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宋楚瑜接受凤凰卫视专访,在谈及两岸关系时,宋楚瑜希望台湾和大陆要抛下“两个凡是”:大陆方面看台湾,不要觉得只有国民党才希望两岸和解,凡是国民党都主张和解,凡是民进党都主张台独;台湾人也要丢下这“两个凡是”,凡是蓝军的人都要卖台,凡是绿营的人才是真正爱台;这个凡是也不对。

问答神州·宋楚瑜(上集)

第一部分:关于朱立伦

2016年台湾领导人国民党候选人提名领表作业结束,包括了朱立伦、王金平、吴敦义在内,多位被认为具有参选实力的党内人士均未领表。

面对民进党推出的候选人蔡英文,国民党方面的选情显得有些混沌,而每到选情焦灼的时候,曾经的台湾省长宋楚瑜总是会被一再的提起,更有媒体认为宋楚瑜是此次选战的关键节点。

在2015年春节的前夕,朱立伦曾经主动的拜访宋楚瑜,这被认为是开启了国亲合作的“善意之门”。

前不久,我来到台北,就2016台湾“大选”的相关话题,与亲民党主席宋楚瑜,进行了一次相约问答。

记者(吴小莉):其实您跟朱立伦的关系一直都不错,他跟您请益的时候,谈的最多的是什么?您又给他了什么建议?

嘉宾:当然了他感觉到他的责任很重大,但是他并没有提出来,到底跟亲民党未来怎么样合作,不管是“总统”选举也好,或者是立委选举。那天因为他刚刚才就任不久,他来找我,也许他内部还没有整理好,这些相关的这些思维,所以还没有提出这些办法。

记者:但我也想知道,就是因为他其实担任主席也一段时间了,现在也在做立法委员的提名,他在这个时候有没有在跟您进行一些讨论,包括国亲一些合作的可能性?

嘉宾:还没有,我必须很直率,也很坦白地来说明,就是两个政党都有很多的包袱,都有很多的包袱,坦白讲不只是意识形态上的包袱,你看上一次的,去年年底的选举。

记者:九合一。

嘉宾:国民党九合一的选举,之所以遭到最大的挫败,马英九的施政绩效得不到人民的信任,所以是一次不信任的投票,你看在选举当中打出来的广告,民进党的广告,投给某某人,就是投给马英九,都输掉了,那就是说这个东西是,套一句台湾的选举术语叫做票房毒药。

你晓得最后坦白地讲,造成我称之为叫“台北效应”。什么叫做连胜文的“台北效应”,是什么?就是在最后助选的时候,有几位长者——我就讲长者——所讲的叫做“皇民说”,就是柯文哲的家世,说他的家庭就是“皇民”,如何如何如何,在电视上所映现出来的是柯文哲的父母,非常低调而且非常难过地说,我们并不想做日本人,是你们把我们送给了日本人,你还怪我们吗,你不觉得心里面很难过吗,而这种效应席卷全台。

我在这边必须要说一个小故事,我希望透过凤凰,告诉全大陆的乡亲这么一件事情。1895年的时候台湾割让的时候,不是只有台澎,而且还割让了辽东半岛,所以当辽宁省省长陈政高先生到台湾来的时候,我特别向他讲了一个故事,我说当满清腐败的政府,输了甲午战争,割让的不是只有台澎,还割让了辽东半岛,是有三个国家来干涉,包括俄国,要日本吐出来,然后满清政府加赔三千万两银子,赎回了辽东半岛,就是旅顺那里。

您看过前一段时间,几年以前,大陆上一个很红的电影叫《唐山大地震》,小莉您看过吗?演得非常,让你从头会哭到尾,我去看了,看得很难过,而这个电影里面,所描写的就是那个母亲,当房子倒到那个柱子倒的那个地方,压在一个姐姐跟弟弟身上。

记者:救谁?

嘉宾:妈妈到底要救谁,女儿说为什么妈妈只救弟弟,那我台湾同胞说,为什么满清政府,中国只赎回辽东半岛,不赎回台湾,女儿心里面有疙瘩,台湾同胞照样有疙瘩,你为什么把台湾割出去,你还骂他你会讲日文,做皇民,你对他公平吗?到目前为止,国民党没有对这件事情向民众说对不起,我们选举的时候讲这些话太过于情绪,与事实不对,我们应该要有一些表态吧。

记者:你提到国民党的包袱,很多人会寄望说朱立伦当主席之后,做一些改革的动作,但是他确实以前的包袱很多,如果您作为前辈,曾经在他从政的路上扶他了一把,你要有机会跟朱主席建议的话,你会怎么建议?

嘉宾:他必须要“务政业”,因为毕竟现在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国民党在执政,你必须要改变一些你的思维和想法。他必须要展现出来,他的这个作风,他可以要求从政同志,来听听党对这些问题的基本的看法,不能够再因循苟且地这样的拖下去,你看看现在很多民进党执政的县市,国民党好象把它看作这个事情跟我无关,它不要忘了,台湾整体是国民党在执政,你不能说这是地方的小事,跟我“中央”政府无关,你看屏东垃圾出了那么多问题。你不要忘了,如果宋省长还继续执政的话,会容许这些事情在那里发生吗,省政府一定介入的,为什么?地方政府根本没有这个能力去处理的话,“中央”政府能够袖手旁观吗?

第二部分:关于王金平

2015年5月15日上午9点40分,王金平办公室临时宣布将会召开记者会,并且是在“院长”办公室旁,接待外宾的会客室罕见的架起了“胜利讲台”。“九月政争”、化解“太阳花”运动,王金平都用过这个讲台,也被外界视作一旦搬出,必有赢面。然而,10点整出现在媒体面前的王金平,首先是深深的一鞠躬,向民众表达歉意。他说,或许是个人过去的努力不够,无法让大家充分相信,足以承担大任,难以满足各方的期待。在声明中,王金平一再诉求党的团结,并没有提及是否领表、参选或者征召等关键词。而面对媒体的追问,王金平的回答是“不表示也是一种表示”。

记者:也有媒体这样说,它说您在国民党里面,最看好的人选其实是王金平院长,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确实的。

嘉宾:您刚刚讲的最后那一句话,我必须要亲自来说,我从来没有对这个事情表过态,我也没有说过谁是最看好的,我必须要这样讲,王金平院长跟我是多年的相识,他的人脉跟人缘极好,但是现在我刚刚讲的,就是同样,不管是王院长也好,或者是吴敦义吴副“总统”也好,或者是朱主席也好,同样都被背负了现在国民党的包袱。

所以我还是一样,我还是很相当地保留,保留什么原因?就是他不是我的这一票而已,是民众认为你当选以后,你有没有能够对这两个重大的事情,有一些处理解决的方式,能够替台湾人民解决问题,才是验证能不能当选的唯一标准。就是王院长到目前为止,你有听到他对两岸问题,表达比较具体的主张和看法吗?到目前为止,我没看到,我跟他那么熟。那另外一个,就是到底对未来这些政务的相关的事情的TEAM,是谁能够把现在的问题来去处理好。

记者:尤其是在2008年大选之后,在国民党掌握了立法院的情况之下,还有很多的法案过不了,也有人觉得说,也在疑虑,当时王院长是不是对于两岸的法案是不是有很努力?

嘉宾:同意,您刚刚讲的这个事情,也不能把全然的责任都推给王院长,你比如说立法院很多的法案,包括服贸的问题等等,都没有处理。我曾经说过嘛,这么样一个长时间以来,我有五个所谓的博士学位,我都看不懂那个服贸的内容,为什么?讲一些人民都听不懂的话,那么玄之又玄,那我还不如说,解放军毛泽东在1927年,那时候上井冈山讲的,他的三八作风,简简单单明明了了,是不是,解放军不拿人民一针一线,解放军就是说一切行动都要听指挥,解放军每个人缴获都要归公,听得懂嘛,简简单单明明了了,现在讲得文绉绉,一般的老百姓听不懂。

2009年我跟原来的政协主席,我们在宁波开会,开两岸的渔业农业的会议,他们讲了很多。我发言,我说我在跟大陆上面的领导人在接触的时候,我有个很深刻的印象,任何对台湾农民渔民不利的事情,大陆都不会去做,任何只要能够帮助台湾农民渔民,有利的事情他们都是恨不得马上就去做,底下鼓掌,我看了上面的领导也在鼓掌,为什么?大家都听得懂嘛。

面对国民党2016台湾领导人混沌的选举情势,台湾媒体曾经提供了几个第二次“国亲合作”的组合:王金平与宋楚瑜搭配,或者朱立伦与宋楚瑜搭配,又或者是朱立伦与王金平搭配,并委任宋楚瑜以行政院长之职。总之,有媒体评论,宋楚瑜被认为是国民党能够避免遭遇全盘颠覆的一个重要关节点。

嘉宾:从制度层面来说,从长远来讲,我很愿意替民众服务,所以我跟小莉这样讲一句话,内心的话,坦白讲,我是从开始做蒋经国先生的英文翻译出身的,英文秘书,而我现在还想做翻译,做什么翻译?两岸的翻译,那就是把台湾乡亲心声,翻给大陆乡亲,很忠实地了解,也把大陆上的一些想法,也很忠实地传译给台湾的乡亲,做一个桥梁。

所以我今天你刚刚讲,与其去安排我任何的位置,不如多听听我的建言,我的建言是什么,台湾的领导人,包括蔡和朱这两位主席,都缺乏的一点,和需要更强一点的,叫做霸气,不是霸气,魄力,就需要他们的魄力,就不要再说,两个都有包袱嘛,你们把包袱丢掉,就是说今天是你在主导,带领台湾老百姓,走一个比较可长可久的一个道路出来,那跟两岸大家彼此合作,相互慢慢化解,这也不是明天两天,我们两岸马上就可以,立刻明天就可以统一,但是呢你完全排斥说,我们“宪法”相关的规定和现状,而不顾虑相互双方自己本身的条件,在那里硬搞,其结果带来的不是希望,是灾难。

第三部分:两岸关系

记者:我们要来采访您,就告诉了我们的凤凰网的网友,他们有几个问题想要对您提问。来自于湖北的宜昌的朋友说,请问宋先生您认为两岸有否必要成立,分别成立“三中一青”联络委员会,共同探讨利于台湾“三中一青”发展的政策措施,全面构建两岸“三中一青”向上发展的全面持久的合作关系?

嘉宾:湖北人,我就讲一点点湖北话,湖北,最重要的就是今天不只是台湾,也是大陆,同样对“三个中”,那就是中低收入、中产阶级,中小企业,应该要给他们机会,不是官二代,富二代才有前景,年轻的人所企盼的是他要有公平的机会,所以两岸都应该重视“三中一青”的问题,

2015年5月2日,朱立伦于抵达上海,3日在上海出席了第十届两岸经贸文化论坛,本届的论坛聚焦的重点便是“三中一青”,也就是台湾中南部、中低收入、中小企业,以及青年阶层。5月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北京会见了朱立伦主席率领的中国国民党大陆访问团,这也引起了两岸以及全球舆论的高度关注。

记者:怎么看习朱会?

嘉宾:我必须这样讲,两岸之间高层次的来往是有必要的,习总书记跟朱主席两个人见面,就两党之间,两岸政策和台湾未来的,一些某些事情交换一下意见,这不仅是正常,而且是应该有的,一些例行的管道,国民党和民进党,以前都犯了一个很严重的这种偏差,或者是我讲的那些包袱,国民党认为只要跟我谈好一切都OK了,民进党说只有台湾的事情,只有我才能够有发言权,这个我想到邓小平先生,台湾好需要像这样的一位先生。

我这边打个岔,他们说宋楚瑜你最喜欢做干什么?我很希望扮演一下邓小平那种角色,他第三次复出的时候比我年纪还大一岁,他讲了两个,第一个就是要解放思想,跳脱框框,实事求是,推动大力地改革,这是一方面,第二个事情很有意思,那就是他出来重新掌权的时候,你记得还有个华国锋,华国锋那时候讲的两个最重要的叫“两个凡是”。

台湾和大陆上我希望也要抛下“两个凡是”:大陆方面看台湾,不要觉得只有国民党才希望两岸和解,凡是国民党都主张和解,凡是民进党都主张台独;台湾人也要丢下这“两个凡是”,凡是蓝军的人都要卖台,凡是绿营的人才是真正爱台;这个凡是也不对。所以因此,回到您刚刚话的一个基本的主轴,重要的高层次的来往,从基本上去交换一下意见,化解心结这是重要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不需要只单一地,跟哪一方面来化解。

嘉宾:参不参选是另外一回事情,我的两岸政策基本上就是务实,第一,中华民国之所以在这边是在前,是因为国共的内战,延续形成今天两岸分治的一个事实现况,但是不能够否认,我们两岸是确实是一个整体上面,叫做中国。

不过我的解释在台湾我解释,这个中国是中华民国,大陆的解释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要忘了,从1949年开始,提一个中国的政策的,最先发源的是在台湾,不是在大陆,所以到联合国退出之前,全世界承认中华民国才能代表中国的是多数,但是我们有三个事情,台湾必须要很诚实地,很诚恳地面对的,

那就是退出联合国之后,世界上主要的大部分的,用数目字来讲都已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是代表中国,第二个,美国跟我们断交了,日本跟我们断交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在台湾已经没有人,还敢这样奢求说,只有中华民国才能代表中国这个事实,但是这并不代表,这并不代表说台湾,我们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台湾所坚持的是什么?

记者:这是来自四川的网友的问题,请问宋先生,你觉得318的学运,是否台湾青年恐中反中的情绪越来越高涨,以及对台湾未来感到迷茫与不安,如何加强两岸青年的沟通与交流?

嘉宾:这是四川的乡亲所讲的话,那我就用四川话向乡亲来汇报,其实318这个事情,它既不是反中也不是恐共,它是对他的未来确实有一些迷茫,而我们都是同根生,但是如何地让台湾的乡亲,能够感受出来,大陆的同胞不是只有爱台湾这块土地,更爱台湾的同胞,

318的公民意识是什么,就是台湾的乡亲基本上受过基本的公民训练,他有判断,他有见识,有一句闽南话讲,(九个屁股有十张嘴),就是九个屁股有十张嘴,就是九个人有十个意见,在台湾九个人哪只有十个意见,有二十个意见,这是台湾的公民价值和公民意识,你必须要尊重,第二个台湾是少有的一个地方,中国在几千年以来,它受了三种文化的冲击,你看它受过东洋文化,它有中洋文化,它还有西洋文化,在台湾会讲日文的,会讲英文的,会讲中文的人比比皆是。

所以我在跟习总书记在去年(2014年)五月份,我讲的四个体谅,你要体谅什么叫台湾意识,什么叫做台独意识,台独意识跟台湾意识是两码子事情,第二个你必须要了解到,台湾的公民意识,就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主观判断,你必须要尊重这个公民意识,第三个你必须要体谅台湾之所以要参加国际性的组织,尤其是经济组织,不是要去搞那个独立,最重要的台湾是一个经济体,没有国际的这些联系Connections,它怎么活得下去,最后一个就是这个过程,两岸的很多的问题,是要用说服,是彼此沟通而不是强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