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近年来,黄海、南海从来都不是一片平静的海域。1994年10月,美国海军在未向我方事先通报的情况下,派遣“小鹰”号航母,沿中国领海边界巡航,并驶入中国领海,跟踪一艘刚刚完成远海训练的中国海军“汉”级攻击型核潜艇。为此,两军战机一度发生空中对峙,这就是著名的“中美黄海对峙事件”。

韩国与美国于7月25日清晨开始在韩国东部海 域(日本海)举行为期4天的联合军事演习,韩美参加演习的兵力为8000多人。除9.7万吨级的“乔治-华盛顿”号航母外,号称“亚洲最大”的韩国“独岛”号运输舰、驱逐舰“文武大王”号和“崔永”号,以及1800吨级的潜艇、海上调查船等20多艘舰艇参加本次联合军演。

此外,美国最新型F-22“猛禽”战斗机和韩国的F-15K、F-16战斗机等200多架飞机将参演。这是“猛禽”战机首次在韩国领空执行空中演习任务。此次军演包括网络防御战、燃料供给和指挥管制、反潜演习、空中加油和实弹打击等,演习的海域逼近东部海域的“北方界线”。日本海上自卫队官员将登上“乔治。华盛顿”号航母,观摩此次军演。

中美海空较量由来已久,美国对中国的侦察活动引发不少军事对峙事件

中美围绕着军事测量船进行的侦察与反侦察较量时有发生。2001年4月15至16日针对美国海洋大气局所属“BONAIDH.BROWN”海洋调查船拟在我国黄、东海海域进行调查作业未获得我国政府批准的情况,为防止该船进存非法作业维护我国海洋权益,东海总队派海监飞机对该船计划作业海域进行了监视,确保了该船未在我国海域从事非法作业。美国对我军进行抵近侦察 不料却被我军吓跑

美军P8反潜巡逻机

2002年8月,中国海监船舶在东海我国专属经济区内发现未经我国政府批准擅自非法进行测量活动的美国海军“萨姆娜”号军事测量船,对其进行了跟踪监视,申明我国政府的立场,责令其停止作业并离开我国管辖海域。2002年9月,经常在中国附近海域出没的美军“鲍迪奇”号测量船闯入中国黄海专属经济区海域从事监听、侦察等间谍行为。中国海军及海监部门的舰艇和飞机至少实施了 6次“拦 截”和“尾随监视”,并数次发出信号要求美舰停止作业、离开这一海域。

但是,“鲍迪奇”号竟然置之不理。而实际上“鲍迪奇”号当时正在距离中国海岸约60海里的海域行海底地形绘图,同时用拖曳式声纳实施水下监听作业。在多次警告无效后,一艘正在附近海面上作业的中国渔船“碰巧”撞上了“鲍迪奇”号的拖曳式声纳,并将声纳上的水下 听音器撞飞。监听不成的“鲍迪奇”只好离开了黄海海域,驶回设在日本的基地进行维修。据中国海监部门统计,这次监视与反监视的“斗争”达23天。

除了水面舰船,专门针对中国潜艇的美军水下探测船停靠日本港口的次数也年年增加,2004年有23次,2005年有32次,2006年截至8月已达26次。对此,中国当然要捍卫和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据《2006年海洋执法公报》披露,中国在东海建立 定期维权巡航制度,“显示了我国政府对该海域管 辖的能力与决心

美国对我军进行抵近侦察 不料却被我军吓跑

中国战斗机拦截美军机

美国海军多次干预台海对中国军队实施军事威慑,最终都被我军吓跑

从美军干预台湾历史来看,1955年1月间我军攻占大陈岛,1958年8月我军炮击金门,美国都是“干打雷不下雨”,在关键时刻退避三舍。特别是1958年8月18日,我军炮击金门,毛泽东对彭德怀说,炮击金门的目的是“直接对蒋,间接对美”。炮击金门开始后,美虽然在台湾海峡集结了第七舰 队等海空力量,但出于美国自身的利益考虑,并不想直接卷入对中国大陆的近海冲突。

1999年3月,李登辉公然抛出“两国论”后,由此又引发了20世纪末台海危机,在台海局势不稳之际,美军利用正常军舰调动的机会,安排第七舰队连同正在波斯湾调返日本的“小鹰”号航母战斗群,以及属于第五舰队的航母“星座”号,于亚洲区内集结,准备随时插手地区危机。但是,我军在东南沿海进行了大规模的渡海登陆联合演习,使美第七舰队心惊胆顫,大大助长了我军的威风,削弱了美第七舰队的士气。1995年下半年,人民解放军先后在台湾海峡附近地区连续组织了三次大规模军事演习。美国虽受到强烈震动,但反应相当克制,除派机对我侦察外,未采取其他明显对抗性措施。

但是,当1996年3月人民解放军在台湾附近海域进行导弹发射训练和海陆空联合作战演习时,美国的态度转趋强硬。总统克林顿、国务卿克里斯托弗、国防部长佩里纷纷发表谈话,对人民解放军演习表示“严重关注”,谴责我演习是“草率和冒险的”,是“不负责任的行动”,美国务院还通过驻华使馆向我提出了正式抗议。克林顿亲自下令,派独立号和尼米兹号两个航母战斗群20余艘舰艇向台湾附近海域集结,声称将制止海峡可能发生的军事冲突。

美国对我军进行抵近侦察 不料却被我军吓跑

美军两架巡逻机编队飞行

这是越战以来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最大的一次军事部署和军事动员行动,也是70年代中美关系解冻以来,美国首次对中国运用大规模军事威慑手段。从国际关系上看,这是美国制造的一起严重恶化中美两国关系的事件,是对中国内政的公然干涉。此举开创了美国军事介入台海危机的先例,为中国解决台湾问题设置了军事障碍。

美军“间谍船”的活动意在挑战中国对南海所拥有的主权

一直以来,中国周边海域都是美军的重点侦察方向。除依托“白云”系统的18颗NRO海洋览视 卫星,以及驻日本冲绳、韩国元山基地的“全球鹰”无人侦察机和E-2预警机外,出动舰艇实施海上抵近侦察,始终是美军的惯例性行动。目前,美军已 经建立起一套先进侦察卫星、太型侦察船以及海 底综合监听系统三位一体侦察监视体系。美军不仅能够获取包括中方港口位置、舰艇音响特征、重要海区潮汐规律等战略、战役级别的情报,两且 能够获取中方舰艇训练、演习以及新式武器试验等战术级别的情报。

美国对我军进行抵近侦察 不料却被我军吓跑

美军P8反潜巡逻机

2001年中美军机相撞,当时美军监测飞机是在 中国专属经济区上空执行情报收集任务。今年,美 海军监视船则是在中国专属经济区海域执行同样任 务。美军向来坚持的理由是,尽管这片海域属于中国的专属经济区范围之内,但其拥有在沿海国“专属经济区”内“自由通过”和“无害通过”的权利。 美政府还认为,为保障海空力量在公海上空的航行 和飞行自由权,美国可运用军事力量显示美国权利。实际上,美军的这种行动显示了美国对中国南海主权采取“漠视”态度,并在行为上予以“否定”或“挑战”虽然美国至今还没有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却认为应当根据该公约所约定条件享受自由通行国际水域的权利。

美军海洋“间谋船”在我国管辖海域的活动, 弁非一般穿越或经过中国的专属经济区,而是在该专属经济区作“军事性探测”式航行,这种航行行为明显地侵害了中国的主权和安全利益等一般权利。从另一角度看,其“探测”性的航行行为也侵害了中国在该水域中享有的“海洋科研专属管辖权”。因此,美军“间谍船”的行为是不符合国际法中关于专属经济区内航行自由权要求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