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悲叹:我们咋造不出中国式的超级工程

加拿大媒体5月10日刊发题为《为什么一些特大工程注定要吹气般膨胀》的文章。作者为加拿大管理学专家哈维·沙克特。文章称,英国曼彻斯特商学院研究基础设施建设的教授努诺·吉尔,对于在特大工程的预算和工期上经常食言的政治家们深表同情。在这一点上西方和中国差得很远,中国往往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造出规模庞大的超级工程。

吉尔和博士生科尔姆·隆德里根以及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帕尼什·普拉南刚刚完成了一项对英国三个特大工程的研究,目的是了解让工程项目动辄陷入预算超标和工期延长的动因。 吉尔说:“民主对于特大工程来说是一种复杂的制度背景。我们对中国或卡塔尔在这方面是怎么做的不感兴趣,我们关注的是奉行英国式民主制度的国家的做法,这种制度似乎经常会让工期和预算超出预期。

加拿大悲叹:我们咋造不出中国式的超级工程

英国凌乱的铁路

而且这种工程往往最终变得大而无当。”

他们关注了伦敦的三个特大工程:2012年建成的奥林匹克公园、希思罗机场2号航站楼和旨在将伦敦铁路网的运力提高10%的横贯铁路线工程。研究取得的一个重要发现与我们大多数人的观念截然不同,那就是西方民主国家在从事公共建设活动时,并没有一个行为方负责整体把控和落实。

加拿大悲叹:我们咋造不出中国式的超级工程

中国能将铁路修上世界屋脊

相反,造就特大工程的是一系列私营和公有实体。工程的目标和战略是由一个核心小组制定的,小组的成员是代表政府、土地和资源所有者、公共利益以及社区的重要利益攸关方。这意味着有必要通过妥协来达成共识,在这种情况下,操作起来的难度当然会很大,因为有时重要的参与方会有相反的观点。

此外,负责指导工程的具有影响力的核心小组并不是固定不变的。 会有新的参与方加入,并要求作出重大改变,也有一些参与方退出,或者发挥的作用降低。这些变化会对成本、工期和行动范围产生影响。而公众往往关注的是最初的承诺。

加拿大悲叹:我们咋造不出中国式的超级工程

这是法国的水电站

当企业承揽重大项目时,它们会精心挑选设计方和建造方。但是政府项目需要走招标流程,从而得到最实惠的价格。吉尔还说,在招标书发布后,工程的管理者假装知道他们想要的是什么。于是投标者虚报低价。吉尔说:“你会发现,在实际操作中,根本不可能按照他们所承诺的价格执行,于是成本出现了上升。”

由于特大工程的完成情况经常是通过对比最初设定的目标和最终的进展之间的差距来评判的,研究人员认为管理者应该更努力地去说服主要的利益攸关方尽可能长期地推迟公布关于工期和预算的估计数字。

加拿大悲叹:我们咋造不出中国式的超级工程

这是中国三峡水电站

在竣工的日期上也应该模糊处理。特大工程的管理者还应该不断将工程的进度告知媒体和政治对手,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关于工程超出预算的报道。 不过他认为,同样关键的一点是,我们要改变思维方式,不要立刻就将特大工程出现的问题归咎于管理者和政治家,将他们视为骗子,相反应该明白在民主制度下工程所面临的困难。

而与西方式的民主相比,中国式的民主却能够集中国家的力量去进行重大工程的建设,诸如我们所熟知的三峡、高铁等。在这一点上,西方应向中国学习借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有民主的国家不需要工程,民主能让人们过上好日子,还要建东西?

因为中国人民是全世界最勤劳的民族。 勤劳可以创造最大的财富,中国现状也证明了这点。习大曾为伟大的人民点赞,我也是,要向勤劳的中国人民致敬。。

放心吧,这个事西方还真学不来,体制问题。除非都跟着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

蛇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一定程度的权利集中可令事半功倍,权利过于分散往往就是扯皮的开始

3楼 zhongyi440681
有民主的国家不需要工程,民主能让人们过上好日子,还要建东西?
虽然有点调侃成份,但却切合了实际。



在某些国家和地区,民主还真变成了发展的碍脚石。



比如呆湾,一个明明对经济民生都有利的东西,却因为“民主”而挂了。。

香港的高铁,因为一个老太太质疑,就停建一年多...



在发达国家,民主自然是不错的,但是在发展中国家,如果个个都谈“民主”,那就很难发展。

人家一个市长镇长,当选完基本上不用考虑什么发展不发展的问题,只要管好鸡鸡鸭鸭就行了。人家什么都是成熟的...只需要按部就班就行了。

不像我们,还得想办法搞经济,搞民生。。。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