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五国,南非作用是什么

7月8日至9日在俄罗斯乌法举行了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七次会晤,并成功闭幕。值得一提的是,近几年金砖国家的风头似乎有所减弱,特别是南非作为金砖国家中唯一的非洲国家,它的“金砖”身份与地位受到了越来越大的质疑和挑战。这些质疑和挑战主要来自三个方面。

对南非“金砖”身份与地位的质疑

金砖五国,南非作用是什么

首先,“金砖”概念的发明者、前高盛公司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多年来一直依然不认可南非的“金砖”身份。几年前,他就质疑南非被邀请成为金砖一员的决定。因为在他看来,南非只占世界GDP的0.5%,墨西哥、沙特阿拉伯等国家都更有资格加入金砖国家阵营。南非获得邀请和认可而加入金砖国家阵营在他看来是个神话,他根本无法理解为何中国等金砖四国要如此做。今年4月,奥尼尔在接受访问时依然坚持了这个观点。他指出:就经济总量而言,现在的中国每4个月就制造出一个南非。此外,南非在过去10年中经济遭遇了不小的困难。所以,南非更多只能算是一个“强加”的金砖成员。

其次,近年来非洲大陆出现了大国之间综合实力此消彼涨的局面,南非“非洲老大”的地位受到了挑战,这使其身为金砖国家唯一非洲代表的身份遭遇质疑。2014年4月,尼日利亚发布更新后的统计数据,数据显示尼日利亚的GDP超过了南非,由此尼日利亚成为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第一经济大国。2013年,具有国际声誉和影响的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去世,更使南非失去了一笔巨大的无形外交资产。按照一些西方学者的说法,曼德拉是一个事实上的“非洲大陆的外交家”(continent diplomat)。他的存在为南非在非洲大陆乃至国际舞台上的作用增加了不少分量,而他的故去无疑使南非损失了一笔可贵的外交资产和财富。

最后,金砖国家内部也有一些声音对南非的“金砖”身份存在质疑。有中国学者对印度国内对金砖国家不同成员的看法进行了梳理和研究,最后他惊讶地发现:印度方面,持有存在肯定南非进入金砖国家行列的观点,但更多是对吸纳南非进入金砖表示怀疑。比如米施拉(Satyajit Mishra)质疑南非不适合成为金砖的一员,理由包括南非的份额不足(仅占金砖国家GDP总量的2.7%)、经济指标下滑(经济占世界比重下滑、经济指标不健康、分配严重不均),这些使得南非根本不足以成为金砖国家。他进一步批评南非只是中国用于操纵金砖的一个“木偶”,其存在反而会导致金砖内部的不平等和不团结。这与中国方面高度强调南非加入、南南合作的论调完全不同。

南非仍然是块合格的“金砖”

不过对大国国际影响的计算不能光考虑经济实力的强弱与否,即不能光算经济帐,还要算历史帐、综合帐。南非虽然经济实力出现了相对下滑,但其依然具有雄厚的综合实力、丰富的自然资源、发达的教育和科技水平等诸多优势,从而成为以综合实力而言的非洲头等强国。正如2014年12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南非总统祖马会谈时所指出的:“非洲雄狮已经奔跑,南非是领跑的狮子。”

金砖五国,南非作用是什么

南非国旗

从历史上看,南非在种族隔离时期受到国际社会的孤立和制裁,因此曾被人称为“国际贱国”(pariah state)。伴随着1994年废除了种族隔离制度的新南非的诞生,南非开始被人称为“彩虹之国”(rainbow country),以形容其国内多种族和谐共存的景象。从此,摆脱了被国际社会的孤立和制裁的南非,成为国际上被人所尊重和依赖的重要一员,在非洲和国际事务中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南非的驻外机构从1994年的36个增长到2012年的125个,这已经体现了南非在国际舞台上的重要作用。如今的南非,已经和世界上170多个国家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南非国内有150个外国大使馆或领事馆。而如果把包括国际组织、总领事馆等各种外交外事机构都统计在内的话,截止2012年,在南非的外交、外事机构累计达到了315个,其规模之多在全世界仅次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为全球第二。

从国际认可的角度看,目前即使尼日利亚就GDP而言超过了南非,但其还无法在综合实力方面挑战南非的地位。1994年以后,南非外交日益活跃,而非洲大陆作为一个整体自从独立以来就长期存在着以“一个声音”说话的困难,这些导致南非经常被外界挑选出来作为非洲的“代言人”出席各种重要的国际会议,以非洲代表(有时几乎是唯一的代表)加入具有“全球大国俱乐部”性质的重要国际组织或机制。新南非在国际舞台上发挥影响的渠道是多种多样的。有南非智库的学者就认为:南非能够成为其他非洲国家和国际社会联系和沟通的桥梁。

以八国集团(G8)峰会为例,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出南非代表非洲大陆的独特地位。2000-2013年的14次G8会议,在所有受邀参会的非洲国家中,南非和阿尔及利亚被邀次数最多,同为12次;尼日利亚次之,为11次。当然,阿拉伯白人为主体民族的阿尔及利亚不能完全代表非洲(尤其是黑人为主的撒哈拉以南非洲);而尼日利亚在综合实力、政治稳定等方面都不如南非。这是因为虽然几乎和新南非的诞生(1994年)同步,尼日利亚在1993年却陷入了长达5年的阿巴查将军所谓的“掠夺性的统治”。美国学者托因•法洛拉甚至指出:“尼日利亚作为一个贫穷国家跨入新千年之时,它的发展状况甚至比1960年取得独立的时候好不了多少。”因此,连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尼日利亚作家沃勒·索因卡都曾说:“南非是我们的理想。”虽然从21世纪初以来,尼日利亚开始进入政治稳定期和经济高速成长期,但其综合影响和实力依然同南非有一定的距离。所以南非在某种程度上就成为诸多重大国际场合上非洲最为常见和得到较为普遍认可的对外代表。

南非所能发挥的独特作用

在金砖国家集团内部,南非可以发挥诸多相当独特的作用。例如,近年来大部分西方舆论一直充斥着对金砖国家集团的担忧和戒备心理,担心金砖成为挑战乃至颠覆西方主导的现有国际秩序的一股巨大力量。而南非同所有西方国家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和合作关系,它既不像俄罗斯那样同西方有直接的地缘利益冲突,也不像其他金砖国家面临着同西方国家在维持领土统一与完整、民族政策、人权政策等问题上的诸多矛盾与杯葛。

因此,南非近年来实际发挥着金砖国家同西方世界增信释疑的纽带作用。笔者曾与南非外交部一位负责金砖事务的高级官员有过深入交流,他主动提到:南非一直主张金砖国家集团不应是个封闭的集团,而应是开放、透明的。因此,南非在每次参加金砖会议后都主动召开针对西方外交人士的通气会,向他们介绍相关情况以减少误解和疑虑。

此外,南非地理位置特殊、交通基础设施较好,是进入南部非洲地区的重要门户和枢纽。南非的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不仅是南非也是非洲的最重要金融中心,这也是为何新成立的“金砖银行”(新发展银行)的非洲地区总部将落户约翰内斯堡的原因。不无巧合的是,当初南非约翰内斯堡一带作为南非经济中心的兴起就和19世纪末20世纪初那里巨大钻石和黄金资源的发现有关。至今,南非依然是世界重要的钻石和黄金产地。历史上的黄金发现为南非带来了繁荣的过去,现在南非的“金砖”身份无疑将使南非能够对接与利用金砖国家巨大的人口、资源和优势,继续享受“金砖”的发展红利而使其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