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98岁老兵忆抗战:血雨中突围 虎穴里拔牙

孙新民(右二)、张芳(左一)与女儿、儿子、警卫员、保育员合影。

98岁老兵忆抗战:血雨中突围 虎穴里拔牙

1944年,活跃在微山湖的水上游击队,右二为孙新民。

98岁老兵忆抗战:血雨中突围 虎穴里拔牙

98岁老兵忆抗战:血雨中突围 虎穴里拔牙

孙新民老人向记者讲述自己抗战时九死一生的经历

98岁老兵忆抗战

[老兵经历]

近日,北京晨报记者前往西城区百万庄一个老小区,见到已是98岁高龄的抗战老兵孙新民。二十多平方米的小书房里,墙上挂着当年的黑白照片,还有友人为陈新庄战役写的书法作品,各处堆满了老人写的书稿和收集的资料,好像一个小型历史博物馆,记载着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提起往事,老先生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陈新庄九死一生突围

孙新民在16岁时就加入了共产党领导的读书会,至今他还记得当初读过哪些书,“有一本《冲出云雾的月亮》,还有《少年漂泊者》和《战鼓》,我记得还有一个书店,专卖进步书籍”。在读书会上,孙新民接触了共产主义理论,回到村里还积极向民众宣传革命,此后更坚定地投身革命。

江苏丰县陈新庄,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在孙新民的生命中却是一个重要地标,用他的话说,“经历了我一生中最惨烈的一次战斗,生死只在一线间”。1941年1月,孙新民任八路军115师教导4旅11团3营教导员,该营800人左右,一次奔袭丰县欢口镇、拔除敌据点的任务却在准备发起进攻时,形势突变,遭到敌人包围。营长王吉善和孙新民商量后决定抽调一个排的兵力掩护大部队突围。

掩护分队在陈新庄一个农家大院与敌人展开战斗,敌军上千人,小分队仅有46人,只能以一敌百。当副教导员带领两名战士消灭一个炮兵点后,一枚炮弹飞来,“轰隆”一声巨响,三人牺牲。孙新民说,当他跑去现场,只看到树上挂着一片片军服碎片,当时天空中正下着蒙蒙细雨,“拿手一摸脸,都是血,下的是血雨啊!”悲愤和怒火充斥着孙新民的内心,不过想到自己是一名战场指挥员,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指导战士们和敌人打起游击战,减少了伤亡。

战斗几乎持续了一整天,战士们杀敌无数,还炸毁了敌人的坦克和运兵车,而己方也是损失惨重,到了傍晚只剩下8个人,孙新民的右腿被炸伤,血流不止,额头也挂了彩。孙新民说,在那种环境下,生死都置之度外,受点伤算什么呢?而后敌人投放毒气弹,有战士产生轻生的念头,所幸孙新民冷静地击毙一名放毒气的日军士兵。夜幕降临时,作为唯一一名营级干部,他瞅准机会、带领剩下的7名战士成功突围。脱离危险的那一刻,孙新民才松了口气,“感觉身上一下子轻松下来,负伤的腿再也不听使唤,剧痛钻心”。

深入“虎穴”会晤伪军敌酋

在开展争取和瓦解敌伪军的战斗中,孙新民作为微山湖抗战游击队的政委,受命去争取当地最大的伪军尹洪兴部。尹洪兴负责夏镇及湖东地区的防务,把他争取过来,就是打开了这条交通要道的大门。

孙新民了解到,尹洪兴与一位叫张修业的师傅交情很深,而张修业的儿子与队里战友刘志田是拜把子兄弟。通过这一层关系,尹洪兴同意与孙新民晤谈,地点定在一家药店。不过战友们对孙新民的安全有些顾虑,“他们担心尹洪兴设陷阱把我扣住,送给日本人邀功。我想他既然答应,就证明他还是不想一条汉奸路走到黑,不能错过争取他的机会。”孙新民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啊,就算牺牲也值得。”

到了约定见面的当晚,药店门半掩,药店老板的妻子抱着孩子坐在门槛上。孙新民兴奋地发现她头上插着一朵鲜艳的红花,这是暗号,说明一切顺利。“我跟尹洪兴讲了国际国内的抗战形势,介绍了敌后抗战所取得的胜利,给他指出今后的出路只有弃暗投明,投奔八路军。他也是中国人嘛,也不是心甘情愿做汉奸的。”不过对方听后沉默许久,说要斟酌斟酌,等军饷下来后再做打算。“我知道这是一个托词,他想观察一下时局变化。我就说可以等待,但他也得拿出些实际行动来表示诚意。”孙新民提出让尹洪兴先撤掉南庄附近的几个据点。

独闯“虎穴”获得成功,尹洪兴撤掉了交通线上的几个据点,使微山湖成为连接湖西、鲁南山区、华中、陕北的中转站。“你们像一把尖刀插在敌人心脏,用你们的勇敢和智慧,在星罗棋布的据点中,趟出一条通往延安的坦途。”孙新民和微山湖大队的战友们屡屡得到上级首长们的表扬与赞誉。

[历史回放]

陈新庄战役

成功阻击日寇

“皖南事变”后,敌伪顽加紧勾结,国民党沛县县长兼保安旅旅长冯子固、国民党江苏省丰县常备大军总队长黄体润与日寇勾结,集中数千兵力,进攻十字河,企图控制这一地区,卡断鲁南与湖西地区的联系。孙新民所在的湖西军决定反击顽军的进攻。

1941年腊月21日,八路军115师教导4旅11团3营到达丰县欢口镇,试图拔除敌人据点。正要发动攻击时,却意外遭遇日军的大部队袭击,随时有被包围全军覆没的危险。部队转移时,前哨部队又遇到一股顽匪,无法顺利通过。3营的800多战士都被压在壕沟里。见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营长王吉善决定抽出一个排的兵力,再加上营部的部分成员,抢占壕沟南的陈新庄,担任阻击掩护,由副营长李清顺负责带大部队转移。这场战斗,以38名战士牺牲、8名战士成功突围的代价,击毁日军坦克一辆、汽车三辆、杀伤日寇100多人,阻击日寇整整一天,掩护了大部队的安全撤退和转移。

[第70次敬礼]

用回忆录

缅怀逝去的战友

1946年,孙新民遇到了同为八路军的张芳,两人共结连理,育有两女一儿。孙新民的儿子孙大海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小时候只知道父亲是一名八路军,曾因战负伤,二等乙级残废,虽不知道在战争年代父亲经历过什么,但心中已经为此感到光荣。直到父亲离休后开始撰写回忆录,他才了解到父亲那些年九死一生的经历。

据孙大海介绍,父亲撰写回忆录时经常忙到半夜,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终于达成所愿。“这本书的面世,可以说是我对逝去战友和革命烈士的一个交代,也是对广大老同志的一个交代,同时也是对党、国家、社会、家庭的一个交代,了却了我多年的愿望。”老人在回忆录后记中写下这样的话。

“觉得我父亲这辈子挺不容易,陈新庄战斗,46个人对抗上千敌人,几个经历过长征的老红军都牺牲了,而且特别壮烈,他给我讲这段时我挺受感动的。他们这一代人,反抗日本帝国主义有坚定的信念,不屈服,真的让人敬佩,很值得我们学习。”老人的女儿孙海英这样评价父亲,“我父亲非常严格要求自己,做事特别认真,他还是老共产党员,对党忠诚,从来没向组织要求过什么,生活很朴素,这都对我有很大影响。”孙大海和孙海英都曾参加铁道兵,孙大海投身北京地铁一号线的建设,孙海英加入卫生队。“我们俩当初这么做,多少都是受到父亲的影响。”孙海英说。

2004年7月16日,孙新民回到阔别60余年的战地微山湖区,参加“微山湖抗日游击大队纪念碑”揭碑仪式大会,2006年5月19日,孙新民重返陈新庄,参加“陈新庄抗日烈士纪念碑”落成仪式大会。而这些,都是这么多年来孙新民怀着对牺牲战友的崇高敬意,积极帮助、支持江苏丰县、山东微山县修建的。孙大海说,父亲为了这两处纪念碑,打了多少电话写了多少信,真的难以统计,如今每逢纪念日,父亲都会打电话给那边的同志,请他们代自己献上一束花。

第70次敬礼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历史太过久远,故事渐被遗忘。但是这样一个敬礼,一个耄耋老兵的敬礼,足以把时光拽回70年前。

70年前打赢的那场战争不仅空前残酷,更将中华民族从“亡国灭种”的危机中解脱出来。这些老兵没打算做英雄,举枪,只求不做亡国奴。他们是军中小卒,土里尘埃,恰是这“尘埃”铸就的血肉长城,用八年血战,为华夏守住了尊严,让正义笑到了最后。

时光荏苒70年,老兵的敬礼从不曾褪色。你是否能从这敬礼中,看到被历史裹挟的命运,被国仇家恨侵染的沧桑,以及对平静生活的渴望。这一刻,请允许我们用文字和镜头向老兵敬礼,只为今天脚下这安详的土地,只为你我手中这平淡的幸福。

[老兵简历]

孙新民,1917年出生,山东省肥城市人。1933年在家乡参加共产党领导的读书会投身革命,1938年5月入党。

抗战爆发后,参加泰西人民抗日武装起义,曾任八路军鲁西支队2营教导员,115师教导4旅11团3营教导员,微山湖抗日游击大队政委等职,亲历了血战陈新庄、建立微山湖抗日游击大队,坚持湖区游击战争,打破敌伪封锁、建立“湖上秘密交通线”,护送中央领导同志安全往返延安和抗日根据地等艰苦卓绝的斗争,被授予“模范教导员”荣誉称号。

退伍后曾任国家计量总局情报研究所党委书记,1983年离休。整理往事,著《征程纪事》一书。

[记者手记]

“只要我还能记得,就一直讲”

与孙新民老人约定在下午见面,中午时他打电话过来再次确认时间,并表示一定会在家里等,当时就被老人的认真劲儿感动了。这位亲自到门口迎接我们的老人,精神矍铄,耳不背眼不花,回忆起往事一点也不含糊,完全看不出已近百岁。

一整个下午,老人讲述了自己加入读书会、参加泰西抗日武装起义、夜袭肥城伪维持会、遭遇日军大扫荡身负重伤等经历,没有华丽的辞藻,只是娓娓道来,却让人忍不住为这位年近百岁的老人鼓掌。“我把手枪子弹上膛,手榴弹准备好,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死也得带走几个敌人。”老人回忆到这里很是平静,仿佛那是别人的事情,却让旁人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不禁问自己,换作是你,可有勇气这样?

终归是近百岁的老人,不忍一直打搅,但老人却不愿停歇,“只要我还能记得,就一直讲”。老人的儿子孙大海回忆,在父亲说出自己的经历以前,并不记得有过什么纪念活动,但记者分明感受到,老人将往事埋藏在心中,无时不在纪念。临走,老人将自己写的《征程纪事》赠送给我们,并颤巍巍地写下名字和日期,无比郑重。回来后研读,不禁再次感慨,正是像孙老这样的战士在那个年代出生入死,才换来我们现在平静的生活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