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昔日的芦苇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冯炳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冯炳南,出生于1925年,兴化李中镇刘家沟人。他父母都是农民,父亲在他14岁时,死于霍乱,两个哥哥后来也因家贫,有病无钱医治而过世。冯炳南和他母亲相依为命。

1940年,家乡有了抗日部队。有人动员冯炳南参军打鬼子。冯炳南舍不得他母亲,迟迟没有答应。他母亲知道后,毅然支持他参军。冯炳南清楚地记得,他离家的那一天,母亲流泪了。冯炳南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把鬼子赶出中国,让中国的母亲都不流泪。为了这样的信念,即使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冯炳南怀着这样的思想离开了母亲。

16岁的冯炳南,人还没有枪高,就参加了高宝独立团。前两年,他在首长身边服务。1942年,冯炳南编到连队。冯老回忆:当时一个人只有三颗子弹、两颗手榴弹。为了迷惑敌人,用刀把洋树枝削成子弹的样子装到子弹袋里,显示弹药充足。一个班只有一条毛巾,两人合盖一条薄被子。部队经常宿营在野外的荒田里,过着“芦苇蒿草是我房,船板蒿排是我床,菱角野菜是我粮”的生活。

当时形势紧张,危险随时发生。一次,独立团和鬼子遭遇,一颗子弹划伤冯炳南的腰部,流了好多血,他捂住伤口跑了好几里路。还有一次,他和几个战友被鬼子围在荡朱镇西边的一处芦苇荡里好几天。不管条件如何艰巨,冯炳南一直坚信,我们一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游击期间,冯炳南所在连奉命攻打过东鲍镇、樊川镇的鬼子据点。

1944年,高宝独立团全部编入新四军1师。冯炳南在1师3团2营5连任副班长。

1945年正月,3团奉命拔掉鬼子在沙沟的据点。沙沟镇的西南是临泽镇,距离沙沟镇15公里;东南是崔垛镇,距离沙沟6公里。这两个镇上都有鬼子。

日军的据点呈点分布,一处受到攻击,其它据点的鬼子会不顾一切地迅速增援。为此,团部研究决定,同时攻打这3个镇,命令1营攻打崔垛,2营攻打沙沟,3营攻打临泽。半夜12点整,同时向这3个镇的鬼子发起进攻。冯炳南所在的排老战士多,营长让这个排主攻。

冯炳南清楚地记得,那天夜里,天冷,风高,大雪。沙沟镇外是密集的水网,纵横交错的河沟。冯炳南和他的战友划着小船,在镇西南不远的地方上了岸,悄悄向镇口潜行。

镇外有两个岗哨,负责摸岗的两个老战士是高手,只见他们身形一晃,两个岗哨立即被撂倒在地,匕首飞快地刺进他们的胸口,血流了一地。其他队员一跃而起冲进镇里。镇上有两个流动哨,也很快被主攻排的战士一声不响地解决掉了。

鬼子的碉堡就在不远处,排长心里一喜,只要攻进鬼子的碉堡,就大功告成了。就在离鬼子碉堡不到50米的地方,一阵爆豆般的枪声在进攻部队的四周骤然响起。手榴弹、机关枪雨点般地一齐袭来,主攻排的战士一下子倒下了好几个,两边古老的砖墙上溅满了中国军人的鲜血。原来,碉堡两边的民房被鬼子改造成一个个小碉堡。日军火力四面交叉,相互支援。街的两边是青砖小瓦房。这些青砖墙是用糯米汁合石灰砌成的,很结实,子弹不容易击穿。排长当机立断,命令士兵用集束手榴弹摧毁主堡四周的小碉堡。然后,让士兵找来两条被子,浇上水蒙到大桌上。浇上水的棉被子弹打不穿。他顶着大桌子带战士们一个冲锋上去,把鬼子主碉堡炸了。

沙沟战役结束,冯炳南升班长,随后,又参加高邮三垛伏击战。三垛伏击战结束后,部队开往浙江。在浙江湖州的一次战斗中,冯炳南的小腿被鬼子子弹击穿,送到后方医院医治。伤一好,他立即赶往部队。部队正准备攻打莫干山上一处鬼子据点。莫干山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境内。冯炳南到部队之前,部队为攻打莫干山这处鬼子据点牺牲了一个副连长和一个通讯员。这次,中国军队集中了一个团,准备一举拿下鬼子据点。总攻时间定在1945年8月15日上午。总攻前,接到上级通知:战斗取消,鬼子投降了。

那一刻,冯炳南激动得泪流满面。在骨肉分离之际,在六年浴血苦战中,坚强的冯炳南没有流下一滴泪。千千万万的将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胜利,让他的泪水奔涌而下。冯老说:“和平来之不易,要好好珍惜!”

顾少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