,愿意看到美国在亚太发挥积极作用。”中国外长王毅5日上午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出席东盟外长系列会议期间,坦诚地告诉美国国务卿克里,“本地区很多问题没有中美的合作都无法解决”。

近几天来,西方以及东南亚某些国家的媒体大肆炒作南海问题,拼命渲染“中国在东盟外长会议上因南海问题遭围攻”。事实上,尽管中美之间、中国与东盟之间都谈到了南海问题,但这两天王毅和多国外长举行会谈和会见,谈的90%都是如何加强合作和增进信任;在中国-东盟10 1会议中,90%也都是在谈合作问题。

即使是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和东盟也确立了处理南海问题的“双轨”思路和设立危机管控平台等合作机制。“如果真由南海问题等争端主导这次系列会议,亚洲可能会重蹈欧洲目前的覆辙”,俄罗斯卫星新闻网这样称。有东南亚国家学者抱怨南海争端让人们都不再关注建成“东盟共同体”以及“世界第四大经济体”这样宏大的计划。

事实上,亚太地区人们最关心的仍然是经济发展,中国南海问题学者刘锋5日对《环球时报》表示,“即便是美国,也是到亚太‘赶场子’的,而不是‘掀桌子’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