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是世界上拥有女飞行员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截至空军累计 中国女飞行员(16张) 招收了9批共545名女飞行学员,毕业328名。现有52名女飞行员在飞,从事运输机、战斗机等的驾驶和领航工作。 在新中国已培养的300余名女飞行员中,先后有5人出席党的全国代表大会、6人当选全国人大代表、4人出席全军英模会和全军妇女“双先”表彰大会,有的还荣获“空军功勋飞行员金质荣誉奖章”;她们中有近400人次先后荣立一等功或二等功,不少人走上团、师职领导岗位或军职领导岗位,有53%的人成为特级或一级飞行员,大部分成为飞行指挥员和飞行教员

科学帮教走出“黑视”阴影想穿上这身漂亮的女飞行员服装绝非易事。作为中国空军转型建设的重要成果,这16名歼击机女飞行员是从35万多名应届高中生中层层选拨出来,在近4年的时间里,相继经过基础教育训练,初教机训练和高教机训练,才成就了今天万众牵挂的“天之娇女”。作为战术空军的重要机种,歼击机的飞行速度非常快,最大载荷在6~9个G之间,在这样接近极限的过载状态中操控战机,是女飞行员们必须迈过的难关。张潇在16名女飞行员中身体素质较好,对过载的耐受力一直较强,却也曾在这个问题上遭遇过巨大挑战。在做一个飞行特技动作时,张潇遭遇了“黑视”现象。“我那时非常紧张,就是不停地想,我怎么会出现黑视呢,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啊。”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张潇蹙了蹙眉,“后来几次都出现,我变得更加紧张,心想马上就要毕业了,怎么在这个时候出现这种状况呢。”教员得知此事后,告诉她这是一种正常现象。“可以说,几乎每一个特技动作飞行员,在其飞行生涯中都会经历过这样的现象,黑视是一种正常的生理反应。我没想到她(张潇)对这个如此在意。”在一旁的女飞行员队队长刘晓芳这样说。在教员的帮助下,张潇找到了原因:夏天训练量特别大,天气炎热食欲不振,体力透支导致“黑视”出现。“那时教员就对我说,每天早早睡觉,每顿饭只要不吐就拼命吃。到后来,体力上已经恢复了,可是我还是一直不敢做垂直的特技动作。”一直到考试之前的最后一次训练,“我想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机会尝试,于是鼓足勇气,做了一个斤斗,没有出现黑视,于是我想再尝试一下难度最大的半斤斗翻转。”半斤斗翻转在飞行特技动作中载荷最大,“在做这个动作之前,我在空域里转了20分钟。那时座舱里特别安静,教员一句话也没说,我知道他在等待着我自己闯过这一关。”最后她成功地走出阴影,拿到了优秀的考核成绩。

阅兵将至,压力很大,办法很多从成为一名歼击机女飞行员开始,这些女孩就成为媒体聚焦的对象。尤其是在受领新中国60周年国庆阅兵任务后,巨大的训练压力和舆论关注力度,成为女飞行员们每天都必须面对的问题。 “在我们16个人里,随便拉出一个,可能都比我们的同龄人要更加显得沉稳。”面对记者的提问,张潇不紧不慢地给出这样的描述。的确,这位86年生的女孩看上去有始终有一种不慌不忙的气度,仿佛早已习惯了记者们的围追堵截和镁光灯的狂轰滥炸。“自己一个人在生活中出点小错,应该是无伤大雅的。可是面对你们的镜头,我知道全国的观众的都会看见,这个时候,我代表的就是中国空军的形象,而在准备阅兵训练中,我们更是时刻就记着,我们将要在天安门上飞过,我们是中国军队甚至整个国家的形象,根本不能有任何差错。”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