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揭秘上海技侦战线领头人张宝发 侦破大案要案堪比卓Sir

上海市公安局巡视员、上海技术侦察总队总队长张宝发,从警36年,从事技侦工作25年。

在近期热播的香港电视剧《使徒行者》中,香港警方高级督察卓凯带领的CIB(刑事情报科)横扫香港罪案,“机谋慎密”是他们的格言。而在中国的金融中心上海,58岁的张宝发,在警界的地位堪比卓Sir。身为上海市公安局巡视员、上海技术侦察总队总队长,张宝发从警36年,从事技侦工作25年,侦破大要案不计其数。不过和卓Sir一样,选择了技术侦缉这个警种,意味着寂寞和坚守,“我们是公安侦察工作的脊梁,但在许多公开场合,我们只能是背影。”张宝发说。

敲头案告破,关键在于一个寻呼机

中国技术侦察战线的领军人物,第五届“我最喜爱的十大人民警察”候选人张宝发,第一次走进公众视野。17年前,他曾第一次接触媒体,彼时造成2死12伤的“1997敲头案”刚刚告破,上海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张宝发默默地坐在记者席后面的一个角落里,没有人知道他是破案功臣。

“案子破了,大家都很高兴,但是我们干的活不能对外说。不过,当时市(公安)局副局长易庆瑶叫我去参加一下发布会,这也算是对我的一种鼓励。”

2014年9月,上海。漆黑的夜色中,车灯的光照亮前路,“总台、总台……”“宝山…方向有异动”“收到,注意监控。”张宝发通过电台对话,这是不久前上海警方的一次打击夜间盗窃行动,也是张宝发从警以来首次接受媒体采访,“每个人都有信息痕迹,这是显而易见的。”

车行至杨浦、宝山,窗外掠过一条条熟悉的街道,17年前的一个多月里,600多名民警在这里昼夜蹲守,上千名联防队员开展夜间巡查,案发现场周边的这些街道不知被走过了多少回,可能匿藏的各个角落也被翻了个底朝天,可是那个用榔头敲头的幽灵依旧不时现身作案。

张宝发说:“那时我女儿读小学,她跟我说老师告诉她,晚上回去要当心敲头,女性的长发都剪成短发。”

1997年3月至4月间,上海东北角接连发生10多起拦路行凶抢劫妇女的“敲头案”,造成2死12伤。一时间上海市民谈“敲”色变,女性不敢单独出门,丈夫接送妻子、父亲陪伴女儿成为街头常态。

当时的参与破案的技侦民警告诉记者:“我们接到这个案子时,其实一点信心都没有,嫌犯已经作案12起。”

时任上海市公安局技侦处副处长的张宝发接到任务,他一遍遍踏访每个现场,一页页翻阅每本案卷。突然,笔录中的一个细节让他眼前一亮——受害人被抢的手提包中有一台新买的寻呼机,原包装盒和使用说明书都放在一起。张宝发说,那时寻呼机刚刚兴起,凭借多年的侦查经验,他判断这个以劫财为目的的对象不会轻易扔掉寻呼机,很有可能会启用它。张宝发马上布控,等待劫匪的下一个动作。“我料想他应该是会用的,肯定打一个,试探是‘死机’还是‘活机’。”

没多久,寻呼机收到一个来自宝山的电话呼叫,呼叫者姓魏。张宝发火速派遣侦查员秘密摸排这个电话周边的住户。同时,张宝发让经验丰富的侦查员拨打电话,试探对方是否姓魏,并最终得到确认。

张宝发说:“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用了,暴露了他的行踪轨迹。”就这样,将整个上海搅得人心惶惶的敲头案凶手魏广秀终于被擒获,在他家中当场发现了敲头的凶器和大量被抢劫的财物。

事后查明,凶手仅仅在邻居家串门时试用过一次寻呼机,就被张宝发抓住线索。

上海公安局网安总队总队长曹忠平,曾经是张宝发的手下,他告诉记者:“1990年代中期,我们对用信息破案还毫无概念,今天看起来顺理成章得的事情,在当时难以想象。敲头案对于将公安技侦工作从传统手段转向‘信息引导侦查’而言,是有开创性的。”

荷兰绑架案将精确打击提速10年

上海技侦总队目前共有480名民警,99%以上本科毕业,研究生比例占20%以上,队伍平均年龄37岁。在技侦总队里,张宝发的年龄最大,可是他对新技术的痴迷和敏锐把握,却让很多年轻人自叹不如。从模拟到数字、从有线到无线、从传统电话通信到通信网、互联网、广播电视网“三网融合”,乃至步入当今的大数据时代,每一阶段、透过每个案件,张宝发都能号准科技发展的“脉搏”。

2000年1月19日,上海警方接到报案,一对上海籍夫妇在荷兰遭绑架,绑匪向家属索要赎金。前来取赎金的案犯已在掌控之中,可警方不敢轻举妄动,“怕伤及被绑架者。”

当时,绑匪从荷兰打来的电话显示是上海号码,可是追踪下去却是虚拟号码,而且来自境外。“他用的是当时最新的IP技术。”更新技术手段,调动国内外信息资源,张宝发和同事们在很短的时间里,追踪到了这个从美国中转而来的电话号码。

当他们将这个号码告诉荷兰警方时,对方的感觉是不可思议,而最终这个号码也成为破案的关键。当荷兰警方从天而降、冲破房门的那一刻,配合行动的电话这头——上海的现场也近乎窒息。“大家都屏息在那里,感觉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到‘咣当’一声。我们只听到电话铃那边传来‘砰’一声,成功了。”

但当大家都在为解救人质欢呼时,张宝发的思绪却却停在那声巨响上,“荷兰警方是通过什么方法找到被绑架人的确切地址,用什么方法锁定犯罪嫌疑人?我要掌握这些技术。”

上海公安局技侦总队总队长助理卫岚说:“每次破案后,他都要思考并实时调整数据模型。和荷兰警方的这次跨国合作,为中国警方提高精确打击能力打开了一扇技术大门。”事后,张宝发通过上网寻找到一家研发精确打击的以色列公司。此后,通过引进改良,全国公安技侦相关技术的能力一下子进步了十年。

不仅如此,近10年来,张宝发带领上海公安技侦总队先后建成了近百个科技项目,为全国公安技侦创建了“上海标准”和建设模式,引领着我国 公安技侦的新技术发展。

刑侦破案的大数据应用

“支付宝,电子商务的时代来了;余额宝,互联网要搞金融了;阿里巴巴上市,大数据不可逆转了。”这是张宝发对小伙伴们说的话。在张宝安发的麾下,聚集着一批技术精湛的年轻人。

2010年9月8日20时15分,上海莲花南路某超市底楼的黄金饰品柜台突遭3名蒙面歹徒抢劫。短短两分钟,近百万元黄金饰品被洗劫一空。张宝发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率队在数十平方公里范围内搜集和保全现场信息,寻找突破口。同事卫岚说:“整个数据的采集量达到四十亿条,这么庞大的数据,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要形成加工和处理,组织协调、技术应用是非常关键的,张队长把握得非常好。”

连续七天七夜,张宝发频繁穿梭在前线指挥部和总队数据中心之间,虽然年龄大又做过手术,但他仍然和年轻的战友一起挑灯夜战,每天仅休息三四个小时。张宝发大胆从歹徒进入现场踩点、实施犯罪、逃离现场、离开上海等行为入手,梳理出其中的41条数据,组织设计50余种数据模型,对40余亿条海量信息进行综合比对,获得30666条线索,“事后证明我们这个模型是正确的。”

其中一名涉案嫌疑人DNA被认定与2009年贵州一起未破抢劫案嫌犯的符合,张宝发迅速将这一信息与3万条线索比对,锁定3名犯罪嫌疑人的行踪,查清了他们的真实身份。“在30666条线索中,这三个人都在里面,结果第二天就出来了。”当嫌疑人分赃完毕,开车回老家时,他们万万 没想到,民警已经等在他们家门口。

案件告破,和以往一样,在庆功现场却看不到张宝发和他的战友。从事技侦工作25年,张宝发始终铭记着当年老处长的一句话,“老处长跟我说,你既然投身到这个警种,你要有思想准备——直着进去,横着出来。他的意思很简单,你干了这一行就要一辈子从事这一行,就是这个队伍当中的无名英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