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四代核武霸气出世 一次毁灭1000个广岛

日称中国用氦3材料造第四代核武器 可1次炸毁数千广岛长崎

第四代核武器就是核定向能武器:因为这些核弹不产生剩余核辐射,因此可作为“常规武器”使用,主要种类有:反物质弹、粒子束武器、激光引爆核炸弹、干净的聚变弹、同质异能素武器等。

第四代的另一特点是突出某一种效果,如突出电磁效应的电磁脉冲弹,使通讯信号混乱,使高能激光束、粒子束、电磁脉冲等离子体定向发射,有选择地攻击目标,单项能量更集中,有可控制的特殊杀伤破坏作用,其实,第四代核武器的最大特点就是没有核辐射,可以完全看做一种常规武器来使用。

目前,世界各主要核国家都对自身的下一代核武器研究秘而不宣,但私底下却在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理论基础和可行性试验,一旦在理论基础上获得突破,生产和研制一种可实战的第四代核武器已经不再是高不可攀的科幻。

对于第四代核武器,目前已知的是,中、美、法、英、俄等五大核武器大国都正在研究中,如美国费米实验室、美国国家点火工程、欧洲核子中心以及俄罗斯的高能物理研究所等都在为新型核武器进行理论铺垫,目前已知的各国正在研制的第四代核武器主要当量可调弹头、“合二为一”弹头、干净的聚变弹、反物质弹、粒子束武器、激光引爆的炸弹、核同质异能素武器等。

由于以氦-3为基础的新型核聚变弹不使用原子弹爆炸的能量作为核聚变的反应条件,因而不产生剩余核辐射,几乎可作为“常规武器”使用。而英美两国似乎也热衷于核武器小型化的研究,这使得世界变得更为“危险”。

2015年,日本网站突然刊文称,“许多国家都在悄悄的为第四代核武器寻找氦-3材料,得到这种无放射性沉降物的材料将成为世界新的霸主,而中国在这场竞争中,获得了胜利”。

该文章宣称,在2014年10月,中国嫦娥5号T1月球探测器成功实现了绕月飞行。继美国和俄罗斯20世纪70年代实现“绕月”后“返回”地球,中国也完成了这一壮举。

在探测器将带回含有核燃料氦- 3的月壤,这些氦- 3的可以用来产生能量以及应用在下一代核武器中。这使中国在太空竞赛中处于领先的位置。

印度前总统阿卜杜勒`卡拉姆(Abdul Kalam)曾表示,月球拥有着能产生比地球燃料十倍多的能量的氦-3。1吨氦-3能够产生1万兆瓦的电力。

这可以为东京提供一年80%的用电量,或者可以为一个像香港、海德拉巴或者新加坡这样的拥有数百万人口的城市提供整年的能量。

热核武器利用氘和氚的聚变,所产生有害的放射性物质是一个标准核裂变反应堆的两倍。氦-3在地球上主要的存在方式是由氚衰变产生的,美国和俄罗斯的储存量加上在自然界中的含量仅有600公斤。

然而在月球上,地下6米深的地方就有大量的氦-3.因此,氦-3现在变成非常理想的核燃料,因为当它自身产生聚变时不会产生有害的辐射性物质。

同样的,使用纯净的氦-3的第四代核武器可以产生最少的甚至不产生放射性沉降物。没有放射性沉降物的产生,氦-3导弹很适合用于摧毁小行星。

在2013年,美国航天局估计超过1400颗的危险的小行星对地球产生威胁。如果某个国家得到了氦-3,那么将成世界上新的霸主。

中国在从氦-3中提取能源生产中将会有突破性进展,而且《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和《核不扩散条约》并没有限制核聚变的研究。

氘和氦-3聚变的能量与科学家们使用的粒子加速器相类似。而提取氦-3是一个相对简单的表面采矿工作,它需要筛选月球土壤至6米深的地方,然后加热分离出气体氦-3。提取、压缩并且将其带回地球。

中国嫦娥5号探测器将以嫦娥3号玉兔探测器为基础,将配备有月球矿物分光仪和月壤气体 分析器,除了钻探装置。

该探测器将在月球表面的土壤钻到两米深,其目的是为了带回2公斤的月壤样本到地球,以分析氦- 3浓度。

来自月球表面氦- 3的能源潜力对于所有主要的航天国家的安全竞争而言都是十分重要的 。毫无疑问会导致一项新的竞争——以一种“争夺非洲”的风格来宣布月球领土和露天矿所属。

一些人根据1967年的《外层空间条约》,称月球是“全人类的共同遗产”,呼吁建立法律制度来共享月球资源。 但是这或许会阻碍发展这些资源的投资。

这不是科学,或是对人类共同遗产的援助努力。这是人类对利益和繁荣的渴望。相同的动机将推动人类在月球上继续寻找氦- 3和其他资源。

据悉,我国探月工程的一项重要计划,就是对月球氦-3含量和分布进行一次由空间到实地的详细勘察,为人类未来利用月球核能奠定坚实的基础 。

我国的探月计划中,有一件事情是外国从未涉足的:我国计划测量月球的土壤层到底有多厚,这对于我们计算月球氦-3含量意义重大,如果工程顺利,我们估算氦-3的资源含量可能要比前人前进一步。最后,我们将研究地月空间环境,这对于地球环境和人类社会的发展都是至关重要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