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女亲述“全家非法留美”经历

华女亲述“全家非法留美”经历

资料图:2014年11月,支持奥巴马移改令的民众举起“谢谢奥巴马”的标牌。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 15岁的劳拉·洛佩斯第一次来美国的时候才15岁,当时她从家乡危地马拉参加一个学生团,访问加州的奥兰治郡。她到现在还记得第一次去迪士尼玩的情景:如今已经30岁的劳拉说自己吃了快餐塔克钟,在市中心的街上闲逛,红色砂岩法院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感到能量满满,我向四周看了一圈,看到了那个法院,就像是有人说出了自由,我就不想离开美国了。”两年后,劳拉·洛佩兹使用旅游签证再次来到美国,尽管签证过期,她也没有再离开。

比利·李5岁的时候和妈妈从韩国来到了加州,他们的旅行计划包括游览好莱坞和与亲人相聚。“他们告诉我妈妈,说他们有很棒的工作和学校,这是一个包容的国度,因此我们决定冒险,复制他们的经历。”现在已经31岁的李比尔说。

李比利和劳拉·洛佩兹就这样留在了美国。

事实上,李比利和洛佩兹只是数百万移民大军中的一员。大概有数百万的移民持合法签证入美,但在签证过期后却没有离境。国安部官员估计,在美国1100万的非法移民中,大概有高达4成的非法移民采用这种方式留美。

洛杉矶人道主义移民权利联盟的发言人卡布拉说,这些人最后或是找到工作,或者是找到了人生伴侣,或者有些人并不想错过机会,于是任由自己的签证过期。“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卡布拉说。

卡布拉还透露, 目前并未有任何系统能追踪记录这些人在美国境内做什么,也没有程序让执法人员追踪这些人留美是否超过合法逗留时间。

上周,两名来自越南的均不满18岁的女孩占据了很多媒体的版面,两人分别只有12岁和17岁,在洛杉矶国际机场脱离了旅行团,最后警方发现两人居住在家人的朋友家,在警方联系其父母时,两人的父母却说他们对这个计划早已知晓。警方表示,并不会有人因这起事件被起诉,两个女孩持有的旅游签证也还在有效阶段,因此可以在美国逗留数周。

卡布拉说,美国仍然是很多人希望的灯塔,他们并不认为他们的梦想一定会成真,但是却知道自己不会被遭到虐待,也不会被破坏或者非常贫穷,他们更多的将美国与“可能性”联系在一起。这些人因此继续追寻自己的梦想,也承担这个决定带来的负面效应,诸如与亲人分离,在陌生的国度感到“敌意”等。

1995年,戴安娜·王和母亲携带旅游签证来到了加州南部,那时候戴安娜才6岁,她的妈妈决定就此留在美国,戴安娜和哥哥因此可以有更好的教育。

这家人一直居住在墨西哥的爱默西略市,戴安娜的父母从中国广州搬来后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一周无休。戴安娜说,自己的父母从来没有过任何财产,父亲是厨房帮工,母亲是家庭工人,只能寄希望于孩子,希望他们能有所出息。

戴安娜一家目前居住在蒙特利公园市,仍然没有合法居留身份。“我们必须战斗。”戴安娜说。目前戴安娜·王在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念人类学专业。“他们不喜欢移民,我们要和这些人战斗。”

在脸书上,两个越南女孩的逃亡也引起了一场网络上的风波,人们在质问当局,如何找到这两个“逃犯”。

一个名叫扎巴里的以色列女孩2岁时候和父母通过旅游签证和父母来到新泽西,曾饱受恐怖主义和炸弹威胁的她来到了被母亲称作“美国平静”的美利坚。现在,已经27岁的扎巴里住在圣费尔南多谷,在一家保险公司做协调员。

扎巴里的父母离异,她的父亲随后回到以色列。由于没有合法身份,扎巴里并不敢冒着危险回去探望父亲。“我很想念他,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完整的普通生活,能够自由的旅行,尽管美国就在我的心中,我依然觉得和这个国家‘失联’”。扎巴里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95年在广州的,能够办到旅行签证自然身家不小工作不差,然后要滞留美国,十几年来一周无休,每天工作12小时,老公在厨房帮工,老婆当佣人的,还一直没什么财产——这是不是傻?

这种的在广州奋斗十几年极大的可能早就过上中产的生活了,夫妻双方都能有个体面工作,现在说不定老婆已经辞职变了包租婆成天在楼下打麻将,闲了煲个汤,晚上给刚从小三那里回来的老公喝一口;老公一边喝老婆煲的汤一边想小三非吵着帮她买个城市SUV;临睡觉两人再念叨一下花钱送女儿到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读书,女儿突击的英语不知道上课跟不跟得上。这日子至少比在美国刷盘子好吧?

与我无关,谁愿意去谁去,哪也不如这片土地好,哪也不如家好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