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5.8mm口径统一后的利与弊

.8mm系列口径弹药家族是我国弹药从沿袭苏联标准走向独立研制的重要成果,在整体上获得了良好的性能和巨大的成就。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忽略小口径弹药的自身性能局限,不分用途和性能特点强行统一弹药口径的行为并不能真正带来后勤供应和管理、使用上的简化高效。

与一厢情愿的期待相反,过度强调5.8mm口径伟大光荣正确,政治干涉技术的决策作风带来了很多不良的后果。三种可以混用的步、机枪弹同时大量装备引起的混乱、机枪火力体系搭配青黄不接的尴尬、中远距离狙击能力的孱弱、特种辅助枪械的性能受到极大限制等等现象,都由此而起。

一:新一代高速弹药的突破

M43弹(7.62x39mm弹、56式步枪弹)在725m/s的速度下射击动物标靶,伤道出、入口面积之比为1.41,进口和出口都很小,需要清除的坏死组织为48.5g。而其它条件不变、标靶前加一块18.6cm的肥皂后,弹头碰击动物标靶的速度已经降低到了570m/s,动能仅有原来的61.8%。但由于初始章动角的加大,弹头进入动物体内后开始翻滚并形成进口小出口大的创伤,伤道出、入口面积比是原来的10倍以上,坏死组织清除量是原来的三倍以上。如果改变M43弹的稳定性设计,使它一进入目标体内就开始翻滚,杀伤力会如何?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正是新一代高速弹药杀伤优势的理论基础。

19世纪无烟火药应用于步枪弹后,高速弹头在人体内引发爆炸性创伤的现象就开始变得普遍起来。1898年,Woodruff根据海洋工程学概念,预见了高速投射物穿过组织以后可能产生空腔的可能,并通过空腔效应对爆炸性创伤现象进行了解释。1944年,Black等人依靠X光与高速摄影技术,用百万分之一秒的高强度脉冲x光机照相技术获得了世界上第一张瞬时空腔的照片,宣告了现代弹道创伤学的开端。

瞬时空腔形成的机理至今尚不清楚,但现代弹道创伤学的突破性成果很快就对上世纪50年代以后的高速弹药发展形成了决定性的影响。通过协调阻力中心与质心的位置,使弹头的倾覆力矩偏大,表现出严重的不稳定倾向;并通过增加弹头的转速保证空气中的稳定飞行,避免对射程和精度的破坏。在进入人体以后,弹头的章动角从0-3°迅速增大到90°以上形成翻滚;阻力面的急剧增大使弹头急剧减速,短时间内迅速将大量动能传递给人体,形成急剧胀缩的瞬时空腔。

瞬时空腔的直径可以达到弹头直径的20~30倍,试验数据中甚至有37倍以上的记录。在多次胀缩的过程中会对人体组织形成严重的挤压、牵拉、撕扯损伤;即使是离原发伤道很远的地方依然有可能形成撕裂、错位、血栓、神经破坏等效果。而如果弹头在翻滚时完全破裂,则会进一步极大幅度的提高动能传递效果,同时形成的大量碎片会进一步起到切割作用,将伤道周围的组织破坏成手术中基本上不可能予以保留的筛、絮状。

应用这种原理设计的M193弹(5.56x45铅芯弹),在以929m/s速度碰击目标(狗双后肢)的情况下,虽然弹头重量不到M43一半,动能仅有77%;但传递给目标的动能达到M43弹的3.3倍,形成的瞬时空腔直径是M43弹的2.6倍。尤其是永久性伤道的体积,M193在不破碎的情况下是M43弹的14倍,破碎后可以达到45倍——而这个速度下M193破碎的概率可以接近50%。但M193在杀伤能力上并不永远优于M43弹。其余条件不变,仅在目标前设置一块12.4cm厚的肥皂;此时无论是空腔直径还是坏死组织清除量,M43弹的杀伤能力都超出M193一倍多。

枪弹的动能是一切杀伤、侵彻、破坏能力的基石。小口径枪弹因为出生时代的优势,能够以更低的动能实现更高的杀伤效果,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但将弹道创伤学设计的功劳归结于口径问题,声称这种优势是小口径所特有,是彻头彻尾的胡扯。

二:小口径的局限性

通过三脚架、水冷或可更换枪管等散热设计,重机枪获得了良好的射击稳定性和持续性;远射程、大威力的密集弹幕就像永不停歇的狂风暴雨一样覆盖着战场。索姆河战役中,马克沁MG08一天之内给英军带来近6万人的伤亡;重机枪从此成为步兵火力体系的核心支柱,而步枪则沦为掩护机枪发挥火力的附庸工具直至今日。

冷战时代东西方都普遍认为,不需要自动步枪射击中远距离目标、不需要自动步枪射击掩体工事后的敌人,因为那些都是重机枪和更重型火力的任务。这种局面使得很长时间内,小口径枪弹向着口径越来越小、弹头越来越轻、枪口动能越来越低的趋势发展;这样做可以换取更小的弹药体积、重量,更低的枪械后坐,使士兵能够携带更多的弹药,并改善连发时的散布。当时西方多国一系列4.x毫米口径、弹头重量2.x克的在研枪弹都是标志性代表。

但即便是并不极端的5.56枪弹,也在后来遭遇了不少麻烦。实战中稍微有点战术素养的人都会尽可能的为自己寻找掩蔽物;在射手与目标之间存在着诸如砖墙、沙土、树木之类的障碍,是完全无法避免的事情。侵彻这一类厚度远大于弹头长度的目标,需要弹头具备足够的重量(重量越大保持速度的性能越好)、动能和稳定性。

以M193为代表的小口径步枪弹,以轻弹头换取高初速,以不稳定和结构脆弱换取高杀伤,以高杀伤能力降低枪口动能指标,在设计取向上完全背道而驰。碰到树枝、树叶或其他障碍后弹道出现难以预料的大幅偏转,不能侵彻较厚的树木、沙包、土堆以杀伤后方的目标都是由此形成的严重缺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