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创 占豪 2015-05-22 占豪 [i]

据知名英文财经媒体Market Watch报道称,世界上最著名的投机大鳄乔治·索罗斯先生,当地时间5月19日在世界银行布雷顿森林会议上出言惊诧四座。他担忧地称,如果中国经济的健康状况不佳,可能会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他还呼吁,美国应该对华作出“让步”,允许人民币纳入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

那么,索罗斯为何突然维护起来中国的利益了呢?竟然让白宫给中国让步,这真是一出奇观啊!索罗斯,作为世界上最牛的投机大鳄,将很多国家碾杀在自己的资本车轮下。他公开说的话,往往背后有极深的含义。

那么,索罗斯这话语背后到底有什么隐情?其中又有什么逻辑呢? 占豪这里作个简单的分析和推理,与战友们共同商榷。

中国的核心利益

2011年9月6日,中国政府发表《中国和平发展》白皮书,明确界定了我国的核心利益。白皮书指出,中国的核心利益包括:国家主权,国家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中国宪法确立的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

从上述可知,6个方面是中国国家的核心利益,这其中就包括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这个核心利益是什么意思?说白了,就是谁阻挡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阻挡中国人民争取合理合法的发展权,谁就是中国人民的敌人,中国就会为此核心利益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手段,包括以战争这种终极手段来维护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所以,从索罗斯的话中我们可以看出,索罗斯一定是仔细研读了中国政府发布的《中国和平发展》白皮书的内容。索罗斯说,如果中国将出口驱动的经济转变为内需驱动的经济的努力失败,那么中国的统治者很可能会制造一个外部冲突,以使得国家团结,并握紧政权。

索罗斯的这句话,显然是一种美国式思维,并站在美国立场上来理解中国政府发表的《中国和平发展》白皮书。他认为,现在中国正在由出口驱动型经济向内需驱动经济转变、转型,如果美国处处与中国为难,那么一旦中国转型失败,中国经济将可能陷入倒退。到那时,中国统治者就可能制造外部冲突以团结全国人民,从而获得继续掌控政权的能力。

事实上,中国人的逻辑不是这样的,中国政府的逻辑也不是这样的,中共的逻辑更不是这样。在中国人民看来,谁阻挡中国人民追求发展、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谁就是中国人民的敌人。作为中国的执政党、中国政府,就必须将阻挡中国发展的力量给搬开,无论那股力量是谁,都必须出手出脚,否则老百姓就会不答应。站在中共和中国政府视角,带领中国人民奔向幸福、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已然在肩的历史责任,必须承担。基于这种逻辑,中国追求和平发展本身,是有终极手段作保障的,这一点是由中国的民心决定的。也就是说,如果谁非要与中国的发展为敌,那就是与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为敌,如此中国必然与其掰腕子、决胜负。

所以说,中国人民、中国政府、中共都不可能说等到经济转型失败才为转移矛盾而出手。中国必然会大力推动世界范围内的大合作、大和平发展,构建一个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如果谁非要阻挡中国做这一切,那就必然直接硬碰硬。

中国人民、中国政府、中共都不会允许中国转型的失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必须实现,这是中国人上下13亿人的决心,这一点从十八大后的一系列文件,特别是三中、四中全会形成的决定中窥斑见豹。

在这方面,无论是白宫还是华尔街,无论是奥巴马还是索罗斯,他们都是不可能真正、完全理解的。索罗斯的理解是,如果中国失败了,则会选择战争,那么世界大战就可能因此而爆发。而中国的逻辑则是,谁挡着中国的发展之路,谁就是与中国为敌;谁与中国为敌,无论何时、何地,中国都会与其扳腕子,见真章。虽说在某些问题上,中国忍了,但在大战略、大节上,莫说今天不含糊,就是过去也不含糊。譬如克里访华,中国是寸步不让,最后克里见习总是连南海的一个字都没敢提就能看出中国的决心了。否则,如果美国有把握对付中国,就没必要绕弯子先搞俄罗斯了。

索罗斯的逻辑

索罗斯还说,“如果中国与美国的军事盟友,比如日本,发生军事冲突,那么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就处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临界点。”

索罗斯的潜台词是,如果中国经济转型失败了,中国政府要对外选择战争以确保执政权。对这一点,我们在前面已阐释清楚,索罗斯的逻辑是西方式思维,和中国式思维是不同的。但索罗斯的警告却不是凭空捏造的,而是可能实实在在发生,存在完整逻辑的。这个可能发生的事情,索罗斯虽然估计的时间点存在问题,但其发生的危险是绝对存在的。

因为,一旦中日爆发军事冲突,那么中日战争背后就不止是中日战争,而是中国和美国在西太平洋主导权上的战争。中日若发生战争,日本战败则美国第一岛链将不复存在。如果美国失去了西太平洋,那么北约也将面临崩溃,如此美国在欧亚大陆的掌控权将消失,美国的世界霸权将不再。所以,索罗斯所描述的中日战争爆发后,美国就必然面临是交出世界霸权宝座还是和中国进行决战的抉择。如此,索罗斯所说的“我们就处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临界点”就不难理解了。正是基于这种逻辑,日本安倍政府才大胆地将日本捆在遏制中国的站车上。安倍政府认为,如果中日爆发战争,则美国必然会介入。基于这种临界的危险性,日本就有投机获取巨大政治投机利益的空间。

世界大战一旦爆发,就经济而言,资本将无处可逃,不但将赚不到钱,损失将是无法计算的。所以,作为华尔街的代表人物,索罗斯是绝不希望世界爆发世界大战的。对华尔街来说,乌克兰打打仗,中东乱一乱,搞搞新冷战什么的他们是欢迎的,因为那样很多资本会流入华尔街,华尔街资本会因此而获利。然而,若世界都大战了,天下再无安全之处,那可不是资本所想要的了。所以,作为西方资本、华尔街资本代表的索罗斯,除非他们认为有能力打败中国并不爆发世界大战,否则绝不希望冒着世界大战的危险去推动中美对抗,这也是为何同为犹太人、与华尔街关系密切的基辛格先生一直倡导中美“和为贵”的根本原因。

基于上述逻辑,索罗斯才向白宫呼吁:为了避免爆发世界大战,美国应作出一个“重大让步”,允许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

当然,索罗斯是一个生意人,是一个资本大鳄,他的建议可不仅仅是担心战争,而是要从这种博弈、合作中大获其利。在他的建议和呼吁中,背面潜台词就是美国华尔街的赚钱机会。他在呼吁之后表示,作为回报,中国也应该作出类似的重大让步以改革中国经济,比如接受“法治”。索罗斯所谓的“法治”,就是中国在金融、经济规则上,接受美国、华尔街现在的规则,这样美国资本就可以到中国这个大市场自由“游泳”了!

接下来,他给中国政府建议说,允许人民币在市场上自由兑换将会为这两大经济系统创建“一个有力的链接”,这样的协议很难达成,但其它选项又很糟糕。索罗斯的世界大战“威胁”虽然是说给白宫的,但也是说给中国政府听的,他这里的意思是,中国应该允许人民币在市场上自由兑换,并与美国经济体进行有力的对接。说白了,就是将中国把发展的利益与美国分享,这样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了!

对中国来说,中国欢迎任何互惠互利的投资,包括美国华尔街资本。中美要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中国会更加会积极与美国合作,并欢迎美国资本到中国市场投资;中国也会推动“依法治国”,但这个“依法治国”可不是索罗斯嘴里的“法治”;“依法治国”是中国主导的中国市场的规矩、规则,而不仅仅是依照美国的“法治”来构建中国市场。

所以,包括白宫、索罗斯代表的华尔街,都应该更加深入地理解中国政府推动的“依法治国”的含义,而不是用美国思维来思考中国,否则就会犯战略性错误后误判。

中国一定会欢迎华尔街来中国资本市场投资,也会推动汇率、利率以及人民币可自由兑换的改革,并继续加速这一进程。但是,这并不代表华尔街资本可以在中国资本市场按照美国的规则来,而是必须依照中国的法律做事。类似过去索罗斯攻击东南亚国家的货币的投机方式,在中国必然是行不通的。在这方面,华尔街资本必须有充分的认识,索罗斯上世纪末在香港的遭遇就是前车之鉴。

为了说服白宫,索罗斯接下来说,“如果没有这样的协议[这里指的是两大经济系统创建一个有力的链接。在占豪看来,所谓有力链接就是给华尔街资本自由进出中国、自由操作的特权与通道,这是不可能有的,来了就得依中国法律办事],那么中国很可能会加强与俄罗斯在政治上与军事上的联系。这样一来,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威胁将变得真实。因此,值得尝试去达成协议。”

索罗斯为何在此时这么呼吁白宫呢?就是要白宫在今年放行人民币纳入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就是希望在习总和奥巴马在9月份会见时能有一个更大的彼此妥协。这样,华尔街资本就有了大获其利的渠道,就可以跑步进入中国市场投资了。可别忘了,现在A股市场是世界上最火的市场,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正在引领世界,索罗斯作为一个投机大鳄、作为华尔街资本的代表,现在是眼馋得紧呢!

如果不出意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中国纳入特别提款权的篮子是没跑了。索罗斯的呼吁可不是简单的呼吁,而是代表华尔街向奥巴马政府喊话施加压力。今年是美国选举准备年,明年是大选年,民主党的白宫恐怕不敢得罪华尔街,影响明年选情。与此同时,欧洲、中国都在积极推动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白宫在内外巨大压力下,有比较大的概率会拿这个与中国作交易,最终同意人民币加入IMF的SDR。[/i]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