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有对比会比较有发现,远的不说,说新加坡,新加坡也是华人社会,但那里的警察和中国警察就没得比,警察干什么都没人提个不字,因为新加坡警察非常正规化、精细化、社会化、国际化、权威化,不拿地方财政一分钱钱(事实上也没有所谓“地方财政”)。中国警察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权威化、正规化、精细化,也没有社会化,而是地方化,国际化就不要讲了,英文仅仅是YES OR NO。拿着地方财政的钱,甚至是社区一级财政的钱做经费或补贴,做事的时候敢说没有一点偏颇?在执法行为上遇见社区内外的不同纠纷能不走样?

警察渎职的案件非常多,近几年是高发期,也是因中央政府整治力度加强的作用,再加上人民法治意识觉醒。

有一个案例,一个村集体直接领导的所有制企业与工人发生纠纷,工人是外来人口,从事实、证据、法律上,村集体企业都是过错的一方,引发了工人集体在企业大门前罢工抗议,过程还是挺和平的,没有发生任何暴力,但随后社区民警来了,下令清场,15分钟内不离开的马上逮捕。

这时候按法律的要求,警察应该保持中立,顶多是划线警戒,但实际上社区警务室的运作经费很大一部分就是来自村集体,这使得村集体居然能够指挥得动警察了,而且超越法律规定。

最后结果逮捕了七、八个人,为首的几个还被处罚行政拘留十五天,罚款2000,被处罚的工人不服,行政复议再到行政诉讼,公安机关毫无疑问的败诉,再来就是处理当事民警渎职。

然而当事民警还是理直气壮的,说自己是接受上级命令才作出的处理,并且提供了当时自己并不同意这样处理的录音证据,确是执行上级指示造成的结果,当事民警无责。

其直接领导马上被停职审查,现正关在看守所里闹情绪,大骂当事民警是王八蛋,不知道要骂给谁听。

这里点出了一个行政单位财政的依赖性,有人说是纳税人养活警察,不准确,村集体的企业法人代表是村委会任命,纳税主体实际上是村集体,他们纳税还更多了。

而且还能负责社区警务室的运作经费,那么两者的关系不言而喻,为谁辛苦为谁忙呢?好像首先就要对村委负责,其后才是法律。

这类例子不少,也就造成了许多案件在群众看来非常的偏颇,警察不讲证据、宪法和法律,而是先看当事双方的属性,怎么能够公正得了呢?

这其实也不能全怪群众看不清,因为群众不知道警察是行政单位(刑警除外,介于司法和行政单位之间),把警察当司法单位了,搞得警察在外常常要被代表国家法律,实际上根本代表不了的。

既然是行政单位职能部门,当然就有隶属于同级人民政府的性质,不像司法单位是不受人民政府管理的,因此当公安机关的同级人民政府作出决定时,警察是要执行的,不出问题还好,一出问题司法单位就介入了,司法单位介入以后,任何一级的人民政府都无权干涉,这时候警察就知道信错了同级人民政府,但责任却只能由警察负,总不能倒过来说政府为警察负责。

警察想要提高执法权威,首先应该考虑到的就是行政中立,不能说吃谁的饭就做谁的事,作为政法部门,吃谁的饭也是只能做法律规定范围内的事,任何一级人民政府也跳不出法律的框架之外,但指使警察跳出法律框架之外去行动的现象就屡见不鲜了。

破除地方化,坚持社会化,是政法单位的重要课题,破除人情桎梏,坚持正规中立,政法单位的权威才能够屹立不倒,破除粗暴,坚持精细,才能够保障少出差错。当然也要加强学习,对上级作出的违法要求应提出反对,无法反对就保留证据,不怕被骂王八蛋。

这几个问题不解决,警察谈执法权威就太奢侈了,也导致司法单位经常提审的对象还是前警察多。

这是我的个人看法,不太成熟,更不全面,希望能够抛砖引玉,相信各位还有更多不同的见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