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疑似中国某型太空侦察设备发射成功 即将量产

原标题:[团队]一院型号试验队第三次“会战”西北高原

资料图:快舟快速发射卫星系统,可携带侦察或通讯卫星快速升空,紧急补充卫星网。平常该系统可量产并储备,战时卫星通讯压力和侦察压力会剧增,还有可能损坏或被敌方击中,用量产储备的快舟迅速发射低寿命卫星能补充太空卫星网,将有效提高作战能力,保障信息化作战顺利进行。同时这些低寿命量产卫星成本也不是很高,主要为应对战时的通讯和侦察高峰期,功能型号可以做的比较丰富,也没有太大长期在轨使用必要。

资料图:国产飞天快速发射火箭系统。从文中描述可看出实验的设备是要靠火箭或导弹发射的具备侦察能力的设备,载具飞行8分钟应该是入轨需要的时间。

上午时分,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一院某专项型号任务试验队在西北高原打响第三次“大会战”。

这次飞行试验被型号总指挥孙总称之为“高考”。试验队员们要毕其功于一役。如果这次试验圆满成功,那将为之后该型号进行批量生产和进一步技术革新奠定坚实基础。

走进高原守望成功

集结号在上午8点吹响。高原上纯净的阳光笼罩整个世界,试验队员们乘坐的7辆汽车急速奔驰在群山之间。

两个月,多发型号任务,多种技术状态,多次飞行试验,这是这支型号试验队登上高原所要执行任务的工作量。这次所要进行的,就是其中一次飞行试验。

坐在汽车上,试验队员们沉默无语。小田微闭双眸,这位型号总体工程师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捋顺着这发任务中他所负责的关键技术。这是他第10次来到高原执行任务,虽然之前经历过成功也经历过失败,但是这个1985年出生的年轻人在这发型号“箭在弦上”的特殊时刻仍有些紧张。

“这种紧张不是因为对于型号状态没有信心,而是因为在前期付出了太多。”小田说。

该任务研制过程历时5年。原本一年出方案、两年定型的研制预期被一拖再拖,中间历经了不少波折与坎坷。

疑似中国某型太空侦察设备发射成功 即将量产

“我们渴望成功。”小田和队友们真的想给自己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为确保试验的万无一失,在进入高原后,试验队员们除了白天要上班之外,晚上也要进入厂房一遍又一遍地进行型号技术状态测试。为了如期完成进度,试验队员们“轻伤不下火线”,很多人忍受着高原为他们带来的身体上的不适。

上午11点,“会战”终于打响了。指令员“10、9、8、7……”的倒计时口号就是冲锋号。型号点火升空,尾焰伴随着蒸腾的白烟刺破天宇,轰鸣声像是冲锋的怒吼托举着矫健的身姿一直向前。

8分钟,这是整场“战斗”的时间。为了这8分钟,试验队员们在成千上万个8分钟里挥洒着汗水,在成千上万个8分钟里倾注着期盼。对于他们来说,这8分钟是那样漫长,时钟指针每一秒钟的向前走动,都撩拨着他们的心。

终于,指控大厅的屏幕上显示出型号回传的图像,幅数、分辨率、覆盖范围全部满足设计需求。

沸腾了。指控大厅中的试验队员们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击掌、相拥,分享那一刻共同的欢愉。

平时并不喜形于色的型号副总师贾总眼圈泛红了。型号总设计师徐总与用户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他知道这次经历过失败的成功是多么珍贵。

高原生活历经蜕变

很多人都知道在高原上开展型号试验任务很不容易。

前些年,由于受地理因素和保障条件的影响,试验队员们来到高原只能吃住在兵营里。一间不带卫生间的房间要住上七八个人,吃饭不仅吃不饱,而且加班误了饭点还没的吃,夹生饭吃了难以消化等问题成为试验队员们习以为常的事情。有时为了方便洗澡,试验队就要在附近招待所开两个房间,让队员们轮流去洗。时间一久,招待所老板都会觉得不划算,跑来抗议。

而这几年,高原试验队条件正在渐渐好转。一院已经把完善高原试验队管理、改善高原试验队条件当作了“重要命题”。

就在去年,一院战术武器事业部在离工作地点不远的高原小镇上为试验队租下了一个小饭馆,改成了试验队的内部食堂,还特意从北京请来厨师,为试验队员们做可口的饭菜。现在,试验队员们终于一天三顿都可以吃上品种丰富的新鲜蔬菜。

为了给这支试验队提供坚强的精神动力和更好的后勤服务,今年一院党委还专门为试验队组建了临时党委。

现在,在高原试验队中,试验队员们的基本生活得到了有效保障,组织管理体系也越来越完备。“对于试验队现在的后勤保障工作我感到非常满足。”工程师小李说。

展翅雏鹰正试飞

这两天,小支脸上被高原紫外线灼伤的皮肤刚刚恢复。这次来到试验队,小支“一人分饰多角”,每日的忙碌让高原强烈日光有了可乘之机,原本白净的脸颊已经变得红中泛紫。

在走进高原的第一天,小沈就开始没有任何征兆地发起了高烧。“在高原上发烧你能明显感觉到你的呼吸道变短了,走路根本走不动。”想起那时候的身体状况,小沈现在还心有余悸。

“但是我不能打退堂鼓。因为我一旦回北京就可能耽误整个试验队的工作进度,而且什么都没干就回去真的很丢人。”有些不善言辞的小沈朴实地说。

后来,小沈硬是咬着牙坚持留在了高原。庆幸的是,在经过医生精心治疗和慢慢适应之后,他最终康复了。

“其实这种艰苦的环境是一种磨练,在这种条件下工作我们的意志可以更加坚韧。”小沈说,经历此次任务后,他得到了蜕变,变得不再懦弱。

在高原进行型号试验,艰苦中促进着试验队员们不断成长。1988年出生、刚刚参加工作3年的调度员小罗绝对算得上一只雏鸟。

这次是小罗第一次单兵作战。“我就像刚刚出巢的小鸟,正在试飞,也正在岗位上慢慢长大。”小罗说。

在这次型号任务中,小罗学到了很多。多学、多跟、多思考成为小罗的七字秘诀。他终于切身体会到了如何能够把工作干好,如何让试验队员们信服,如何保持试验队有序运转。

任务的艰苦,让小罗更加深切地理解了航天精神,也更加懂得一个年轻航天人就应该有百折不饶的斗志,就像《光荣与梦想》唱的一样:“为了光荣与梦想,自强的意志势不可挡,出发的号角已经吹响,前进的歌声多么嘹亮。前进,向前进,跟着必胜的信仰……”(中国航天报记者 姚天宇 通讯员 张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