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国联合发表《波茨坦公告》。

70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国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发表,简称《波茨坦公告》。公告声明中美英三国在战胜纳粹德国后一起致力于战胜日本以及履行开罗宣言等对战后日本的处理方式的决定。这份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重要文件,主要内容是: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战犯交付审判、划定日本投降后主权范围、要求军队完全解除武装、重申《开罗宣言》。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接受公告,颁投降诏书,向盟军投降。

1945年7月26日,在德国柏林近郊波茨坦,诞生了一份奠定战后国际秩序的重要文件,中、美、英三国联合发表《中美英三国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这无疑敲响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丧钟。70年后的今天,人们抚今追昔,这些凝结着人类反法西斯战争最直接、最重要胜利果实的铮铮宣言,依然闪耀着正义和公理的光芒,代表人类文明的发展潮流。在地区格局风云变幻的当今,维护《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文件确定的历史正义,捍卫来之不易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重要成果,意义深远而重大。

然而,以安倍晋三为代表日本右翼势力却极端惧怕70年前中美英联合发表的《波茨坦公告》,千方百计抹杀《波茨坦公告》的重大意义,在日本国内掀起一股臭气熏天的否认和反对《波茨坦公告》的黑色潮流。那么,安倍晋三为代表的日本右翼势力为何对《波茨坦公告》如此惧怕呢?

在今年5月日本国会党首辩论中,当提到《波茨坦公告》时,安倍晋三却声称自己没有好好看过《波茨坦公告》,拒绝承认这份文件对日本侵略战争的定性。其实,安倍晋三不是没看过《波茨坦公告》,而是惧怕这份70年前由中美英联合发表《波茨坦公告》。当然,最让安倍晋三惧怕的是《波茨坦公告》中的第八条。

70年前中美英联合发表《波茨坦公告》共13条,其中第八条“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从公告上下文来看,这一条主要确定战后日本的领土范围和重申日本归还窃取的他国领土。

由此不难看出,这一条所提及的“必将实施”的“开罗宣言之条件”自然包括《开罗宣言》所规定的:“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国;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土地,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

上述公告和宣言文字不长,字字千钧,影响深远,奠定了战后国际秩序的重要原则,也是战后中国收回台湾主权的国际法依据,并构成我国维护钓鱼岛主权的重要国际法基础。根据《波茨坦公告》、《开罗宣言》等国际法律文件,被日本窃取的中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随同台湾在国际法上业已回归中国。

现在,安倍晋三的日本政府一再宣称“钓鱼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实属抹杀历史,大言不惭。120年前的7月25日,日本发动甲午战争,并于次年1月通过内阁秘密决议将钓鱼岛“编入”冲绳县管辖,而所谓的“冲绳县”是日本此前吞并琉球后“废琉置县”的结果。二战后,冲绳为美军占领,根据1971年美日“归还冲绳协定”,美国移交给日本的是治权而非主权,也就是说即使根据当年的美日双边协议,日本也并未取得对冲绳的主权。退一步讲,美日通过《旧金山和约》、“归还冲绳协定”将钓鱼岛私相授受,也只涉及钓鱼岛的所谓“治权”,而非主权。连琉球(冲绳)的主权是否属于日本都应再议,遑论被日本窃取并非法、秘密地纳入“冲绳”管辖的钓鱼岛的主权,“钓鱼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之说完全是无稽之谈。

根据《波茨坦公告》和《开罗宣言》,日本作为战败国,在钓鱼岛甚至琉球(冲绳)的主权归属上是没有说话的份儿的。战胜国明确划定了日本的领土主权范围,即日本列岛的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等四岛,至于日本的主权是否及于其他岛屿,《波茨坦公告》第八条则明确规定由“吾人”即战胜国“所决定”,而不是由日本单方面可以决定的。

因此,安倍晋三为代表的日本右翼势力口口声声“钓鱼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并搞所谓“购岛”等闹剧,不仅违背历史事实,而且缺乏国际法基础。对照《波茨坦公告》第八条,钓鱼岛主权归属中国明白无误,而琉球(冲绳)主权本应再议,美国战后对日本的包庇显得毫无理由,在国际事务上强调“法治”的日本却违背国际法。《波茨坦公告》第八条就像一面镜子,照出日本右翼势力如何歪曲历史、回避历史的军国主义原形。

70年前发表的《波茨坦公告》不仅有着重大历史意义,而且由于日本对待历史、主权和安全问题的错误态度,而仍然具有现实意义。重申和坚持《波茨坦公告》的精神,必然打中了日本右翼势力及其在政府的代表人物的真正要害。这也是日本右翼势力惧怕《波茨坦公告》的真正原因。因此,安倍晋三为代表日本右翼势力越是越是惧怕公告,一切反对战争、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就必须维护和坚守《波茨坦公告》,决不能让他们的否认历史、篡改历史的阴谋得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