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希特勒的战争谋略》:极简第三帝国战争史。国内首部从战略层面探讨希特勒战争野心的专著。二战史资深学者解读希特勒称霸全球的大战略构想,可视为战略学的经典案例,以此作为反面教材,极适合职场精英阅读的有关大战略的图书。

1937年11月5日下午,德国军事部长兼武装部队总司令冯·勃洛姆堡元帅、陆军总司令冯·弗立契上将、海军总司令雷德尔海军上将、空军总司令戈林上将以及外交部长冯·牛赖特男爵等5人,应元首之召来到座落于柏林威廉街的帝国总理府。这是纳粹德国立国以来,希特勒召开的首次最高层极密军事会议,也是他以德国元首身份第一次全面披露其发动侵略战争的战略构想。会议从下午4点15分开始,一直到晚上8点30分才结束,绝大部分时间是希特勒发言。元首的军事副官霍斯巴赫上校担任记录,并在会后整理成一份绝密的备忘录(原记录稿销毁)。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盟军查获此文件,经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确认,作为纳粹德国发动侵略战争的重要罪证(称为《霍斯巴赫备忘录》)。根据这一秘密文件,我们得以揭示此次绝密会议的内容。

这次会议一开始希特勒就声明:“今天谈的问题极为重要,不考虑在内阁这样大的范围里进行讨论”。希特勒强调,“他要讲的话系经过深思熟虑和他执政4年半经验的结果”,要求“把这次谈话当作他万一离开人世时留下的一份遗嘱”。他说,纳粹德国政策的目的,就是要为拥有8500万人的德意志种族,谋求其安全、生存和繁衍所必需的空间。他断言,现在的空间划分状况,“对维持目前水准的德意志民族构成极大威胁”,而且德意志民族“比其他民族更有权要求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因此德国的未来最终取决于解决空间之需”。希特勒否定通过自给自足的途径,或更多地参与世界经济的方法,去解决德国的问题,重申“只能在欧洲去寻找必需的空间……而不是到海外去寻求”。他告诫三军首脑们,“任何空间的扩张只能在打破抵抗和承担风险的情况下进行……过去和如今都不存在无主的空间”,“对德国来说,问题是在什么地方投入最少的力量而获得最大的利益”。希特勒开头所讲的这些内容,基本上都是他在《我的奋斗》和《第二本书》中谈到的,所不同的是他现在以德国元首的身份,把它们作为德国的根本政策加以说明。

接着,希特勒分析了德国在欧洲夺取“生存空间”时将会首先遇到的敌人。他说:“德国的政策必须把两个仇敌——英国和法国考虑在内,因为它们把屹立在欧洲中部的强大德国巨人视为眼中钉。英国……并不打算从其占有的殖民地中让给我们一部分……要英国认真地讨论把殖民地归还我们,只有在它陷入窘境,德意志帝国业已强大和装备好了的时候方可考虑。”在这里,希特勒经过上台执政4年多同英国人的较量之后,改变了他在《我的奋斗》中对英国人的看法。以前在他看来,属于优秀的北欧人种之一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是不大可能会失败的。现在,希特勒则认为大英帝国并非是不可动摇的。英国不仅在被它占领的国家中遇到反抗(他举出了印度和爱尔兰为例),而且在竞争者中间遇到更大的反抗。“英国在东亚的地位受到日本的削弱”,“在地中海与意大利发生矛盾”,靠其本土的4500万人口“已经不能在实力政策上长久地维持这个世界帝国”。至于法国,希特勒认为,虽然它在地理位置和领土状况上比英国好,“然而法国在内政方面麻烦不少”。他指的是这儿年法国政局动荡,右翼势力同“人民阵线”左翼力量之间进行着激烈斗争。总之,据希特勒看来,德国在欧洲夺取“生存空间”时,“不妨仍把英国、法国、俄国以及毗邻的小国作为实力因素予以考虑”。

希特勒向他的将军们强调:“解决德国问题只有武力一个办法,而这从来没有不冒风险。……如果把在担风险的情况下决定使用武力作为下列表述的前提,那么还存在着必须回答‘在什么时间’和‘如何行动’的问题。”希特勒详细地说明了他关于在什么时间和如何以武力对外扩张的战略构想。

在什么时间动手呢?

情况一:1943年至1945年期间。

希特勒判断,在一般的情况下,这是纳粹德国最迟动手夺取“生存空间”的时间。“在这个时间以后,只会发生对我们不利的变化”。首先,从德国的情况来看,“陆、海、空三军的装备和军官团的培训接近完成。物资装备和武器已经现代化。长期坐等就会出现陈旧过时的危险,尤其是‘特殊武器’不能永远保密。”其次,从德国的外部情况来看,倘若直到1943年至1945年仍不采取行动,“与周围各国到那时为止所进行的军备情况比较,我们在实力方面的相对优势将有所削弱”。因为,“世界各国都预期我们会出击,每年都在强化对付我们的措施……加强其防御”。最后,随着时间的推移,“纳粹运动及其领袖又在趋于老化和衰弱”,而且德国“又面临着生活水平下降和生育率受限制的前景,除了行动以外别无其他选择”。因此,结论是“只要元首还在人世,他的不可变更的决心是,至迟在1943年至1945年解决德国的空间问题”。

那么是否有可能提前行动呢?希特勒接着分析了提前行动的两种可能性。

“情况二:如果法国的社会紧张局势发展成为内政危机,牵制住法国军队不能对德国进行战争的话,对捷克采取行动的时机就来到了。”当时,希特勒主要寄望于法国因右翼同左翼势力之间的斗争,会引起内乱而陷于瘫痪。1936年5—6月法国“人民阵线”在议会选举中获胜并上台执政,但在右翼势力的进攻下,“人民阵线”内部发生分裂,加上此时又发生新的经济危机,法国政局十分动荡,短短16个月的时间就换了4届政府。

“情况三:如果法国被牵制在一场同另一个国家的战争中,以至它无法采取行动对付德国。”当时,德国与意大利正在联合进行武装干涉西班牙的战争(希特勒估计这场战争还要打3年),由于意大利积极投入武装干涉西班牙,在地中海同英、法形成紧张局势。希特勒最大的希望就是由此而“导致法国和英国向意大利开战”。他详细分析了可能出现的这种情况,断定倘若德国利用这个时机动手夺取捷克和奥地利,“可以有把握地估计,正与意大利交战的英国不会下决心进攻德国;估计没有英国的支持,法国也不会对德国采取军事行动”。

虽然希特勒所分析的“情况二”和“情况三”后来都没有出现,但西方国家推行绥靖政策,却帮助纳粹德国兵不血刃地夺取奥地利和捷克(下面两节我们将详细叙述),造成了一个有利于希特勒发动侵略战争的战略态势。事实上,后来希特勒比他此时所设想的动手时间(1943—1945年),提前了4年至6年,于1939年发动了战争。

那么“如何行动”呢?

希特勒向他的将军们强调:“任何情况下,我们的第一个目标是推翻捷克,与此同时推翻奥地利,以便在可能向西方发动进攻的时候消除侧翼的威胁。”

希特勒的战略方针非常明确。可是英国首相张伯伦的目光短浅,在1938年时竟然以为用牺牲奥地利和捷克的方法,就能安抚纳粹德国,为他们换来“一代人的和平”。倒是希特勒对英、法政府的估计更加准确。《霍斯巴赫备忘录》这样记载着:“元首本人认为,英国极可能、法国预计也非常可能,已经悄悄地把捷克一笔勾销了,而且情愿让德国有朝一日去解决这个问题。英帝国面临重重困难,且又顾虑再次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欧洲战争,这是英国不会参与对德战争的决定因素。英国的态度对法国绝不会毫无影响。法国没有英国的支持不大可能发动进攻,倘若进攻也会被我们的西线工事遏止住。得不到英国的援助,法国不会通过比利时与荷兰进军。即使是我们与法国发生冲突的时候,也无需担心这场进军,因为在任何情况下它都会引起英国的敌视情绪。”果然,英、法1938年在慕尼黑出卖捷克,法国人在1939年德波战争时按兵不动地呆在马奇诺防线,而英法联军1940年也没有在德军西击之前进入比利时与荷兰。人们不得不佩服希特勒在1937年11月的秘密会议中,对英、法两国未来战略行动的准确估计。

希特勒还强调了发动战争时“必须采取闪电般的速度”。他说:“波兰的惊骇程度以及我们行动的快速程度,对波兰采取何种态度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波兰……是不那么情愿与战无不胜的德国打仗的。”

那么苏联呢?希特勒在这次秘密会议中很少谈到苏联,因为还有很多未知的变数,不过也透露了他的一些心思。他说:“我们必须以快速的作战行动对付俄国的军事干涉。至于这种干涉压根儿是否可能,鉴于日本的态度(当时日本正在酝酿北进,苏日关系紧张),看来大成问题。”

在这个秘密会议上聆听元首讲话的5人中,除了戈林以外,都对将要采取的扩张行动感到不安。他们倒并非是为希特勒那种赤裸裸的侵略性主张不安,而是认为德国还没有为一场大战准备就绪,担心现在就采取如此冒险的扩张行动会招致灾祸性的后果。勃洛姆堡和弗立契认为,德国现在还不能与英、法为敌。他们估计,法军即使是在同意大利打仗,在德国西部边境上仍然能保持强大的优势,而且还必须考虑到法国通过动员将会扩大这种优势。这两位将领还认为,德国西线防御工事目前的水平,对于抵御法军的进攻是没有多大作用的,相反捷克的坚固防御工事却会给德军的进攻造成极大的困难。外交部长牛赖特也对希特勒关于外交形势的估计,表示了某种怀疑。这3人都因为对元首的战争谋略表示异议,很快就丢掉了官职。

1938年1月下旬,纳粹秘密警察(盖世太保)搜集了勃洛姆堡的新婚妻子曾当“妓女”的材料,又炮制了弗立契有同性恋的假案,希特勒借此迫使两人以“健康不佳”的名义辞职,同时整肃了一批对纳粹主义“不够热心”的高级将领(16名高级将领免职、44名调职)。2月4日晚,柏林电台向德国和全世界,广播了希特勒所签发的《关于德国武装部队统辖权的命令》。希特勒宣布:“从现在开始,我亲自接掌整个武装部队的统率权”。本来希特勒作为国家元首,名义上就是德国武装部队最高统帅,但现在他直接接掌了勃洛姆堡作为军事部长兼武装部队总司令的指挥权。他取消军事部,设立一个后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为全世界所熟悉的机构——德国武装部队最高统帅部(德文为OberkommandoderWehrmacht,简写OKW),委任唯命是从的凯特尔将军担任一个名称很响亮的新职——“武装部队最高统帅部长官”(实际上是希特勒的参谋长)。弗立契的陆军总司令一职,则由恭顺服从的冯·勃劳希契将军接任。同时对内阁也进行了整肃,外交部长牛赖特的职位由纳粹党徒里宾特洛甫接任,经济部长和驻意大利、日本、奥地利的大使,也都换成了纳粹党徒。第二天,即2月5日,纳粹党的机关报《人民观察家报》,刊登了一条触目惊心的大标题:“一切权力高度集中于元首手中!”从此以后,在第三帝国再也没有人对希特勒的战争谋略表示任何异议了。

本文摘自:《希特勒的战争谋略》,当代中国出版社 ,2015年6月版,作者:李钜廉,原题:《霍斯巴赫备忘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