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摘要:7月13日,由菲律宾单方面发起的“南海仲裁案”闹剧在海牙常设仲裁法院仲裁庭收场。日本《外交学者》网站14日发表文章称,7日开始的这场听证会无果而终,菲律宾寄望于今年年

7月13日,由菲律宾单方面发起的“南海仲裁案”闹剧在海牙常设仲裁法院仲裁庭收场。日本《外交学者》网站14日发表文章称,7日开始的这场听证会无果而终,菲律宾寄望于今年年末理清海牙仲裁法庭对“南海仲裁案”的“管辖权问题”。此前大肆造势,扬言“要将中国退出南海”的菲方在海牙不惜重金导演的这场闹剧,不仅面临菲国内民众的强烈反感,而且在国际上也须面对无权审理的尴尬。

菲律宾扬言要让中国退出南海

7日,由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所谓“南海仲裁案”开始在海牙常设仲裁法院仲裁庭举行听证会。而为了将这一场闹剧有模有样的演下去,菲律宾努力使海牙仲裁法庭确信有权审理菲律宾的仲裁案。菲律宾称这次仲裁是要厘清“黄岩岛是否在其专属经济区内”,企图以黄岩岛为基线,划出“200海里专属经济区”。菲律宾当局还试图通过仲裁宣布“中国提出的九段线是无效的”。

南海仲裁案结局揭晓:菲律宾自取其辱下场悲惨

据报道,菲律宾最高法院大法官之前表示,“如果仲裁法院裁定具有管辖权,那我们几乎是稳赢了”。只要菲国取得有利裁决,下一步将是说服全世界向北京施压,“让中国退出南海”。他还宣称,如果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适用于南海,也就不适用于其他海洋,这样一来,印度将可占有印度洋,墨西哥可以拿下墨西哥湾,海洋回到炮舰时代。

南海仲裁案结局揭晓:菲律宾自取其辱下场悲惨

对此,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表示,国际仲裁庭的听证刚刚开始时,菲律宾法官就急着要替海牙法官做出决定了。“菲律宾这次除了总统,几乎各部官员都出动了,还有美国的大牌律师,这样的豪华阵容,就是要给海牙法院施加压力”。

菲斥巨资聘英美律师团 民众称浪费钱

为了“让中国退出南海”,菲律宾本次派出了相当高端的律师团队,而团队中操办具体事务的多名律师主要来自美国。菲律宾外交部发言人称,只有等到常设仲裁法院,对管辖权这一程序性问题,做出肯定的裁决后,马尼拉才能就案件具体部分进行辩论和提供法律证据,如果仲裁法院裁决对此案并无管辖权,“那么一切就此结束”。

据《菲律宾星报》8日报道,菲知名法学教授哈利·洛克在他自己的推特账户中称,在海牙常设仲裁法院进行首轮发言的只有两人,菲政府“如何证明派出35人规模的代表团是合理的?”他表示派这么多人去海牙是在浪费钱。

菲律宾GMA新闻网8日称,菲公众还对政府聘请美国、英国律师参加南海仲裁案提出质疑。菲律宾总统府发言人陈显达对此回应称,这些律师“有经验”。就法学教授批评代表团人数,陈显达称菲政府对仲裁案的支持“不应打折扣”。

外交部:反对菲律宾提起和推进仲裁程序的任何做法

南海仲裁案结局揭晓:菲律宾自取其辱下场悲惨

7月14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就应菲律宾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管辖权和可受理性问题庭审结束回答记者提问。有记者问到,近日,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宣布结束对该案管辖权和可受理性问题的审理。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华春莹回应称,对于菲律宾无视中国根据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享有的合法权利,违背与中国多次确认的共识及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的承诺,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中国已多次阐明“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这一立场具有充分的国际法依据,具体请参阅去年12月中国外交部受权发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菲律宾共和国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

南海仲裁案结局揭晓:菲律宾自取其辱下场悲惨

华春莹表示,中菲南海有关争议的根源与核心,是菲律宾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陆续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引发的领土主权争议和随后产生的海洋权益争议。中国是南海问题的受害者,但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出发,保持了高度克制。中国一向坚持并始终致力于同直接有关的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谈判协商解决有关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争议。这是中国的一贯做法,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实践。

华春莹说,中国反对菲律宾提起和推进仲裁程序的任何做法。在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问题上,中国绝不接受强加于中国的任何方案,绝不接受单方面诉诸第三方争议解决办法。中国敦促菲律宾尽快回到谈判协商解决争议的正确轨道上来。

南海仲裁菲叫嚣:让中国体无完肤

7日,海牙仲裁法庭举行南海仲裁案首场听证会。法庭尚未对菲律宾单方面提出的该案做出裁决,菲方却已着急为自己造势,在听证会未开始就宣告“对海牙法庭接受菲方主张信心满满”,称已经为“证明中国是错的”做好充分准备。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并非单纯的诉讼行为,而是其在美国唆使下的一场政治阴谋。中国不会理睬,也不会承认仲裁的所谓效力。

南海仲裁案结局揭晓:菲律宾自取其辱下场悲惨

南海“争议”海域及岛礁

据菲律宾Rappler新闻网6日报道,7日至13日举行的听证会首先要解决海牙法庭对南海案件是否有司法管辖权的问题。中国认为,南海问题是领土主权之争,不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管辖范畴。而菲律宾则主张该案牵涉到的是海事权益,比如捕鱼的权利。菲律宾最高法院助理大法官哈尔雷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菲方并不是要求法庭裁决哪方拥有争议岛礁,而是主张黄岩岛等地位于菲律宾的“专属经济区”,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菲律宾在该区域拥有“专属捕鱼权”。

南海仲裁案结局揭晓:菲律宾自取其辱下场悲惨

黄岩岛地理位置

“我们十分有信心说服法庭。”哈尔雷萨对海牙仲裁庭接受菲方有关司法管辖权的看法充满希望。菲司法部长德利马更是信心“爆棚”,称菲律宾在该案上争取做到“一轮定胜负”。Rappler新闻网报道称,“海牙无权受理菲方提出的南海仲裁案”是中国的“最强硬观点”,菲律宾有信心“粉碎中国的这一言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