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庆安火车站枪击事件”我之见

庆安火车站枪击事件具体案情已经公布,官方认为民警的开枪具有正当性合法性。2015年5月2日12时许,一名叫徐纯合的人带着80岁老母和三个幼子,准备从黑龙江去大连金州乞讨。因为徐刚喝过酒,酒后行为失控。徐于是拦截其他旅客进站,公安民警对其进行约束,制止了他的行为。徐被放开后不但不收敛,反而一再追打民警,还打老人、摔孩子,甚至夺过警械殴打民警,在民警举枪警告的情况下,还击打民警持枪的右手。由于两人距离近,目标活动性强,而且眼看枪支有可能被抢走,执勤民警开枪将徐击倒,子弹对胸部造成贯穿伤,并迅速通知120,120人员到场后确认其死亡。

但此事在网络上疯转,舆论持续发酵。而我认为死者为大,我对徐的死亡感到悲痛。但事实必须面对,我想对各种疑惑进行解读。

疑惑一,为啥警方公布案件如此迟缓?因为警察调查案件必须有法律程序,而不是给舆论所左右,不能草率公布,必须经过严格调查。

疑惑二,警察是否存在过度执法?我看过视频了,民警从值班室拿出防暴棍想制服徐,徐在反抗过程中抓住了民警的防暴棍,企图抢夺警棍。僵持过程中,徐将母亲推向民警,随后徐一把抓住了身后的6岁的女儿抛向民警,小女孩直接摔在地上。徐再次抢夺民警警棍,用掌把民警警帽打落地,用警棍击打民警的头部。后来警察拿出枪叫徐别动,徐不听劝,显得比较狂躁。因为候车厅比较封闭,不能鸣枪示警,在12点23分,民警将徐击毙。民警的行为符合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及武器相关规定,是合法维护车站旅客安危的举动。

疑惑三,为什么还未结案地方政府就先赔偿徐家20万?是不是想息事宁人呀?那是因为基层地方政府比较怕事,遇事往往希望早些平息,力争“大事化小”,为此有时宁愿用“模糊性”代替“原则”。这与互联网的较真往往不匹配。

疑惑四,全国民警上岗配枪是否必要?我认为不能因为个案,就否定全国民警配枪上岗巡逻的必要性。现在由于对暴恐情报收集能力不够,全国反恐依然是用“堵”,即花费大量人力进行巡逻威慑,严阵以待。但长期说来,民警在全国范围内配枪的所有使用都百分百准确,是很难做到的。个别差错、包括在没有充分必要时将嫌疑人击伤击毙的情况也是有可能发生的。这是个全世界的问题,众所周知,美国警察不断遭到涉嫌过度使用枪支击毙嫌疑人的诉讼,而且法律在多数情况下都做了支持警察执法的判决。

总之,这件案情十分复杂。境外美国媒体“自由亚洲”质疑央视视频的真实性,唯恐天下不乱,企图制造混乱,破坏如今维稳态势。同样不可否认,庆安枪击案在舆论发酵的过程中掺杂进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包括死者是否是访民、庆安官场存在种种问题等等,但是这些都与枪击事件本身无关,与民警执法无关。就事论事,整个事情是非对错非常清楚,警察的执法行为和目的无须质疑。如果一定要挖掘事件背后的意义的话,那就是面对警察执法,民众不能任性,要自觉约束自己的行为。只有警察执法有权威,国家的法律才有尊严,人民的安全才有保障。就像任长霞说的“咱老百姓没权没势,但要知道万事都有一条线,这条线就是法,离开了这条线,就是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铁道警察学院14级治安陈慧光

2015年5月16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