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龙公子:中印相对论

苍龙公子:中印相对论

这一篇,就中国和印度,再说说“有”和“无”之间的联系。

地面上空荡荡,然后房子修好了。没有地面的空荡荡,那么房子就盖不起来,这就是地面的“无”生出了房子的“有”。

房子“有”了后,里边的屋子又是空荡荡的,所以,房子的“有”又生出了屋子的“无”。

屋子住上人了,屋子“有”了人气,屋子的“无”就又生出了“有”。

屋子“有”人了,但不是“有”了人你就可以住下去,因为你得生活,你本身就是个“无”,你得出去,挣这个“有”,然后才有柴米油盐,才有老婆孩子。

依此类推。

所以,“无”是起点,“有”是过程和结果。

莫迪到中国来,先到西安,莫迪是“空”着手来,这是“无”。

中国给了莫迪“御弟”的最高礼节,这是“有”,而且是“大有”。

但要注意,你不能说中国的这个“有”就是莫迪这个“无”生出来的。

莫迪到了北京。

莫迪空着手,是“无”,但莫迪的想法很多,是“有”。

莫迪说,上次APEC我没来,认识上有些不足,我想……,然后中国说,给。APEC,印度就“有”了。

莫迪说,上合组织,这么多年了,我想……,然后中国说,给。上合组织,印度就“有”了。

莫迪说,安理会常委,这个这个,我想…….,然后中国说,给。安理会五常,印度就“有”了。

然后可能大家会说,凭什么,莫迪是印度人,又不是日本人,凭什么玩空手道。

那么,你问得好,问到实质了。

这就是“有”和“无”的辩证关系。

“无”,有两层意思,一是印度的“空手”,是“无”,二是中国对印度的诉求几近于“无”。

“有”,也有两层意思,一是无论是西安还是北京,中国给予的都是“有”,二是印度的诉求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是印度的“有”。

那么合并一下,结论就是,印度“空”着手,诉求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而中国对印度的诉求几近于“无”,而给予印度的却是满满地“有”。

所以,总体上来看,这就是印度的“无”,要来交换中国的“有”。

貌似不公平。

但我们回过头来再看看第一段,品味一下“无”和“有”的关系,就知道了,这是一对阴阳关系,相生相克,相辅相承。

中国诉求上的“无”,其实就是以中国的“有”为基础的,中国要换来的,就是中国在处理中印关系上的“有”。

印度敢拿手中的“无”,来换中国的手中的“有”,就在于印度在中国战略中有它自身的价值,这个是印度的“有”。

按照国际关系平衡定律,这个印度价值的“有”必须要等于中国对印度诉求的“无”,同时还必须要等于中国手中的“有”。

很多时候,“无”形压力就来自太多太给力的“有”。

所以,“御弟”莫迪明白这个“有”和“无”的关系,在清华大学,就没有按套路出牌,直接宣布要给中国到印度的“通关文牒”。

这个就叫“无”中生“有”。

什么东西,都逃脱不了规律。

中国无声胜有声,印度就开始“无”中生“有”,美国就按捺不住了。

下一篇,就说说克里来咱们这边踢场子的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