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柱的对手是民进党还是国民党?


上个月底,一位上世纪70年代即回到祖国大陆定居工作的台籍师长返台,我们见面时他语重心长地问道:“洪秀柱提出的‘一中同表’,大陆或许不会担心,但台湾社会能接受吗?”

这位师长的问题恰恰反映了洪秀柱当前的困境。很快,7月9日,洪秀柱的发言人宣布:“今天起不再提‘一中同表’。”她原来提出的政策底线不断往后退,其“参选”之路最大的压力不是来自于北京,也不是华盛顿,反而是只会“拿香跟拜”的国民党内部。

洪秀柱投入选战之初,她很清楚蔡英文最大的弱点在于两岸政策,就算蔡英文访美“输诚”,甚至登上《时代》杂志亚洲版的封面,但蔡的两岸政策仍然很“wonky”──摇摇摆摆、不清不楚。而2008年以进步两岸政策赢得大位的马英九,原先抛出签署《两岸和平协议》的承诺,后来在美国的压力下胎死腹中,七年多以来的施政在两岸议题上不断失分,台湾青年的中国认同降至历史冰点,一盘胜券在握的棋下到后来走入死局,人民对政府离心离德。

洪秀柱要想胜选,一方面要痛击蔡英文的要害,提出令人信服、清楚踏实的两岸政策;另一方面则要超越马英九原有的格局,提出更为进步、愿景更大的两岸路线。洪秀柱既非官二代、富二代,亦非技术官僚、留美知识买办出身,而是扎根基层的民意代表,在去年底“九合一选举”后国民党一片死气沉沉之际,洪秀柱成功地以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两岸论述在党内“奇袭”成功。洪秀柱曾说,美方及大陆都不了解她,而这番自白或许就是她在党内最大的优势。

洪秀柱的对手是民进党还是国民党?

洪秀柱出场,总是一副斗志昂扬的姿态,谁知道她背后的压力呢?

洪秀柱“一中同表”的说法,来自于长年主张“一中三宪”的台大政治系教授、两岸统合学会理事长张亚中。张亚中的主张距离实质统一还很遥远,他也不认为自己是个“统派”,但台湾社会仍将张亚中归类为统派。在台湾“统派”早已被污名化,一旦被贴上“统派”的标签,无疑是被泼了一桶脏水,难以翻身。国民党的全名虽为“中国国民党”,但“中国”两字早已虚无化,党内固然还有民族主义较为强烈的成员,终归是少数,而且他们的反共情结极深,只愿当“中华民国”的“中国人”。党内多数人的认同与“独台”、“台独”无异,2000年国民党败选后没多久,就有“本土派”提案要将“中国国民党”更名为“台湾国民党”、删除党纲内的“统一”字眼、研议“新宪法”等等,不足为奇。

因此,当洪秀柱与“统派”沾上边,国民党当然要奋力自清。6月洪秀柱通过民调之后,国民党主席朱立伦便积极安排党的智库参与洪秀柱的政策拟定,其目的就是要将张亚中等学者排除在外。其后,传出国民党的中南部“立委”要集体“倒洪”,也有党籍民意代表要脱党出走的声浪,尽管这些反弹说明了国民党内聚集了一帮投机政客,但洪秀柱立场鲜明的两岸政策确实成为后马时代党内分崩离析的共同箭靶。现任党主席朱立伦曾向北京喊话“台湾的未来应由2300万台湾人民决定”,也曾被《维基解密》揭露他是党内向美国交心的“抓耙子”,是国民党内保守、投机的最大代表,从而他必须出面拉住“失控”的洪秀柱,以党纲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之名,企图夺回主导权,迫使洪秀柱收回“一中同表”之说。

朱立伦对洪秀柱的“牵制”,不只是在两岸政策方面,还有对美国的态度。在蔡英文结束访美、洪秀柱通过民调后没多久,朱立伦仿佛美国在台传声筒,在6月20日就迫不及待代替洪秀柱宣布将在8、9月访美,洪秀柱先是强硬回应“有关两岸与访美议题发言,日后以她本人或发言人为准”,但是到7月12日又改口称“如果有时间何尝不想”。尽管洪秀柱的特质有别于传统国民党候选人,但她毕竟是代表国民党出征,竞选期间必然要接受国民党的资源,因此党内的压力对她将与日俱增。未来洪秀柱最大的考验在于,是否能够抵挡党内保守势力的冲击,以及她如何做出妥协。

台湾的政党属于竞争型政党,换句话说,取得执政权应是台湾政党的最高目标。正因如此,某个政党的“总统候选人”必须扮演“共主”的角色,以强大的气势发挥“母鸡带小鸡”的效应,而党内则团结一致以赢得最后的胜利。过去几次大选,蓝绿两党的候选人多半同时兼任党主席,目的就是整合党内分歧,强势对外。此次选举,国民党的情况相当奇妙,党内山头林力,却没有大佬勇于征战,当洪秀柱以国民党“救主”姿态脱颖而出之后,这些大老表面上牵起洪秀柱的手高呼胜利,暗地里却谁也不服她。而洪秀柱不仅没有兼任党主席,还要处处受到大老的掣肘、指指点点,沦为名副其实的“弱势候选人”。

国民党高层的怯战,透露了他们认为2016年大选不可能会赢的普遍心态,从而以看戏的立场冷眼对待洪秀柱的选战,自己则在台面下准备分权、夺权。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国民党高层的老态腐朽有其历史背景。有别于民进党从“地方包围中央”的执政之路,因此县市首长、“立法委员”等民代在党内有极高的地位;而国民党自内战失利、败逃台湾之后,意识形态早已全然溃灭,在地方上高度倚赖地方派系、农会、渔会等组织系统,在中央则维持王公贵族的封建体制,不分年纪以“某某公”互称,而能在党内出头的年轻人永远是官二代,像洪秀柱这样靠长期经营基层、不靠地方派系的民意代表,自然在党内的地位与辈分都不高,更何况由她代表国民党出征,那些位高权重的大佬们心脏受得了吗?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潘维为《大道之行: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社会主义》这本书写的序文《要警惕共产党的国民党化》提到,国民党包括了两个特质:一是“国民党在平民百姓中没有根”,二是“国民党要扮上帝,给人民‘送慈善’”。就算国民党日后在台几经“改革”,但这些被潘教授指出的旧时期国民党的体质问题,仍然完好如初地保留在国民党内。除此之外,相对于有明确“台独”目标的绿营与独派,国民党没有思想、没有立场、没有路线,不只不愿意解决国家认同的纷争,反而双手一摊自己跳进去认同的大染缸,往两岸分治永久化、甚至是分离主义靠拢。国民党看不到这些种种问题,徒具老大心态,与现实社会脱节,使得国民党在新世纪伊始便一路溃败,中南部原来支持蓝营的票仓一夕转绿,进一步累积为当下洪秀柱所面临的困境。

话说回来,北京必须要正确看待洪秀柱,她与马英九一样都不是“统派”,顶多算是“反独”阵营之中的一员可用之将。国民党自己也必须认清,在“九合一”大败之后,2016年大选将是国民党的危机与转机,国民党会因应时局而调整体质、放宽路线、拉高视野,还是会故步自封的自我沉沦,答案即将呼之欲出。至于洪秀柱,她最大的敌人不是民进党蔡英文,而是老态龙钟的国民党。7月19日国民党全代会将要通过“总统”提名人选,洪秀柱的挑战才刚要开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