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肯尼迪与猪湾入侵

以下是肯尼迪传记作者对当年的往事的有趣记述:肯尼迪在当选总统之前曾到拉美考察社情民意,当时他还曾把卡斯特罗称赞为西蒙-玻利瓦尔式的英雄,但当古巴人民起义军革命即将成功时(同时也是他即将竞选总统时),他则指控卡斯特罗背叛革命。在一次群众集会演说时,他毫不掩饰地说:以目前的状况来看,古巴是丢失了,美国的利益受到了损害。当他竞选总统成功后,他数次表示将以和平共处、合作共赢的态度来同拉美国家发展关系,而他实际上做的是另一回事,他暗地里已经批准了一项入侵一个拉美国家的计划,这就是猪湾入侵。 

        美国的决策者给出的入侵理由一大套,什么卡斯特罗是压制民主的新独裁者啦,什么对自由世界的威胁啦,其实归根结底只是一个原因,美国的强盗利益受到了抵制。古巴革命成功后,卡斯特罗关闭哈瓦那的赌场、妓院、夜总会,取缔毒品交易,没收美国联合果品公司的土地分给无地农民,将垄断企业收归国有,使控制这些非法行当的美国歹徒每年损失数亿美元,故而美国的政治经济寡头阶层无不将卡斯特罗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美国犹太黑手党头子迈耶-兰斯基就曾经扬言出五百万美元要卡斯特罗的脑袋。  

        动用美国的歹徒去招募古巴的歹徒,可以让中央情报局深藏幕后。艾森豪威尔政府遗留给新总统肯尼迪一支在危地马拉的由美国训练的古巴流亡者部队,大约1400人;还有一个在佛罗里达州由美国控制的古巴政客委员会。原先的打算是雇佣这些流亡者进攻他们的祖国,再在古巴领土上由这个委员会组建古巴临时政府。  

        中央情报局局长杜勒斯和副局长比斯尔给约翰-肯尼迪介绍过这项计划,但只讲了个大概:将对古巴空军发动空袭,并有中情局训练的古巴流亡者在古巴南部海岸实施两栖登陆。与此同时发动宣传攻势,号召古巴人起来反抗卡斯特罗。流亡者占领滩头以后将“隐入山中”,进而煽动民众起来反抗并推翻卡斯特罗。 

        肯尼迪于1961年3月11日召集重要首脑人物开了次有决定意义的会议。这位最多指挥过一艘鱼雷艇的总统,现在却赫然要作下列人物的上司:国务卿腊斯克、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中央情报局局长杜勒斯、秘密活动负责人比斯尔、参谋长联系会议主席莱曼-兰尼兹尔陆军上将、海军陆战队总司令戴维-肖普及海军作战部部长艾德马利-伯克海军上将,等等。总统顾问小阿瑟-施莱辛格很有自知之明,这么多大人物把他吓住了,只是“缩在桌子末端的椅子里洗耳恭听”。而43岁的新总统也很快被面前的佩戴各种金色星星、杠杠、各种勋章及齐声赞同给弄糊涂了。在这些能人的嘴里,这项冒险活动似乎真成了探囊取物了。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肯尼迪终于同意此计划,条件是美国不直接介入。这是一项致命的决定,也许是他的整个政府最致命的决定。  

        回首猪湾入侵,人们无不为其愚蠢而荒唐所震惊。美国政府的重要首脑们竟把入侵一个国家看作儿戏,只有在美国武装部队的无条件支援下,中央情报局武装、训练和领导的1400名古巴流亡分子,才有可能有胆量面对卡斯特罗的20万军队守住滩头阵地。  

        那么肯尼迪为何同意此计划呢?肯尼迪个性喜好竞争,为了为自己挣得更高的民意支持率,他希望入侵成功,在最终推翻卡斯特罗后,他就可以站在美国人民面前,对他们说他是怎样实现他的就职诺言的。   

        第二次讨论入侵问题的大型会议是在三月底进行的。这是一次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参加这种增加了因迪安·腊斯克不在国内而代理国务卿的副国务卿切斯特·鲍尔斯。此人是第一次听说这项计划,惊得目瞪口呆之后,他马上表示反对,在他看来这个计划不合法、不道德,更不可行。参议院对外委员会主席威廉·富布莱特参议员谴责这个计划。他说:“卡斯特罗政权是肉中刺,但非心头剑。”但这些反对意见均被淹没在狂热的臆断之中。 

        危地马拉训练营中的古巴流亡者也因新的训练和新的武器而充满了希望。他们的美国军官要他们相信,他们只是许多这种队伍中的一个,只是全部兵力的1/10,他们将得到他们所需要的一切支援。由于这些古巴流亡者设想留在古巴的每一个人全都像他们一样痛恨卡斯特罗,所以他们真的相信古巴海滩上的一次大规模登陆很可能激发起一场一呼百应的起义。对古巴情况了解得更少的中央情报局和陆军军官们,甚至比他们更乐观。一经有了这样的梦想,无论是古巴人或是他们的美国同事,就没有一个会愿意退缩到更为谨慎的游击渗透的想法上去了。至于取消这次行动计划,对这些昏了头的人讲那更是让煮熟的鸭子飞了,想都不用想。 

        4月4日国家安全委员会在白宫召开了最后一次会议,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再无退路。比斯尔在会上告诉肯尼迪,入侵成功的可能性是2/3,美国必须对古巴空军基地进行空袭,以确保胜利。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支持比斯尔,说制空权是绝对必要的。总统不同意美国空军的直接参与。就这样,会议结束时空援范围并没确定,而入侵计划一点没变。事实证明这是致命的组合。 

        在入侵之前,中央情报局还实施了一次暗杀卡斯特罗的行动。他们制造出了一批含肉毒杆菌毒素的毒药,在猴子身上做了试验,证明“完全达到预期的效果”。3月初,中情局把毒药交给了雇佣的拉斯维加斯黑社会歹徒约翰尼·罗塞利。罗塞利在3月12日和黑社会头目萨姆·贾恩卡纳、罗伯特·马休、小桑托·特拉菲坎特及一名古巴人在迈阿密的枫丹白露饭店碰头,目的是把毒药交给这个古巴人。此人再把毒药带给在古巴的联系人,再由联系人完成在卡斯特罗食物中下毒的任务。这种毒药可使人生病并在几天内死去,但在验尸中发现不了毒药的痕迹。 

        到4月份入侵猪湾前一周左右,罗塞利和贾恩卡纳又一次在枫丹白露饭店碰头,约翰·肯尼迪总统的情妇朱迪恩·坎贝尔也在场也在场,这不能不说是奇怪的巧合。 

        所有知道这次暗杀的人都在等待着好消息。但卡斯特罗突然停止去古巴联系人受雇的那家饭店就餐,下毒计划就此泡汤。时间来不及了,距预定的入侵时间只剩下几天了。 

        仓促中肯尼迪总统批准了比斯尔空袭古巴空军基地,以消灭古巴空军。但关键时候他退缩了,把比斯尔原先要求派16架B-26飞机的最低限度再次减为6架。飞机于4月14日从尼加拉瓜的一个基地起飞,由中央情报局的和美国训练的古巴飞行员一起驾驶,机翼和机身上涂有古巴空军的标志。 

        当比斯尔得知只有6架B-26起飞时,他吓傻了。难道会上讲的还不够清楚吗?制空权一旦把握不了,计划就要破产。他没有回天之力,只好一切按照原计划继续执行。 

        第二天上午,6架涂有古巴标志但不属于古巴空军的B-26轰炸古巴空军基地的消息传遍全球。古巴驻联合国大使劳尔·罗阿立即谴责美国发动的攻击。 

        轮到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阿德莱·史蒂文森受骗上当了。肯尼迪总统从未把入侵计划通知他。当他必须向罗阿作解释而打电话去美国国务院讯问时,得到的回答是:古巴叛逃分子驾驶的古巴飞机轰炸了古巴机场。他也就这样答复了古巴大使。但不久他就从报纸上看到随即发生的登陆事件,一种受辱的愤怒传遍全身。当他最后不得不向联合国大会解释这一切时,他觉得这是他公职生涯中蒙受的奇耻大辱。 

        结果这6架飞机的炸弹白扔了,并未能摧毁古巴空军,非常需要进行第二次袭击。但由于联合国对入侵反应强烈,肯尼迪总统十分不安,下令取消了第二次袭击。美国军事顾问和古巴流亡分子的士气低落了下去。美国的游击战教官克莱顿·林奇听到肯尼迪这一决定时说:“就像听说超人变成了仙女。” 

        但更糟的还在后头。包括五艘商船和两艘登陆艇的入侵部队在五艘美国海军驱逐舰(舷号已涂去)的引导下,在空中掩护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向古巴西南海岸的猪湾驶去。有关人员都十分不安。软弱无力的空袭远没有摧毁古巴空军,卡斯特罗的飞机一定会全力攻击入侵部队。 

        4月16日,星期日凌晨四点,熟睡中的肯尼迪总统被叫醒,一封电报要求他批准在猪湾附近航行的航空母舰“埃塞克斯号”上的美国飞机去参战。如果这样办了,入侵还可能成功。肯尼迪现在已经打定主意美国不进一步介入,他拒绝了这个请求,还下令让“埃塞克斯号”和护航的五艘驱逐舰再离远些,至少离古巴海岸30海里。 

        对于中央情报局的策划者、美国军事顾问和古巴流亡分子来说,肯尼迪这一行动简直是釜底抽薪。它使整个入侵前功尽弃。当兰尼兹尔陆军上将听到肯尼迪“临阵退缩”的消息时说,总统的举动是“难以置信的,绝对应受谴责的,几乎是犯罪的”。 

        1961年4月17日,星期一清晨,古巴流亡分子组成的第2506突击队的队员,大约1400~1500人,他们受过充分的训练,装备精良,在古巴的猪湾(吉隆滩)登陆,发动突然袭击。但他们都成了瓮中之鳖。古巴空军的飞机击沉了他们的两艘船,并使第三艘船撞上了猪湾西部入口的珊瑚礁。当4月20日(肯尼迪就任总统后的第90天)一切都结束时,“古巴旅”的140人横尸海滩,1189人成了古巴军队的俘虏。死伤者中尚有送往哈瓦那途中在密封的卡车里的4名美国司机和9名古巴流亡分子。 

        很奇怪的是,凡事可能出错的,全都出了错。第一,登陆的地点四周都是沼泽,堵住了原来计划在万一发生问题时撤退到山里去的去路,而这个地点恰巧是卡斯特罗所熟悉的,因为那里是他喜欢钓鱼的地方。地图上标明的像青草般的细小曲线,对大多数制定计划的人来说,毫无意义;而一个中央情报局的参与者,像几乎所有的童子军那样,应该能辨认出这些线条表示的是沼泽。有一条他们认为是撤到山区的重要道路,实际上其尽头却是一个沼泽。 

        第二,看来谁也没有认识到古巴革命武装力量是一支装备良好的25万人的部队,这些装备都是由苏联提供的。 

        第三,入侵者利用联合果品公司的旧货轮,把他们所有的无线电设备和为数不多的军火放在一条船上,这条船给炸毁了。另一些船又偏偏撞到了珊瑚礁上。 

        第四,原计划在空中做掩护的一些飞机迟到了一个小时,只因为两地的时区没有很好地协调一致。 

        这样一来,闹剧在短短三天内就演完了。 

        战争的硝烟散去,而中央情报局、美国军事顾问和古巴流亡分子很快就把失败的沮丧转化为愤怒,对肯尼迪总统的愤怒。他们觉得被出卖了。在中央情报局的指挥室里,一蹶不振的副局长理查德·比斯尔说:“总统总揽美国大权而竟然会使入侵失败,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4月20日,经受了沉重打击的肯尼迪总统请他的老对手理查德·尼克松到他的办公室,说前三天是他一生中最难过的。尼克松得出的印象是肯尼迪“胆怯了”。 

        肯尼迪在4月20日除了会见尼克松外,还和参与了暗杀卡斯特罗阴谋的古巴人见了面。见面情况在1975年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发现之前,一直不为人知。现在看来,肯尼迪之所以停止空援是因为他已经得知暗杀卡斯特罗的阴谋未得逞。他听到此消息后就感到入侵注定要失败。 

        中央情报局所预言的古巴本土反卡斯特罗的起义也并未发生。相反,古巴军民英勇战斗,使美国的这场间接军事入侵遭到了彻底失败。 

        大约1年零8个月后,在1962年圣诞节前夕,这批俘虏在价值5300万美元的医药和机械的交换下获释了。 

        肯尼迪的仇人在这次惨败后又增加了一长串。首先是卡斯特罗、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杜勒斯和古巴流亡分子的头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名单还在逐渐拉长,确实让人胆寒。此外,政府高层中对约翰·肯尼迪嫩能否胜任美国武装部队总司令曾表示怀疑。 

        和卡斯特罗较量后,年轻气盛的肯尼迪总统面临的是更有实力的挑衅者苏联领导人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赫鲁晓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