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首先我应该说到自己的立场:比起王文军,张磊算情节轻的。

肯定要感到奇怪了,王文军没用枪,张磊枪杀二人,反而张磊算情节轻?

因为一个是即成犯,一个是继续犯。

张磊因遇见暴力抗法过程中警告无效而开枪,枪响人倒,立即完成,结果明确;正所谓士可杀,不可辱,期间显然没有什么侮辱,无怨无仇,被害人死亡痛苦时间较短,这就使此案在主观上看起来并不恶劣,社会影响不太坏,事情不复杂。

王文军的案情就复杂得多,同样是遇见暴力抗法,抓扯6分钟,踩头23分钟,《法医学鉴定意见书》确认周秀云系“因钝性暴力致闭合性颈部损伤(颈椎骨折、颈椎间盘断裂、颈髓挫伤),而死于急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

我无论如何不能确信这踩头23分钟是有理由、有必要、有权利的!

冬天的傍晚,气温很低,周秀云一直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如果说目的是为了惩罚周秀云,那么将她带到派出所去交由司法制裁是无法实现的吗?还是说私法比较解恨?这里就有恶意报复、主观故意伤害的性质了,带有一定的侮辱性,情节是恶劣的。

根据太原市有关部门通报,当晚,民警将周秀云抬起与王友志等人一并带回龙城派出所。王文军未经请示,个人决定对王友志等4人办理留置手续,把周秀云放置在派出所地板上。期间,王友志等人遭到民警殴打。

18时20分许,因发现周秀云身体异常,王文军安排人拨打120电话。19时50分许,周秀云抢救无效被宣告临床死亡。

这里确定了两个罪名,滥用职权和故意伤害致死。

滥用职权,那只是认为执法过程中间的不当行为,而故意伤害罪,那就是认为他的行为方式完全超出警察本身执法应有的限度,实施对他人报复加害。

张磊是超出职权范围使用警械处理应急情况,致人死亡,其行为不能算滥用,是违规使用警械造成了严重的结果,可以说他不冷静,不能说他有多大的主观恶性,所以量刑就轻些了,被害人意见不大,社会反应正常。

王文军呢?他的行为怎么看都是在整治被害人,造成的伤害也是相当严重。从众所周知的事实认定:当时在场的公安民警完全可以控制局面,将闹事者带离现场,不需要纠缠,更不需要踩头。

王文军能否回答得了一个问题:踩头23分钟的理由和目的是什么?

颈椎骨折、颈椎间盘断裂、颈髓挫伤,这力道不小了,平时训练完成得不错吧?不发挥一下不自在?

故意伤害致死罪量刑 根据《刑法》第234条的规定,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起刑为10年,适用死刑。

就故意伤害(致死)的案件而言,如在基层法院提起公诉,则一般对犯罪嫌疑人比较有利,既不会判处无期以上徒刑,如果积极赔偿,则一般在12年左右;如在中院提起公诉,即使积极赔偿,最终也会不低于起刑。

25号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审理结束,猜想就王文军的情况,会择一重罪处罚,依故意伤害致死判,罪名是重大的,情节是恶劣的,手段是残忍的,后果是严重的,社会危害是大的,民愤也大。

此案又有因被害人的过错引发犯罪或对矛盾激化引发犯罪负有责任的;犯罪嫌疑人在犯罪后积极抢救被害人的情节,所以量刑又有减轻的依据。

所以我猜想,王文军的一审可能会是: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个人看法,希望大家对我不正确、不完善、不充分的内容给予纠正和指导。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