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村民集体“买新娘” 5位新娘集体消失

第6位新娘凌晨逃跑 受困公交站

-特写 逃跑记

5月8日凌晨,小曼忽然发现女子逃跑了。当时大家吓坏了,赶紧出门去找,最后在旅店附近的一个公交站台找到了她。当时该女子身无分文,只是带着小曼的手机。

5月7日,5位新娘集体消失时,长丰县水湖镇张祠村村民通过小伟“媳妇”小红买的第6位新娘,正在返肥途中,中途该新娘试图逃跑,但被村民坚持带回合肥。目前,该女子已被村民送往长丰警方,当地警方已介入调查此事。

[第6位新娘]

广西“买”第6位新娘

得知“买”回的5位新娘在家里“安分守己”,不时有人联系第一位新娘小红,希望代为引荐,“有不少人都想去买个新娘。”村民称。

小红的丈夫小伟陪同前往,因为小红“母亲”说户口本办好了,让小伟去广西拿。就这样,5月初,小伟和张祠村的村民小曼以及其父亲一道,赶赴广西。

原本小伟被邀请去“媳妇”家中,但是中途被“丈母娘”以其他理由拒绝,他们最后住进宾馆。

和前文一样,交了10万元给小红的“母亲”后,小曼也领回了一位新娘,也自称是前几位新娘的姐妹,该女子和前面的5位新娘除了样貌不同外,“语言、身世也都和之前的新娘差别不大。”

在广西玉林市博白县龙潭镇,几个人逗留了3天3夜,简单道别后,3人决定带着女子尽早返回合肥。

凌晨跑到公交站台

一路上,小伟和小曼的父亲坐在一起,小曼悉心照料他“买”来的新娘。一行人到达柳州时已是5月7日下午,也就在这个时候,小伟忽然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我听完电话知道坏事了,家里面说,家这边5个新娘都跑了。”放下电话,小伟立即用手机拨打“媳妇”小红的电话,发现对方电话已经关机,再联系小红母亲,同样电话打不通。

“心里当时就咯噔一下。”小伟说,他很快明白过来,一直以来最担心的一幕还是发生了,他找到小曼以及其父亲商量。“他们也没办法,钱已经花出去了,如果这个女孩子跑了,那么花掉的10万块,就真的打水漂了。”

3人当场决定,无论如何要将这第6位新娘带回合肥。可众人万万没料到,凌晨前后,小曼忽然发现女子逃跑了。“当时大家吓坏了,赶紧出门去找,幸好最后在旅店附近的一个公交站台找到了她。”小伟说,女子因身上没有带钱,所以当晚才最终没有逃走,而且偷走了小曼的手机。

[进展]

长丰警方介入调查此事

小伟称,在从广西回来路上,担心有人将这第6位新娘半路截下,他们换了很多次车。

从广西回到长丰后,小曼和其父本来准备将该女子带到家中,在村民的说服下,该女子最终被送往长丰县警方。

小伟以及其他相关人员后来被警方叫去做笔录。记者从警方获悉,目前,长丰刑警部门已对此事展开调查。

[观点]

律师:涉嫌婚姻诈骗

安徽盛鸿律师事务所程林律师认为,这些来到长丰的新娘无一例外均称没有户口,甚至连真实姓名都没有,这些行为都构成了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并且骗取数额较大的财物,这伙人已经涉嫌婚姻诈骗罪。

专家:农村男求偶难

“我很同情6位村民的遭遇,希望他们能早日挽回损失。”昨日下午,安徽大学社会学院王云飞副教授说,6位村民集体“买新娘”的现象说明,在当地的农村中,男性人口仍处于绝对过剩的现状。“说到底,这是社会的人口结构不合理导致的,这说明农村男性的‘刚性需求’依然存在,因为无法求偶,才导致了这一现象。 ”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