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6月17日,白岩松先生回到中国传媒大学,当一名新闻系的同学向白岩松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新闻1+1》有关肃宁枪击案那期播出之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尤其在警察圈内。有人质疑,白岩松在做这期节目的时候,为什么要称“五十多岁的老汉”?既然已造成四死五伤,为什么不称他为犯罪嫌疑人?白岩松在已知的事实里,当时的想法是怎么样的?以及,在这场舆论的风波之后,对这件事的看法是否改变?”

白岩松先生对此作出回应,他称“在制作新闻的时候,枪击案刚发生几小时,直播在当天,我上节目都是采用非常中性的说法。”白岩松还提及了“新闻的准则”,并表示,做新闻不是做《感动中国》,“我坚守新闻准则就变成警察对立面?”

可是,从白岩松先生的回答里,大家根本就听不出来白岩松先生的“中性”,白岩松先生根本就不“中性”,更不“非常中性”。

什么是“中性”?“新闻的准则”又是什么?中性是指“处于两种相对性质之间的性质”,可是,新闻的宗旨首先应该是遵守法律、弘扬正义,客观报道一个事件是做一个新闻所必须的,没有倾向性虽然是必须的,但是一些显而易见的措辞,只要是依照一般的法律规则、社会常识规则确定即可,没有听说过做新闻做到必须中性到连说到犯罪嫌疑人都必须称其为拿起了枪的老汉的地步的,难道称其为犯罪嫌疑人,就影响了中性的原则?白先生难道不知道,“犯罪嫌疑人”就是个法律的中性词?按照白岩松先生的说法,那么犯罪嫌疑人这个名称都该撤销,所以,过分的强调所谓的中性,说明了白岩松先生的无知与浅薄,说明了白岩松先生是个典型的法盲。做一个涉法节目,为什么不引进一些法律称呼与规则?难道使用了犯罪嫌疑人这个名词,就没有遵守新闻中性的原则?

同理,白岩松先生在此新闻里对于牺牲的烈士们的“死亡”一词,同样的也缺乏社会常识,牺牲的含义,顾名思义,就是为了称呼为了人民的利益而献出自己生命的人,按照此定义,难道这些肃宁警察,就不是为了人民利益而献出自己的生命的?难道白岩松先生就如此缺乏这个社会常识?说警察们是牺牲难道就这么难?

而“死亡”这个词,是一个中性偏冷的中性词,这个词白岩松用的是“准确”的,难道就不能够略带点社会常识的使用一下牺牲这个词?白岩松在辩解说,这是一个新闻节目,所必须非常的中性,但是,谁不知道,《新闻1+1节目》的宗旨,基本上是个针砭时事,弘扬社会正气的节目?什么时候变成纯粹的新闻节目了?若此,何不取消此节目,干脆“新闻联播”岂不是省事?

白岩松先生,请不要强调什么只是做新闻,不要强调不是做《感动中国》,也请你不要认为警察们只是 “透过这次许多警察的反弹,或者说对我说话的不满意。我其实首先看到的是,战友牺牲之后,他的这种悲愤的情绪,还有长期以来的委屈、压力和内心的不平”。警察们不是冷血动物,都是有情感的,为什么有你的铁杆网友“长期”看了你的这么节目,都能看,而偏偏看了你的这期节目,马上宣布要与你“决裂”?就是一条,因为你在这一期里,表现出来太多的“冷血”。

也请不要用“警方官方微博,它也是采用一个非常中性的说法。”说事,我所看到的肃宁警方的微博里,强调的是“肃宁县公安局政委薛永清、辅警袁帅被犯罪嫌疑人枪击致伤,经抢救无效牺牲。警方将犯罪嫌疑人刘双瑞”什么时候有过中性的说法?不知道你的警方微博是哪里的?

犯罪嫌疑人是否是精神病人,这无关定性,因为说精神病人是犯罪嫌疑人在法理上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无需说“为什么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拿起了枪”,白岩松先生这样一说,反而把本来的中性推到了中性偏右的地步,隐含了这个五十多岁的老汉,是因为有“隐情”,才拿起了枪,这难道体现了新闻的中性原则?是不是说,有“隐情”,就可以去犯罪?这个说法,对于法律负责吗?做新闻的最大原则难道不是忠于法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