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核心提示:作为有13亿人口的中华民族,在文化上自我雌化是没有前途的。希望我们的文化产业能够以更宏伟、自信、强大、穿透人心的思想征服世界,而不是以那些讨巧的方式求获一时之掌声,却贻害民族精神于永久。本报评论员/雷思海当看到张艺谋《金陵十三钗》预告片里,13名中国风尘女子在南京大屠杀的废墟里穿着旗袍、摇摆着身体、唱着软歌走进画面时,笔者心头一阵收紧。这又是一部以雌性化的中国形象试图博取西方“理解”的中国电影。这样的文化作品也许可以得到西方一时的认可,但对民族精神却将产生至为深远的负面影响。应该说,《金陵十三钗》剧本的原作者已经使这部电影的这个缺陷在很大程度上无法避免,因为严歌苓女士是一位美籍华人。作为个人,任何人可以以任何形象展示给他人,这是个人的自由。但是,一个民族精神形象的展示绝不可如此轻易处之。《金陵十三钗》的英文名字是“战争之花”。正如其名字一样,中国女人,而且均为妩媚的风尘女子,是这部电影的女主角,而男主角则是一个西方男人。这样的角色设置从市场的角度而言,也许对西方人构成了很大的吸引,但从大众乃至民族心理上而言,它就构成了另外一种非常清晰的暗示:中国形象是雌性化的,是妩媚的,取悦他人的;而西方的形象则是男性化的,是阳刚的,有力量的。笔者相信张艺谋导演也正是出于对这一点的担忧,而在电影中安排了中国军人浴血抵抗的英勇情节,但是这并不影响这部电影是一部以中国女人、西方男人为主角的电影的判断。同样是拍摄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题材的影片,我们很少看到美国的经典名片是拿本国女人与其他国家的男人搭配的,甚至在很多经典影片中根本没有女人出现,如《拯救大兵瑞恩》等;即使有女人出现,主角也必定是本国男人。这几乎成了一种文化的阳刚自觉。也许张艺谋是出于无奈,毕竟这是一个西方舆论垄断话语权的世界,因此,他希望用一种柔软的、甚至是自我雌化的方式来向西方世界展示一段真实的历史,以图获得西方世界对日本历史暴行的正确认识。但结果更加令人失望:西方媒体非常警惕地看着张艺谋的这种努力,很快就批评这部电影是中国的政治宣传。这是一记耻辱的耳光。当我们以主动阉割中国文化里雄伟阳刚的精神因子、试图以雌化自己的方式来获得西方的理解时,西方并不满足,它们各种挑剔的背后,隐射出来的其实是希望中国不仅要在文化上自我阉割,还要在政治上进行自我阉割的无底洞般的要求。这就是它们指责该片是中国政治宣传的真正动机。当然,西方并不认为自己有这样的动机,这其实正反映了希望中国进行文化与政治自我阉割已经成为西方世界的一种本能。以雌性化的中国形象试图换取西方的理解,张艺谋导演的作品可以说已经无出其右。但是这样的努力真的有意义吗?某些人也许可以因此获得美国的奥斯卡奖,获得西方主流舆论的嘉许,但是代价将更为沉重。因为,这样的做法已经在无形中让中华民族的精神一次又一次地匍匐到了西方精神的脚下,一次又一次地将中华民族精神里的阳刚阉割,使之沦为西方文化能够随意把玩或者施之以情的小女人、尤物。作为有13亿人口的中华民族,在文化上自我雌化是没有前途的。希望我们的文化产业能够以更宏伟、自信、强大、穿透人心的思想征服世界,而不是以那些讨巧的方式求获一时之掌声,却贻害民族精神于永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