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德国《世界报》网站5月5日发表题为《强暴、搜刮战利品——美国大兵的战争罪行》的文章,作者为斯文·费利克斯·克勒霍夫,全文编译如下:

1945年美国士兵的残忍暴力过去曾鲜为人知,但德国电视二台的纪录片揭露了黑暗的秘密。

史学家米丽娅姆·格布哈特最近提出了一个观点,她认为美国士兵在1944至1945年间至少对19万名德国妇女施暴。但这一推论尚无有说服力的基础——但真相同样有可能是这一数字的一半或者2倍。人们不知道确切数字,而且将来也无法确定。哈尔芬格和伦茨将重点放在这一主题是有道理的,他们的判断谨慎而合理。

事实上,至少西方盟军士兵实施的强暴迄今在很大程度上是个禁忌。德国电视二台的短片能让广发公众了解此事,这是值得称赞的。因为澄清总好过沉默——这既适用于“搜刮耳朵”同样

一名伞兵的手套血红。这引起了另一位同伴的注意,他询问此事。这时,伞兵将手伸进裤袋,掏出了一串耳朵。这名士兵惊恐地回忆:“他整晚都在‘搜刮耳朵’并将它们串在旧鞋带上。”

人们原本只能从西部牛仔电影中(当时是头皮,而不是耳朵)了解到的血腥场面,在1944年初夏的诺曼底再次上演:美国士兵为取得人体战利品而侮辱死去敌人的尸体。至少一定比例的美国大兵这么做——但大多数人会对腰带扣、匕首或勋章等物品感到满意。但是没人知道,有多少德军士兵单单因为这件事而不得不死去。

在欧洲二战结束70周年纪念周,德国电视二台于黄金时间放映了关于“解放者罪行”的纪录片。本片不是描绘苏联士兵在向西行军过程中犯下的罪行,其大量实施的强暴、掠夺和对战犯的屠杀已经有过记录。对于导演安妮特·哈尔芬格和米夏埃尔·伦茨来说,重要的不是这个,他们要寻找“美军在二战中的黑暗秘密”。

因为,即便自然如真正或所谓的和平主义者乐于宣称的那样,并非所有士兵都是凶手,但战争确实让其中一小部分人变成凶手。暴力失控的结果导致很大一批战士不只在战斗中大开杀戒,而且也在战斗结束后进行杀戮。这类暴力未被记录,哈尔芬格和伦茨因此着手做这件棘手的事情。

倒不是因为迄今完全无人知晓美军士兵(和法国士兵以及——明显规模更小的——英国士兵一样)也在二战中犯下战争罪行。自上世纪80年代起,他们的罪行就在专业文献中一再被强调。在过去几年,类似军事史学家彼得·利布的《霸王行动》等作品让广大读者对此有所了解。

德国电视二台的这部纪录片十分大胆,因为它不得不在时长44分钟的短片中避免事无巨细并说明西方盟军士兵所犯战争罪行的背景。为此,哈尔芬格和伦茨只能使用寥寥数语。表达的准确性因此变得更加重要。

德国电视二台的2位导演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尽管存在可忽略不计的小局限。他们清楚地说明了某些美国士兵无可争议的荒淫行为,与国防军和党卫军受上级指使所实施的往往被荒淫行为加剧的暴行之间的差别在哪里。

《解放者的罪行》事实上成功地做到了在不淡化一点的情况下描述另一点。这值得称赞,因为理论上看上去简单的,往往被证明在实践中是难以克服的。

给美国和加拿大士兵下达的各种被记录在案的命令(不要俘虏妨碍己方进军的敌人)当然违反1944年时的战争法。因为投降的士兵原本享有和平民一样的待遇。但战争的实践却是宁可多杀一人也不要漏过一个。

明显更困难的问题在于,空袭德国城市是否也算战争罪行?在伦敦担任教授并将拥有德国波茨坦大学唯一特殊军事史教席的森克·奈策尔是除彼得·利布外德国电视二台纪录片的另一名专家。他有不同的判断。因为二战时还没有禁止攻击敌国后方和民用目标的有效国际战争法原则。

乍一听或许会感到惊讶,但细细一想,对城市的空袭最终保护了百姓性命的断言是准确的:如果空军不是被迫参与了与经济实力远远占优的美国的“高技术战争”,军事工厂肯定能制造多得多的坦克和大炮。这么看,轰炸缩短了战争——但这个代价合理吗?

毫无疑问,针对敌人的报复行动和针对妇女的任何性暴力都是犯罪。犯下这些罪行的绝不是灵魂扭曲者,这一认识是重要且让人印象深刻的。当然也有心理病态的案例,但他们只在战犯总数中占少数。相反,绝大多数凶手在正常生活中绝不会想对周围人施加这样的暴力。这一点让人愈发感到不安。

实际上,当时未对这些事情进行调查。尽管美国军事法院调查了解到一些荒淫行为,但调查程序通常被撤销。原因很简单:没人想主动给自己找麻烦。

此外还有团队精神和可以理解的对抹黑同伴的踟蹰不前等因素。甚至在像强奸这样明显的犯罪行为面前都是如此。美国军方的官方文件仅记录了几百宗案例,但实际上肯定数量要多得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