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战略轰炸机最关键的是航程和生存力、突防能力

作为战略轰炸机,尤其是执行核攻击的战略轰炸机,航程和生存力极端重要。随着核弹小型化,载弹量的要求可以相对降低,在一次出击中向多个或者大片目标投弹已经不是轰炸机的主要任务了。

轰炸机世界的老大无疑是美国,美国对轰炸机的思考和使用无疑具有标杆作用。就美国而言,从B-52到B-2,核轰炸一直是轰炸机的主要任务。除了超大航程外,在B-52时代,高空高速是基本突防手段;B-1时代从超音速突防开始,但在苏联防空体系威胁日增的情况下,改为低空高速突防,这就是B-1B;在B-2时代,隐身成为突防的基本保障。

在战后近70年里,轰炸机的核攻击能力从来没有利用过,常规轰炸反而成为主体,而常规轰炸有不同的要求。核轰炸突防的目的是为了可靠投放核弹,突防后的安全返航则是次要要求。常规轰炸不仅要求成功突防,还要求安全返航;不光要对主要目标突防攻击,还要对次要和突发目标相机攻击。事实上,常规轰炸正在越来越多地决定下一代轰炸机的要求和设计。但常规轰炸也正在经历深刻的革命。不管是哪一个,都对航程提出要求。

研制新轰炸机需要有新的动力,这就是轰炸机的突防能力和随之而来的贴近目标的能力。二战中,美国B-17依靠速度、升限和自卫火力摆脱拦截,也只有有限的成功;B-29可以超越高炮火力的射高,但无法躲过已经进入喷气时代的战斗机;60年代美国B-70希望用持续的3马赫高速和3万米升限摆脱苏联战斗机,但米格-25的出现使得美国打消了这个主意;80年代的B-1B依靠变后掠翼的气动优势,可以在演习中的超低空贴地飞行中甩掉F-15的追逐,但具有下视下射能力的机载雷达和空空导弹最终使得超低空突防也不再可靠。另一方面,轰炸机突防问题不那么简单。即使像B-52依然在现代空防环境里有不小的突防成功概率。尽管现代战斗机最高速度早已超过音速,在速度上比高亚音速的B-52有决定性的优势,但这个速度优势是短暂的。战斗机超音速冲刺通常是以分钟计的,要是时间一长,可能连返航的燃油都没有了。在具有超音速巡航能力的战斗机出现以前,最先进的战斗机也只能以高亚音速巡航。换句话说,要是在短暂的超音速冲刺中不能解决战斗,战斗机在巡航状态下速度并不比B-52更快。只要对敌方战斗机的部署和巡逻模式有准确情报,通过合理的途径规划,即使B-52都是有可能穿越敌方战斗机屏障的间隙突破成功的。超巡和隐身对轰炸机的效果是一样的:大大拉大敌方战斗机屏障的间隙,增加突防成功概率。

另外突防,也不仅仅是飞机突防进入凌空,也有武器突防,这就是防区外武器来增加对方的“必守区”,变相拉大防御间隙。尽管防区外武器概念是从海湾战争之后开始热火的,B-52在60年代就开始挂载AGM-28“猎犬”空地导弹,后来用AGM-69 SRAM代替,以后更是有AGM-86 ALCM、AGM-129 ACM、AGM-137 TSSAM、AGM-142、JDAM、、JSOW、JASSM等各种防区外发射的武器可供使用,提供各种射程、速度、威力、成本和隐身水平的打击手段。B-1、B-2的防区外打击能力也非常强大,临空轰炸早已不是主要攻击手段。

另一方面,现代隐身技术决定了较大的体积和重量并不是决定雷达反射特征的主导因素,B-2的雷达反射特征就远远小于F-15战斗机。但较大的体积和重量使得轰炸机容易装载远比战斗机更先进、更强大的电子系统,在日益电磁化、信息化的现代战场上,这才是轰炸机的决定性优势。同时,轰炸机相对于战斗机来说造价高、数量少,对复杂高价电子系统的负担能力要高得多,进一步提高轰炸机电子系统的性能提升空间。

以核轰炸为基本任务,但高度适合于常规精确轰炸,强调隐身于电子战能力相结合的突防和生存力,这是中国新隐身轰炸机的设计基点,当然为了战略核威慑力还的航程,以中国主要对手美国而言,中国新隐身轰炸机至少需要10000公里航程。诚然,B-52、B-1和B-2都没有用于核轰炸,但都在历次重大战争中投入过常规轰炸。但是以这些战例来认识未来未来轰炸机,那就误入歧途了。事实上,美国轰炸机的第一任务从来都是核轰炸,首先形成的战斗力必然是核轰炸能力,然后才谈得上常规轰炸能力。B-52用于越南是着眼于大量密集投弹的地毯轰炸的震撼效应。海湾战争中的“死亡公路”是因为萨达姆的军队尽管拥有80年代水平的装备,但只具有50年代水平的战术思想,这样的战例不是常规。B-2轰炸贝尔格莱德中国大使馆并非战术上的必要,意大利阿维亚诺空军基地上和地中海的航母上就有上百架美国战斗机可以对贝尔格莱德做精确攻击,动用B-2如果不是出于刷存在感,就只能是出于作战保密的考虑。入侵阿富汗时动用B-2更加没有必要,塔利班连入侵的塞斯纳都没有能力击落。战后美国轰炸机在常规战争中的使用与其说是雪中送炭,不如说是锦上添花,甚至物尽其用。这些不是轰炸机使用的“正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