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王文军一案从滥用职权到故意伤害的消极影响

CCTV13新闻1+1报道说王文军一案从最开始的滥用职权提升到了故意伤害罪,如果最终罪名成立,我认为这将又是一个“南京徐老太案”一般具有极大社会示范效应的案例,必然会造成警察消极执法,赖皮嚣张抗法的恶劣影响。我想,我的这个说法,肯定会遭到一大批喷子的咒骂的,但该说的,我还是得说,谁叫我们中国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呢!我也不会理会咒骂者,因为我的家教告诉我,打人莫打脸,骂人莫揭短。

从CCTV13的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警察王文军在摆脱周秀云的纠缠时是有一个较长的时间段的,在这个时间段里,王文军一直在大声得呵斥周秀云,要求周秀云放开拽住王文军右侧衣服和裤子的手,但非常遗憾的是,周秀云就是不松手,这最终造成了王文军使用了“扼颈”的危险动作试图摆脱周秀云的纠缠,而这个“扼颈”动作最终造成了周秀云颈部受伤,并最终窒息而死。

那么周秀云的这个动作之前是一个什么情况呢?如果我们再细心点,往前边看的话,就可以看到周秀云的一个动作,造成了王文军弯下了腰,弯下的大约90度,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情况?1+1里边没有说明,但在此之前传出来的消息是周秀云袭击了王文军的“老二”,从视频来看,此消息应该不是空穴来风。那么我们可以合理推断出,后边周秀云耍无赖抓住的虽然肯定不是王文军的“老二”,但应该离“老二”不远,而男人的“老二”的重要性和致命性,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因此,在多次警告无效的情况下,作为警察,他当然是有权力使用暴力来摆脱这种情况的,事实上,哪怕是一个普通人,也有权力来摆脱这种威胁。因此,王文军在被激怒的情况下,使用了“扼颈”这一非常危险的动作,来试图摆脱周秀云的纠缠,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有其合理性的。

反观一旁周秀云的亲友,不但不上前劝说周秀云松开其拽住的双手,反倒在王文军使用暴力手段试图摆脱周秀云的纠缠的时候,起哄说“警察打人啦!”完全是一副起哄闹事的嘴脸,这也反衬出周秀云一边的人的素质之低劣。

从白岩松的解说来看,王文军的第一个错误是不该称呼周秀云一方为“犯罪嫌疑人”,注意,是“犯罪嫌疑人”。为什么不能称闹事的一方为“嫌疑人”?打架闹事难道不是违法犯罪吗?在没有被法院审判前,难道不是犯罪嫌疑人吗?这个用词虽然是刺激了点,但并没有多大的错误,如果抓住这一点不放,那以后警察在出勤执法的时候,遇到这种事情该如果称呼?难道说“亲爱的打架闹事者”吗?这不是笑话嘛!

白岩松指出的第二个错误就是我上边说到的“扼颈”动作,并最终导致了周秀云的死亡。如上所述,我完全不认同这个动作是“故意伤害”,王文军使用这个动作来摆脱周秀云的纠缠,一方面他是有警告的,而且不只一次;另一方面周秀云的动作是涉嫌袭警的,按照袭警的处置方法,王文军是有权力使用暴力的。

这个案子,按照中国的法律潜规则来看,王文军的“故意伤害罪”是肯定坐实了的,最终的宣判绝对会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但这样的审判,对于社会的消极影响必然堪比“南京徐老太案”。

一方面,警察非常有可能消极出警。遇到这种事情,如果我是警察的话,我一定不会将闹事方带回警局。那么我应该怎么处理呢?那就拖呗,只要冲突双方不打架,爱骂骂去,等到双方消停了,我的执法任务也就结束了,让双方签个字,OK,打道回府咯!如果双方不止如吵骂,打起来怎么办?那咱就在边上喊“不要打,打人是犯法的,如果打伤了对方,你是要赔医疗费的,打死了是要坐牢房的”诸如此类,反正我会尽到一个警察的告知义务,但是,在没有出现伤亡前,我绝对不会使用暴力来制止双方的冲突。

另一方面,如果在量刑的时候不考虑周秀云的过错的话——这从白岩松的解说词来看,我不认为法院会考虑这个因素——那就会鼓励如周秀云一般的泼妇采取下三滥的手段来暴力抗法,(当然,我说的是类似此案中的民事纠纷,如果是刑事案子的话,当我没说) ,如果成功的话,就可以逃脱法律的处罚,如果没成功的话,也可以拖延,如果被伤害或者死亡的话,可以得到一大批赔偿,何乐而不为呢!

第三方面就是在媒体中可以使用CNN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受处罚。在此案中,最开始舆论一直称周秀云他们是”讨薪者“,试图以此吸引公众的注意力,他们成功了。但最终的事实却表明,周秀云他们就是一群”抄近路的过路者“而已,与讨薪无关。但造谣者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这跟香港”反水客“的暴力行动和气的逻辑是何其相似!因此,今后这种网络谣言将更加喧嚣。

点击率超过3000,5000奖励10,20分。版主:yky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48楼svip

不要被舆论裹挟了法律的庄严。王文军案检验的是法制的公平,如果老百姓的牢骚改变了审判的结果,那全国的警察就将缚手缚脚,出工不出力,对社会风气也造成致命的打击。没有人再畏惧法律,没有人敬畏警察,流氓地痞横行,为阻挠执法意外死亡的周喊屈的人,在自身权益受侵害时也得不到警察有效的保护(谁吃饱撑的保护你啊,没准惹上大官司去坐牢,还不如失职渎职自保呢)。王文军在执法过程中必然存在滥用职权的问题,但要上升到故意伤害就说不过去了(带回派出所殴打属于故意伤害,这个不需回避),毕竟是在执法过程中遇到暴力抗法前提下为制服嫌疑人而使用了过度武力,造成周的死亡,难辞其咎,但绝不能把处警作成故意伤害,两种性质,切不可混淆。这是一次艰难的审判,也是对司法制度的考验,让我们拭目以待,静观结果吧!

做人要厚道,不能一朝长缨在手,就丧尽天良。对什么事不能先入为主,农民工讨薪,与保安发生冲突,你得了解情况。本来可以轻松化解矛盾的事,却偏执一方,强硬指责另一方,并施之拳脚,动辄伤人,甚至临驾于法律之上,剥夺他人生命。如今警察拿此案说事,不出警或是缓出警,更能说明当今警察骄横惯坏,毫没党性,法纪意思淡薄。整顿警察,从思想上整顿势在必行。

16楼zhn9453

如果王文军被判有罪,以后警察也就可以不执法了,你执法我就闹,闹不行就死给你看,到时候才是最可笑的法制。

授予警察执法权,就授予了警察强制权,行使强制权就必然不可避免的使用强制力,强制力是靠武力或者说是靠合法暴力来实现和保证的,允许警察使用暴力,就应当容忍因使用武力而不可避免的伤亡后果和意外

9楼 fwc257215
还有一项指控,是我难以“认同”的;

节目中,多次提到王文军是“知法犯法”(或执法犯法)的指控,对此不敢苟同;

(1)首先,“知法犯法”带有明显的“主观故意”才成立。

王文军最后是动了手,但却不能说是存在“主观故意”,王文军最后的动手是明显的“迫不得已”的,那位“女混混”把自己看的“何等了不起”,一句“不松手,就是不松手”,迫使王文军不得不使用“武力解决”,王文军动手实属无奈之举。既然不“带有”主观故意的色彩,何来“知法犯法”的罪名?

(2)如果,节目中主持人用的不是“知法犯法”,而是用的“执法犯法”,那么这项“罪名”就“更不应该”成立。什么叫“执法”?首先认可“法”是第一位的,法是“铁面无私”的,而“执法的人”,就应该不折不扣的体现法的“铁面无私”性,怎么体现“铁面无私”?采取“强硬手段”肯定是不能排除的、不可缺少的一项重要选择。“强硬手段”怎么体现呢?“武力手段”就是其中绝对不可缺少的选项!所以,既然警察有采取“强硬手段”的权力,何来“执法犯法”的罪名成立?

10楼 午夜寒风
所以我在另外一个别人的帖子里,一再强调了,在此案的背后有着明显的“人治”的痕迹。

如果按照“法治”精神,在周秀云死亡一案中(至于其他人在警局被殴打应该另案处理),王文军最恰当的起诉罪名应该是“滥用职权罪”,而绝对不应该是“故意伤害罪”。

使用“故意伤害罪”对王文军起诉,实际上就是被舆论所绑架,企图以牺牲王文军来换取所谓的舆论的平息。这中做法,犹如扬汤止沸。

11楼 潇湘逝水
王文军滥用职权罪是跑不掉的,而且是矛盾的激化者



我们理想中的要求执法者是公正的,公平的,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但现实中,难免有执法者,选择性执法,或针对性执法,乃至有败类,以执法为名行伤害之实。



就本案而言



民警出警后,只听保安只言,只问保安挨打,却直接针对民工执法,这至少是选择性执法,拉偏架。



对保安是嘘寒问暖,对民工是威风凛凛,这公正吗,公平吗



如果是打架,那要抓的是双方,而不是只抓民工,对吧



其实,就本案而言,本来是不该抓人的,了解情况后,双方都训一顿就可以了,也合法的。



聪明的警察,或许该偏向点民工,那效果完全不一样。



王文君或许不是故意伤害,但却缺乏点执法的公正和智慧。

23楼 回家种地
基本同意你的说法。


如果撇开他们到了派出所殴打其人不谈,追究故意伤害不妥。但是滥用职权是够分量的。

27楼 fwc257215
关于王文军摆脱“女混混”造成其死亡的罪名,因为“故意伤害”并不明显,而“滥用职权”罪也有“故意”任性的内涵,都有“人为故意”的因素。但王文军是“被动”采取措施的,所以“故意”并不明显,这两项罪名都有些“牵强”。

更合适的罪名应该是“过失致人死亡”罪,不知大家认为如何?

过失致人死亡罪在这件事里不符合,因为王文军造成周秀云的死亡是在执法、执勤过程中,而不是两个在路边打架造成的,周秀云就算死,我觉得也摆脱不了她是一个妨碍公务的违法嫌疑人的身份。

制止违法行为不是警察的职责吗,制止有错吗,其实有错的只是这次造成的后果严重,而又被部份人以民意的名义绑架了而已。

中国的特色吧,法律面前不一定平等,处身设想一下,你是那个工地的保安,职责当然是让人按照工地的规定进出,然后有人要进工地又不按规定,还举例说谁谁谁不按规定不一样进,保安就不让进,这个保安有错吗,而不按规定的人就喊他妈了,他妈到场那是相当的强大,让进都不行,保安没办法报警,警察到场,那要制止那一方,我想这是常识,而他妈确实强大,妨碍执法, 最终结果严重。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