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5月6日15时许,合肥市巢湖南路蓝鼎星河府小区内,包河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对一家黑诊所执法时,遭到经营者阻挠。令执法人员不解的是,诊所内多名患者的立场完全倾向经营者,一名正打点滴的男子甚至驱赶威胁执法人员,全然不顾手背的输液管已经回血。直到辖区警方赶到,才平息冲突。

[突查]

卫生部门突查黑诊所

5月4日、5日,包河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陆续接到群众举报:巢湖南路蓝鼎星河府小区某栋25层一家住户私营诊所,资质存疑。 6日15时许,该所执法人员来到该诊所门外,门口竖着“吴医生门诊”牌箱,箱上标注的诊疗范围竟然包括内科、外科、妇科和儿科等各种病症的化验治疗,还可做处女膜修复术。

执法队员进入诊所发现,50多平米的诊所内未悬挂相关执业证。当一名执法队员在配剂室检查时,经营者吴某突然从身后抱住,跪倒在地,称诊所才开了10天,一些不规范的地方,请执法人员手下留情。

[抵制]

患者向执法人员发飙

执法人员对吴某进行询问时,诊所内的病患却向执法人员发飙。当时,执法人员李某正在用相机对输液室拍照取证。“整个输液室有四名女子和一名男子。”李某介绍,坐在椅子上的男子正在打点滴,看到自己被拍到,立刻发飙。“这地方碍到你们什么了,你们查什么查?”他越说越激动,甚至站到椅子上挥舞着手臂驱赶执法队员,手背上的输液管已出现血液回流了。一名执法队员转述男子的话说,“我要是出了问题,你们来承担。敢关诊所,给你好看。”

后来,几名女患者也出言不逊,对执法队员的突查行为很抵制。几分钟后,辖区派出所民警赶到,要求吴某配合执法人员调查。

[难点]

病患对取缔黑诊所不理解

包河区卫生监督所公卫一科副科长李琳琨介绍,经查,吴医生门诊的经营者吴某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在小区内非法擅自执业。而该诊所在医疗废弃物的处理上也存在较大安全隐患。

5月8日,记者联系上两名当日在吴医生门诊就诊的女子赵某和胡某,两人表示无法理解如此“便民低价”的诊所被取缔。赵某说,她住在小区内,之前头疼脑热就会来诊所拿药或打点滴,“同样是打点滴,老板给的价格比街道社区服务站便宜三分之一。”当被问及是否对老板开出的剂量和诊所药品质量了解,两人均表示不知情,“我们也不会问,大家都住同一个小区,犯不着骗我们。”胡某说。

李琳琨说,为了省钱省事,像赵某胡某这样的患者习惯性选择黑诊所,很少考虑违法行医者本身水平,使用的药品和医疗器械是否安全,“这无疑是拿自己的生命下赌注。”

观点

社区医疗服务需加快建设

据了解,合肥市区目前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49家,服务站84家,但在一些城郊结合部,黑诊所抓住市场空白偷偷成长。安徽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王云飞认为,黑诊所问题从根本上说是医疗资源分配不均造成。大医院收费高,街道、社区卫生站和正规诊所数量不足,给黑诊所提供了生存空间。 “除对黑诊所坚决取缔外,卫生部门还要积极开展社区卫生服务,加快建立社区医疗服务网络。 ”王云飞建言,扩充片医数量,降低卫生服务站和诊所的收费标准,同时扩大宣传力度,把在黑诊所就医的部分群体争取过来,使市民的就医安全得到保障。 <var style="DISPLAY: none" v="5737,25399,8702,牛爽,B1"></var>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