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5年的“习朱会”,就意义而言虽远不如10年前的“胡连会”,但客观上却也是一个契机。既是中央政府调整对台政策的一个契机,也是两岸政策由量变发生质变的契机。虽然,质变过程可能会较为漫长,但这也算是一个新开端。“习朱会”中,从习总话语间我们已经可以看出,中央政府一方面对两岸关系寄予了良好期望,另一方面在对待两岸关系态度上明显成熟和老道,已不再是过去那种无条件力挺,而是有态度、有节奏、有条件。 这次“习朱会”,从接待规格上看,既重大又正常。重大在于,朱立伦获得两位常委的接见;正常在于,政协主席的接见是借两岸经贸文化论坛的机会,而习总的接见则是两党首脑的会见,所以很正常。从央视并未对会见进行直播可以看出,国共的这次领导人对话并未取得实质性的突破,朱立伦登陆更多的仍是一种政治试探和投机,象征性意义大于实质意义。

这次“习朱会”,朱立伦是为要“支票”来的。那么,习总给国民党开了什么“支票”呢?

朱立伦来大陆求要三张支票:北京反应令人惊叹

习近平会见中国国民党主席朱立伦

■习总“聚同化异”纠正朱立伦“求同尊异”

登陆之前,朱立伦就想给“习朱会”定调,以“求同尊异”来定位两岸关系。“求同尊异”,求的是什么同?尊的又是什么异?所谓“求同尊异”,本质上是国民党的又一次投机。国民党所求之同,是大陆在经济、政策、国际活动空间等方面要支持台湾国民党政府,即希望中央政府继续向台湾让利;所谓“尊异”,就是要尊重台湾所谓的政治地位要等同中央政府,不能进行所谓“矮化”台湾,要尊重台湾方面在政治谈判上的裹足不前。直白点说,就是一边想要好处,另一边又不想向前进,这就是所谓“求同尊异”的内涵。

习总对此显然是不满意的,所以在会见时直接纠正了朱立伦的“求同尊异”,而是提出了中央政府的期望——“聚同化异”。所谓“聚同化异”,就是国共两党凝聚共识,不断增强政治互信,然后要勇于面对双方的政治分歧和难题,而不是一直回避;要积极探索解决之道,而不是裹足不前。习总还用了《尚书》中的一句话来阐释这一中心思想——“虑善以动,动惟厥时”。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考虑完善了就要行动,行动则抓住时机。

其实,习总的意思已经很明确,就是不能在这“求同尊异”地裹足不前了,两党要想进一步深入合作,必须“聚同化异”地向前进。而且,“虑善以动,动惟厥时”这句话已经是给朱立伦警示,即留给国民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定要抓住时机、抓住机会,在最后一年尽量向前走,有所突破。

习总给朱立伦开了什么“支票”

从会见内容上看,习总给要“支票”的朱立伦开了“三张支票”:

一、命运共同体支票。

习总开的第一张支票是两岸是“命运共同体”。关于“命运共同体”,这张支票习总已开给了全世界,从亚洲“命运共同体”到“亚非命运共同体”,再到“世界命运共同体”。总之,只要是愿意一起休戚与共、合作共赢的,大家都可以结成“命运共同体”。满世界都可以,两岸当然也可以。用白话说,就是想分享发展成果,首先得愿意一起玩耍,就得心往一块想,力往一起使。这,当然就不仅仅是大陆给台湾让利的问题了,而是彼此手拉手向前迈步的问题。至于是不是向前迈步,取决于国民党而非中央政府,因为中央政府一直主张向前大步迈进。

二、台湾参与地区经济合作的支票。

我们知道,台湾方面虽然申请了参加亚投行,但鉴于参与身份和名称问题最终未能成为创始成员。关于这一点,中央政府是为台湾地方政府开着大门的。习总对此表态很明确,“在台湾参与区域经济合作问题上,两岸可以加强研究、务实探讨,在不违背一个中国原则的情况下作出妥善安排。”

其实,现实很残酷,没有中央政府点头,台湾不但无法参与更大的国际平台,连区域经济合作平台都参与不了。习总的这句话,是再次让台湾地方政府认清自己的位置,才能获得更多的参与国际组织的机会。

三、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框架的支票。

习总在会见时明确表示,国共两党应坚持对两岸关系的正确认识,旗帜鲜明反对一切损害两岸关系政治基础的言行,绝不能让来之不易的台海和平和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成果得而复失。为此,双方可以积极探讨构建维护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框架。

“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框架”,用台湾方面的话就是“和平协议”。怎样中央政府才可能和台湾地方政府签署和平协议?条件显然是,将现在来之不易的台海和平和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成果,以立法的形式确定下来,在政治上确立一个两岸的关系。然后,中央政府才可能和台湾方面签署这样的和平协议。说白了,就是什么时候台湾方面用法律的方式将台独列为违法,那么中央政府就可以考虑签这个“和平协议”。准确地说,叫“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框架”。只要台湾方面以法律的方式确立不搞台独了,那么中央政府自然就不会去搞武力统一,同室操戈总是自己的损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