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警察警械使用的必要合理性以及法律支持

近段时间,对于警察对枪支的使用问题有很多议论。尤其是在多起暴恐事件之后,持枪的警察似乎出现在了每个人的身边。只有尽快出台可操作性更强一点的使用枪支规则,才能更好地发挥警察的作用,更好地打击违法犯罪行为。保护公民的生命健康与财产安全。

警察是武装性质的国家治安行政力量和刑事司法力量,一个国家要存在并实现其职能必须要借助警察的作用。警察担负着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与各种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的任务。这就使得警察总是处于矛盾的前沿,总是会碰到各种各样的未知与危险。这时法律授予了人民警察可以使用警械和武器的权力。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中有规定:“人民警察制止违法犯罪行为,可以采取强制手段,根据需要,可以依照本条例的规定使用警械。使用警械不能制止,或者不使用武器制止,可能发生严重危害后果的,可以依照本条例的规定使用武器。”在《人民警察法》第10条规定:“遇有拒捕,暴乱,越狱,抢夺枪支或者其他暴力行为的紧急情况,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可以使用武器。”

但在中国,每天都有警察流血牺牲,警察这个职业肩上的担子实在是重。既要服务人民百姓,又要打击违法犯罪。有多少警察纠结于是否应该开枪而延误时机,甚至是牺牲。警察在一线执法时,因为中国警察的警力不足是一个现实的问题,所以,不能指望着接到出警就有一大批的警察赶到,对现场进行控制。一般来讲,出警的也就是那么两名警察,在有些地区,一名警察带领一名协警出警也很常见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违法嫌疑人的人数超过出警警力人数,或者是嫌疑人极端残暴,那么,流血牺牲的就是出警的警察了。这时候,警察手中的枪就成了一根救命稻草,在使用警械都无法控制局面,而且局面有可能进一步演化升级的情况下,只能鸣枪示警。然而,有很多人不怕警察的鸣枪示警,或者说,根本认定你警察就不敢开枪,嫌疑人对你的鸣枪示警宣布无效,继续对警察或他人实施不法侵害。这就尴尬了?警察该怎么办?

在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嫌疑人对警察的生命安全造成伤害、没把警察的枪抢到手的情况下,一般的暴力行为,你警察即使手中拿着枪,敢开枪吗?即使当事警察认为该嫌疑人的暴力行为,比如说撕扯,身体的暴力接触等,足够让嫌疑人进一步抢走枪支,从而引发更严重的暴力,那也不行,为什么?因为中国现有的法律没给你警察这种现场的绝对支配权和控制权,就是没给你这种权力,所以你警察不敢开枪。

有些人会说警察可以使用警械呀,为什么一定要使用枪支。警械的使用无法及时有效的对犯罪嫌疑人起到控制和制服的作用,不要说警察无能,警察也是人,而不是神。在现有的中国执法环境下,警察可以毫无顾忌的出手,而不考虑后果的恐怕没几个,而那几个很有可能也被处理了。

同样是开枪射击,击伤在广州站砍人的那名特警获得了褒奖,而击毙开车堵政府大门男子的云南警察则被遭受批评与质疑。在昆民事件中击倒五名持刀杀来的暴恐分子的特警在接受采访时竟然说:“把这伙人击毙以后,我还在考虑自己这枪是不是开对了,,但是看到从火车站方向,一条条尸体抬出来的时候,我自己心里面稍微有一点安慰。” 2007年1月22日凌晨,一名民警在追一名犯罪嫌疑人时,经过鸣枪警告无果后,果断开枪击中该名嫌疑人并导致其死亡。事后,警方给予家属7万元民事赔偿。但家属仍将官渡公安分局告上法庭,索赔42万余元。据原告代理律师透露,原告最终打赢了官司。这个事件让本来就对开枪有疑虑的中国警察更加不敢使用枪支了。

中国警察正面临着“不敢开枪”和“枪支滥用”的两难境地。由于对枪支管理和事后追惩制度,在法律规定的可以使用警械的条件下,你用了,损伤了相对人的身体,局长一定会喊你赔!比如法律规定的可以使用武器的条件下,你朝天鸣枪警告,在高楼密布的城区,子弹飞出去刚好击中17楼的玻璃,幸好没有人员伤害,自己吓出一身冷汗,这个怎么办?还是你赔!一个人下班回家的路上,一群学生和混混一起打另一群学生和混混,你管不管,你管了,受伤了,是没有人给你精神鼓励和住院补助的!你打伤了的那个混混,是个辍学青年,怎么办?媒体马上给你报到出来:“警察下班回家无故打伤未成年人!”

在第一线的民警们普遍不愿意携带枪支,某地一民警在公交车内遇到持刀抢劫的犯罪分子,不是真确地使用枪支,另人笑话的是他竟然将枪支从窗户上丢了出去。事后他说是怕歹徒抢夺他的枪支而造成麻烦。在他们眼里对于枪支的使用,最好的方式就是不用。而比不用更好的方式就是不携带。在所里,领导会说每个民警必须携带枪支,而且遇到紧急的突发状况时要敢于开枪,可万一出事了,领导也许会说让你敢于开枪,没让你乱开枪。所以当务之急是出台具体的,更具有操作性的枪支使用规范。用婚姻法的条例来举个例子:“婚姻法规定男22岁,女20岁可以结婚”如果把它规定成“当男女生理成熟后就可以结婚”那就乱了套了。除了出台具体的,更具有操作性的枪支使用规范,加强民警对枪支使用规则的教育也是非常需要的。

中国警察用枪陷入两难的境地,其根本原因是对警察用枪的法制化规划还不够成熟。警察的临机判断能力不强可以说是当前中国民警用枪方面最大的问题。而在开枪之后缺乏事后评估,就导致了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对于这类民警开枪的情况,中国大陆要么是表彰,要么是处理。而香港则更注重事后的教育培训,把每一次开枪都当成是一个学习的机会。而美国警察必备的素质是:随时准备依法开枪。

所以在基层实践中,要在法律层面上对警察的出警行为的权力和义务在法律层面上作出更加详细的规定,让警察的处警和控制上有法可依,有强硬的法律支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没法律与上层足够支持的情况下,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别带枪执勤,见势不好得战术性退避,别让领导头痛也别当领导的政绩(挂了)。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