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二战后,美国与苏联作为世界两大阵营的头儿,其对盟国的做法却大相径庭。而这种大相径庭的后果,也直接导致了这两大阵营后来的不同结局,可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先看美国。美国在二战中的最大盟国毫无疑问是欧洲。二战后的欧洲破败不堪。以战前经济萧条的1938年为100,1946年第一季度的工业生产指数仅达68,第四季度曾升到83,但1947年第一季度又跌至78,在情况最严重的德国西占区,1946和1947年的工业产量只及1938年的29%和34%。对人民生活影响特别严重的是煤炭和食物匮乏。英国1946年煤产量比1938年低20%,同年德国西占区煤产量竟比1938年低80%。农业产量由于战争破坏和1945年的不利气候远低于战前,进口粮食又缺乏必须的外汇,因而出现了普遍的饥荒。挨饿和因此死亡的人数竟比整个战争期间还多。更要命的是:1946年底到1947年初罕见的严寒袭击西欧,使原本凋敝的西欧经济濒临全面崩溃。英国一半以上工业完全瘫痪,法国居民口粮定量减少到比德国占领期间还少,德国的美英占领区内“平均每人每天的口粮定量难以维持到1500卡路里,而维持生存所必需的最低量为2000卡路里”。丘吉尔1947年5月曾形容英法德意等国的状况说:“欧洲现在怎样?它是一座瓦砾堆,一个尸骨收容所,一个滋生瘟疫和憎恨的温床。”老百姓对政府的不满和反抗有增无减,阶级矛盾开始激化。共产党的影响越来越大,在这种形势下,美国担心苏联会利用这种机会向西欧“扩张势力”,使美在对苏的对抗中处于不利的地位,为此,美国确定建立一个全面援助欧洲重建欧洲的计划——这就是著名的马歇尔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所以提出这样一个计划,还有个原因就是为了避免二战覆辙,让世界从战争阴影中真正摆脱出来。

事实上,二战所以爆发,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欧洲在一战后遗留了许多问题,这些问题直接导致了二战的爆发。第一次世界大战造成的第一个结果是四个欧洲古老帝国(沙皇俄国、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崩溃,整个欧洲文明出现巨大的真空。更具灾难性的是“巴黎和会”签署的《凡尔赛和约》虽然结束了战争,却没有产生一种新的精神或文明的尺度,而仍旧陷落在那些导致一战爆发的旧观念的窠臼里,例如老牌帝国心态、殖民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等等。一战首当其冲的结果是欧洲的没落。而一战造成的第二个结果是德国的衰败。德国在战争中败北不完全是军事战场上的结果,某种意义上也是以法国为首的协约国从政治上给德国设下种种陷阱的结果。1919年4月29日德国外交部长、巴黎和会德国代表团团长布鲁克多夫-兰祖曾对胜利者说,一旦《凡尔赛和约》被施行就意味着德国的毁灭,同时也意味着欧洲将要陷入不可名状的混乱和绝望。所以宽宏大量的历史学家在情感上都深深地同情德国,认为《凡尔赛和约》的条款是极不人道、极其危险的。因此,《凡尔赛和约》不仅没有把一战变成一场终止战争的战争,反而为二战奠定了基础,为仇恨奠定了基础,为军国主义奠定了基础。更为可悲的是,一战造成了欧洲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生命的损失,将近1500万名军人死亡,2000多万平民死伤。但是这个损失却没有换来欧洲有识之士及社会各阶层对战争的深刻反省,没有换来欧洲文明的脱胎换骨。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为了拯救欧洲同时重建一个不再是世界大战策源地的欧洲。马歇尔提出了一揽子救助欧洲拯救欧洲的计划,史称马歇尔计划。该计划于1947年7月正式启动,并整整持续了4个财政年度之久。在这段时期内,西欧各国通过参加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总共接受了美国包括金融、技术、设备等各种形式的援助合计130亿美元。若考虑通货膨胀因素,那么这笔援助相当于2006年的1300亿美元。当该计划临近结束时,西欧国家中除了德国以外的绝大多数参与国的国民经济都已经恢复到了战前水平。在接下来的20余年时间里,整个西欧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时期,社会经济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可以说这与马歇尔计划不无关系。同时马歇尔计划长期以来也被认为是促成欧洲一体化的重要因素之一。因为该计划消除,或者说减弱了历史上长期存在于西欧各国之间的关税及贸易壁垒,同时使西欧各国的经济联系日趋紧密并最终走向一体化。该计划同时也使西欧各国在经济管理上系统地学习和适应了美国的经验。马歇尔计划按原定计划于1951年如期终止。此后,因美国介入韩战并面临日益增长的军备开支,试图延续马歇尔计划的努力都未能成功。一直对该计划持反对意见的共和党在1950年的国会选举中获得了更多的席位,保守的反对派也开始抬头,这样,马歇尔计划即在1951年宣告结束,但此后美国对欧洲国家的其它形式的援助却始终没有停止过。1948年至1952年是欧洲历史上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工业生产增长了35%,农业生产实际上已经超过的战前的水平。战后前几年的贫穷和饥饿已不复存在,西欧经济开始了长达二十年的空前发展。

更重要的是该计划的实施使西欧从战后初期的财政拮据及由物资紧缺而引发的限量配给的局面中摆脱出来,减少了人们对于政府的不满,稳定了政治局势。尽管一些国家(如法国)的政权起初投向美国阵营的行为引起了该国共产党的强烈不满,不过当随后到来的马歇尔计划实施并显现出其作用之后,西欧共产党的势力便迅速衰弱,其影响力已经不可与先前相比。由马歇尔计划催生的美国和西欧之间的贸易关系也巩固并推进了北大西洋同盟,并使之持续到冷战终结。可以说马歇尔计划有力地促进了欧洲的一体化进程,战后美国和西欧的领导人普遍认为欧洲一体化可以长久地确保欧洲的和平与繁荣。因此他们希望通过马歇尔计划引导催生欧洲的一体化进程。而一个稳定发达的欧洲,不仅成为美国的忠实盟友而且也从根本上杜绝了新的世界大战在这一区域的爆发。

回头再看看苏联的做法。二战期间,无论如何,中国该算苏联的盟国,两国在面对日德两大法西斯国家的入侵时,毫无疑问地站在了同一条阵线上。然而,跟美国用大量金钱援助战后破败的欧洲截然相反,苏联的做法则是对本来已奄奄一息的中国工业进行强盗式的掠夺——这当然是主要指他们在中国东北的所作所为。

东北是当时中国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地域。在伪满洲国时期,该地甚至是当时亚洲乃至世界经济成长最快的地区之一。然而,这成长成果在苏联人的蚕食鲸吞之下,几乎毁于一旦。

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9月18日,中国政府向美、苏建议:凡属日本及日本国民在华领土内所有全部产业权、契据、利息以及各类财产,包括房屋、发电厂、各种工厂、船只、船坞、造船厂、机器、矿业、有线及无线电设备材料、铁路、车辆、修理厂等等应认为已让予中国;凡属同盟国约定归还中国之领土,如有盟国军队驻扎,应采取一切必要及紧急办法,防止敌人从事摧毁、破坏、隐藏、移动及转让等行为;关于分配日本国内各种资产,中国应享受优良百分法,及交货优先权,以抵偿中国国家及人民所受之长期牺牲与损失。苏联外长莫洛托夫复函表示,苏联完全理解中国对日本赔偿问题的立场,具体办法应由四强(中苏美英)组成的对日管制委员会做出。美国还在1945年8月下旬宋子文访问时,就表示支持中国的要求。美国总统杜鲁门在接见宋子文时说,“中国抗战八年,苏对日作战仅数日,向日本要求赔偿,中国自应居首位。”英法等同盟国对中国的正当要求也表赞成。在当时看来,日本在华资产,作为对华赔偿的一部分,在国际上并无问题。但是谁也没想到,都认为没有问题的事情却出了问题。

然而,苏联方面却口是心非。原因是他们对东北的日本工业早就另有打算。在签订《雅尔塔协议》时,他对罗斯福要条件:恢复俄国在日俄战争中失去的在东北的全部特权,否则他无法对人民交代苏联为什么要出兵中国东北。这是他公开说出口的出兵东北的目的;还有没说出口的目的就是把东北的日本资产全面占有、重点摧毁,然后实行垄断性的经济合作。对后一目的,是后来苏联代表在与中国国民政府进行经济合作谈判时透露出来的。所谓全面占有,就是把东北所有日资产业宣布为红军的战利品,由红军全面接收。重点摧毁就是把最新最好最重要的机器设备拆运到苏联,满足自己的需要。东西到手,苏联人就开始大规模的拆运。实际上,仗一打完,拆运就开始了。以让高崎倒填的日期断定,苏军拆运机器设备至迟是1945年9月下旬。所有被苏联认定为战利品的工厂,都被苏军当局派兵把守,严禁外人进入。日本战俘(特别是技术人员)是拆卸机器的主要承担者,事后被押赴西伯利亚战俘营作苦役。他们把工厂里的机器和重型设备拆卸下来,装进箱里,并拖拽到铁路的起点。然后分海(大连)陆(向北经黑河,向西经满洲里,向东经绥芬河)两路运往苏联。苏方人员接管各工厂后,则由苏方技术人员指挥下有选择有计划地进行。对工矿机器设备拆毁的程度,取决于工矿本身的重要程度和苏联对其机器设备需要的程度。例如,东北最大之鞍山钢厂是东北的骨干企业,“摧毁”该厂,便可瘫痪整个东北工业体系。因此苏联对其拆运也最为认真,由苏军中校柯刹罗夫指挥苏俄技工80名,暨工人及日俘共8000名,经40余日才拆运完毕。该厂被洗劫之彻底,非经重建,永无恢复之可能。又如,奉天飞机制造厂,月产高等教练机70架(装配),发动机100台。后来为躲避美机轰炸,实行分散经营,设公主岭和哈尔滨二厂。公主岭月产高等教练机30架,发动机100台。哈尔滨月产高等战斗机10架,发动机100台。以上三厂全部机件均被苏军拆运而去。所有的汽车制造厂的机部件也被拆运一空。拆运这些工厂的机器设备,既破坏东北的工业基础,又满足苏联的需求。东北水电和火电发电机,苏联也有需求,但苏联准备与中国合作,就拆了大部分,留下小部分。整个拆运一直到1946年3月苏联最后撤军时为止——此时,实际上已无可再拆了。那么苏联到底从东北抢运了多少物资呢?据“东北工侨”善后联络处的调查:损失程度以恢复原状估计,损失额折合为美金,以珍珠港事件前10年美金与日圆的比率和1934—1945的10年中机器和材料的物价指数折算,100日元等于23.53美元,机器价值均摘自各厂账簿。按“东北工侨”的统计,损失为1,236,211,000美元。但占东北企业三分之一的日本陆军企业并未包括统计之内,如加上这部分损失,总计不下于2,000,000,000美元。

当然,这种不同做法的结果也不一样:欧洲现在已经是统一的欧洲,也是世界最发达最和平跟美国关系最铁的地方;而苏联,不仅其大家庭早已解体(中国也毫无疑义成为反苏的急先锋与领头羊),而且其本身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彻底解体。善恶有报,此之谓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