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王文军案大致分为三个阶段:一是出警处置打架纠纷。二是王文军踩住周秀云头发。三是民警派出所内报复打人。

对于派出所内报复打人,没有任何异议,也早有共识,应该追究相关人员法律责任。

王文军较长时间踩住周秀云的头发时,主观上认为是防范周再次反抗,但一直未意识到,也未察觉到周当时巳失去反抗能力,法理上应不属控制或约束嫌疑人行为,故属于处置不当、行为不妥。

而本案最为关键,争议焦点的应是第一阶段,即王文军出警处置周秀云等人与保安之间的打架纠纷,最终导致周秀云死亡应如何定性的问题。

警方普遍认为:周秀云为阻止民警依法履职而辱骂、撕扯抓挠王文军,本身就是妨害公务、暴力抗法。王文军在多次口头警告后,使用了一个按压其头部动作,摆脱周秀云,符合《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现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操作规程》的规定,制止行为合法正当。

检方认为王文军当时没必要用力按压周秀云头部来摆脱,也没必要被纠缠后生气出重手,因此认定王文军主观上的恶意,并以故意伤害(致死)与滥用职权追责。

结合本案,滥用职权罪立案标准大致有:死亡1人以上,或5人轻伤以上。显然,本案除了周秀云1人死亡以外,包含派出所内报复打人在内,还没有达到相关标准。

另从故意伤害(致死)来看,王文军是在遭到暴力抗法的当时,且多次警告无效情况下,为摆脱周秀云,使用了一种徒手制止行为,主观上并没有致之死地而解气的恶意伤害。

换句话说,若法院最终认定王文军徒手制止行为合法,则检方指控王文军的两项罪名都不能成立。

二,本案被过多的法外因素干扰。

“农民工、“讨薪””“被恶警打死”等等,一些媒体最初在没有明了真相的情况下,包装事实,挑拨是非,忽悠大众。

同样,與论重压之下,山西高层领导因此指示从严从重严肃追责;太原警方负责人当即表态必清涂害群之马;检方也誓言要把王文军案办成经得起历史检验的“铁案”。

真相大白以后,媒体與论迅速降温,山西官方一片沉静,社会大众多数释怀。然而全国警察群体强烈共鸣以及怀有法治中国心的仁人志士也大声疾呼:王文军的徒手制止动作完全合法正当。

三,建议尽快完善、修订1996年实施至今的《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把《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现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操作规程》纳入其中,最终形成一部符合当前实际乃至今后一段时期内新的《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法》。

(余干民警:徐明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