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在派出所呆了八年。没当警察之前,也听过一些对警察的议论,而且深信不疑。有人说,进了派出所,“不服气就揍你”或者“铐你几个小时”。从2007年当警察,我的所见所闻证实,道听途说是多么可笑。别说对普通群众,就是对犯罪嫌疑人,打骂虐待之说,根本就是没有的事。远日无冤,近日无仇,满屋子都是监控,又不是为自家事,警察犯得着冒天下之大不韪。试想,如果警察那么野,现在一些人进了派出所,敢这么嚣张。

再说王文军案,为什么全国警察对王文军被抓反响这么强烈,为什么对王文军的局长那么厌恶?因为这件事并非个例,一线警察快被蹂躏疯了。一些当事人,对警察侮辱谩骂,诽谤中伤,更有甚者群起攻之,暴力袭击也呈上升趋势。没一个人替警察作主的。

经常和警察打交道的都是什么人?形形色色,好人不多。来说周秀云这些人,通常情况下人们认为,这些背井离乡的人,很本分,受点委屈都会忍气吞声。然而我们派出所遇到的,这些人一旦在城市混熟了,比城市本地人都猛,打架往死里打,还讲不通道理。为什么?法律素质本身就低,又易受舆论环境的影响,浑起来更是没有底线。孩子和人打架,不去压制批评,还亲自披挂上阵,非要争个你高我低。警察来了,还公然和警察对抗,截警车,抱大腿,掐蛋子,无理取闹,对法律一点畏惧心都没有。

警察的传唤是一种法律行为,它不属于处罚。一般情况下是口头宣布进行传唤,如果不听,可以依法强制传唤。什么叫强制?王文军踩头发就是一种强制。动作确实不雅,但归根结底,作为一种制伏手段,未超出法律允许。既然武力制伏,那就不好控制深浅,古有“武不善作”之说,动武过程谁也文明不了,谁也免不了在这过程中出现意外。王文军也没想把周扭死,但事与愿违,制伏过程中周意外死亡了,有什么办法。再说徐纯合,喝了酒的懵子,放在以前,人们普遍敬畏法律,也没有“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伪命题束缚,警察不惯毛病,喝得再多,也得三思而行。谁曾想,被舆论宠坏了的徐纯合,竟口出狂言:“谁管得了我”。在火车站竟和警察对掐,还敢对警察进行追击,成了与法律平起平坐的超级公民,最后被击毙,死得很可悲。实际周秀云和徐纯合的死,都是对法律的误判造成的。也可以说,是公安“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句伪命题害的。到现在也不知这个命题是哪个脑残提出来的,这个家伙也不站出来。你看这句话,多能给群众仗胆,多么深入人心,群众起哄弄警察的时候,几乎都异口同声地喊:“警察打人了!”他们认为,只要喊出这句话,警察马上麻爪。

此怪现象由来已久,有愈演愈烈之势,欲改变现状,宣传和打击必须两步走,绝不能任其发展,绝不能向任何势力低头。如果任其发展,那被害的就不只是一两个周秀云、徐纯合。中国不能乱,做一个有良知的公民,作为一个对历史还有点了解的人,我知道,发展稳定是多么重要。现在尽管我们出门时表面上一片祥和,其实思想领域却暗流涌动,有些人已经蠢蠢欲动,急不可耐。受他们的鼓噪,本来对政治一窍不通的一些人也跟着瞎起哄,而且胆子越来越大,发言越来越露骨。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