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执法者的权威 警惕恶意的抹黑

2012年,黑人青年拉塞尔和威廉斯驾车途径克利夫兰警局总部门前,不料发动机突然回火,巨大的声响让警方误以为是枪声。随后,拉塞尔和威廉斯驾车离去,警方出动62辆巡逻车追捕两人,经过35公里的追逐,将其拦截。随后,包括布莱洛在内的13名警察向那辆汽车连开100多枪。这之后,布莱洛走下巡逻车,爬上对方车辆的引擎盖,向前挡风玻璃后两人再开15枪。整个过程中布莱洛一共开了49枪,而警方射出的子弹共137发。本月23号,这起案件中被起诉的警察最后被判无罪。这样一个事件如果发生在中国,我们可以想像是什么结果?死磕律师加上媒体人轮番上阵,法院可能把这个案子审理三年才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吗?

笔者已经无意去探讨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美国这个国家要极力维护国家机器地有效运行。 警察是执法者,这个群体代表着国家法律的执行,美国的法律保障这些执行者的效率,保障执法者的权威,只有执法者拥有了权威,违法者才会忌惮,老百姓的权益才能得到最大限度地保障。所以在美国,不管你是谁,只要警察叫你举起手来你就得立马执行,稍有迟疑后果就会很严重。只有首先保证了执法者的权威,才能让这个群体的执行力得到保障,而不是先预设这个群体会滥用权力,让每一个人都可以藐视这种权威,当警察没有执行力的时候,社会就乱了。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态,让一个媒体人在面对警察与歹徒搏斗因公牺牲的新闻时,做出这样冷血的评论,笔者已经不能从人性的角度去理解他的心态了。

中国属于世界上警民比例最低的国家之一,每10万人只有120个警察。而美国有245个,英国有307个,俄国有246个,哪怕是老百姓很听话的日本,也有197个。许多沿海地区外来人口多,但上面只按户籍人口给编制,迫使地方用临时工,甚至联防队。拿深圳为例,2014年深圳常住人口达到1077.89万,而户籍人口只有332.21万,只占30.8%,而民警的编制只按户籍人口给,所以警力缺乏的问题在沿海经济发达、人员复杂的地区就显得犹为突出。

下面我们再看一组数据,2010年至2014年,公安民警因公伤亡22807人,其中因公牺牲2129个,因公负伤20741人,因公牺牲民警平均年龄45.5岁,其中30岁至49岁超过七成。从警种看,派出所、交巡警、治安民警、消防官兵牺牲居前五位。每个牺牲的民警背后都有一个破碎的家庭,有多少父母失去子女,有多少妻子(丈夫)失去丈夫(妻子),有多少孩子失去父亲(母亲)。数字是冰冷的,破碎的永难复圆,他们也是人,并不是钢铁铸成,他们也有家庭,却很难忠孝两全。在他们抓捕逃犯,夜以继日地“蹲坑”吃方便面的时候,你在安安心心地拉着女朋友的手压马路,在他们没日没夜地加班一个月见不了几次家人的时候,你在陪孩子逛公园,你习以为常的平常,是警察们不敢奢望的奢望,因为要保你平安,他们只能枕戈待旦。所以,请珍惜警察,因为有他们,你们才有平安。

为什么总有些人要千方百计地诋毁警察这个群体?很简单,颜色革命的需要。颜色革命的第一步就是破坏、瘫痪国家暴力机关,那么多国家已经有版给你们看了,埃及、泰国、乌克兰等等都是先从警察、军队入手,因为警察是社会公共产品是第一线的社会秩序的维护者,把警察、军队等部门弄得都不作为了,方便他们开启第二步,上街暴动。进入社群网络时代也就是Web3.0之后,就是某些媒体、媒体人、律师在搞这个,之前发生颜色革命的地区,几乎都是这个路子。包括上次香港的事件,他们也是从警察开始入手的。香港也是颜色革命的一次预演,只是没有成功罢了。

一个近二百万人的群体,难免有几个害群之马,如果把这些代表整个群体,那就是对这个群体的不公平。一些人喜欢逐臭而居,喜欢用放大镜对待问题,监督是好的,但是抹黑就是恶的,我们需要理性的监督,而不是恶意的抹黑。社会需要管理者,如果人人都是管理者那么就等于没有管理者了。暴力机关的存在就是最大限度地保障社会的安全与安定,军队是抵御外敌的入侵,警察是管治内部出现的问题。没有了这两个,国将不国,在国家没有安全保障,社会没有安定保障的前提下,所有的自由都是扯淡。有些人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们是故意要扰乱社会的稳定秩序,因为只有社会不安定了,他们才有可趁之机。

中国在一天一天地强大,西方某大国很焦急,历史上它错失了几次掐死我们的良机,现在想从经济上搞死中国已经不可能了,正如索罗斯说了,中国经济完蛋了就直接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军事上,常规战是打不赢中国的(它连伊拉克阿富汗这样的小国都打得一团乱),核战?就更没有把握了,中国的蘑菇弹又不是吃素的。那么面对中国强有力的挑战,它最后能使的招数就是从内部瓦解你,扶持带路党政权这一条路了,所以意识形态之争,真的是国家存亡的关键所在。还是那句,中国自己不乱,别人真不能拿你怎么办,每一个人要清醒地认识到这点,不要做亲者痛仇者快的炮灰,切记!

大众网特约评论员:孤烟暮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为何一个体制内的编辑,竟敢公然侮辱抹黑牺牲的警察以及警察群体,是什么让他肆意妄为,值得深思。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