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评社北京7月14日电(记者 徐梦溪编译报道)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七次会晤和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五次会议本月8至10日在俄罗斯乌法举行。本次峰会关乎金砖国家和上合组织迈向全球治理的新态势,改造过去由西方国家主导的旧国际秩序。特别在中国迅速崛起,准备开展牵涉欧亚整个地区的“一带一路”战略的当下,乌法峰会更成为各地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其中中俄间的互动引起人们关注。自由欧洲电台发文对“普京的中国综合症”作出评论。

全文翻译如下:

弗拉基米尔·普京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炫耀下他最要好的朋友。早先在本周初与习近平会晤时,普京满面春风地表示,能够见到中国国家主席真是“万分高兴”,他建议中俄两国都已经为承担世界责任做好准备。

普京已经沉浸在连续主办金砖乌法双峰会的喜悦之中。很明显,他希望借这次机会对外宣示,之前西方孤立俄罗斯的行径注定失败。莫斯科尽管一直遭受西方制裁,经济也摇摇欲坠,但当局正着力打造欧亚国际秩序,以备未来能够取代现行的西方机构。

于是,新兴的中俄伙伴关系自然而然就成为俄罗斯这盘棋局的关键所在,松散的金砖伙伴关系和上合组织充当了莫斯科-北京联盟的粘合剂。“可是问题在于,在俄罗斯对金砖国家和上合组织愈加兴致高昂的时候,中国对这两个项目的热情恰恰在逐渐消减。”莫斯科卡内基中心的亚历山大·加布耶夫(Aleksandr Gabuev)表达出这样的忧虑。

在这一点上,中俄关系的不对称性正好显现出来。第一,中国全球崛起需要许多推助力,金砖和上合只是其中的两个组织而已,反观俄罗斯却想倚仗这两个组织来减缓衰落速度。第二,北京目前追求的是多边外交,就是在亚洲巩固权力地位的同时也对西方国家敞开大门,而莫斯科面对西方自断退路,于是落得现在只得一个出路。第三,中国人正战略性地打着持久战,作为一个充满自信的上升力量,他们认为目前没有必要与西方国家迎面对抗,而俄罗斯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短期需求取巧罢了。

布雷顿森林体系?非也

上一次金砖上合双峰会是在2009年于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堡举行,时间上紧随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和全球金融危机。当时,莫斯科呼吁对在全球金融机构中盛行的由西方国家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做出改革,并声称该体系不再适用于解决世界经济问题。

本周金砖国家会议上,莫斯科大肆宣传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即将揭幕。开发银行计划资助基础设施建设和其他项目,并准备投入1000亿美元的货币储备基金用来保护成员国规避全球流动性风险。

据克里姆林宫官员回应,有人认为这些新兴机构已经做好准备接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更有建议说,发展银行会涉足帮助希腊脱困,并连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就此次失败展开交涉。

可是,北京对推动新发展银行的兴致没有那么高涨,关注更多是在推动自己的项目——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加布耶夫写到,“在私下交谈中,中国的专家和官员们非常坦诚地表示出金砖国家的有限性。在中国的战略中,金砖国家很重要,但扮演着清晰的定位角色。”他认为,中国希望利用金砖国家来平衡西方国家,以让自己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中获得更多的影响力,也希望借此锻炼中国官员管理国际金融机构。

北京其实对上合组织很失望。北京“最初将这个项目视作在中亚拓展影响力的渠道,同时项目在开展中要顾及俄罗斯的利益”,加布耶夫继续写道。“但克里姆林宫害怕中国借开发上合组织开发银行这样的工具,踏足俄罗斯后院。”“中国对俄罗斯邀请印度加入上合这件事非常失望。”对此,北京作出了让步,但却坚持让巴基斯坦也加入进来。

路透专栏作家柏交恩·杜本(Björn Düben)即将出版《寄希望于北京(Banking On Beijing):乌克兰危机对中俄关系意味着什么?》的报告,他表示,中俄开展双边项目已经一年多了,但没有重大进展,有些项目还被双方共同否决。即便是能源项目,两国也要突破很多障碍才能执行。 · 这个朋友有点贵

尽管以上内容在两国关系间昭然若揭,克里姆林宫仍很认真地想将中国拥入怀抱。

政治分析师波希德·斯基(Leonid Bershidsky)刊登在彭博社网站的评论中指出,“不能简单地把俄罗斯目前摇摆向中国的策略理解成是俄罗斯的公关策略,即向本国内证明没有西方也能行。俄罗斯是条巨轮,调整航行方向需要时间,但总体趋势已经确定,就是要与中国建立更加紧密的经济关系。”不过这花费巨大。“俄政府变得愿意和中国做交易,这在俄受经济制裁前难以想象。”

举例说明,俄罗斯的外贝加尔地区正和一家中国企业商量,向对方出租30万英亩的土地,为期49年,这块地大概和洛杉矶差不多面积。另外,2014年五月,中国在一片喝彩声中与俄签下了4000亿美元能源订单。

如果还有人在意在这段关系中哪国占上风,以下是最后一个数据资料以供参考:杜本在发文中指出,“北京拒绝在俄罗斯的外交关键点提供支援,中国领导人尚未正式认可克里米亚地区并入俄罗斯。中国不仅没有在联合国安理会和联合国大会上给俄罗斯的乌克兰相关决议投票,之后还很快与乌克兰新一届政府发展良好关系。”

这个新的好朋友并没有如普京所想的那样对待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