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截止今年5月份,中共2014年冬例行军队人事调整已基本定盘。此次调整中尤为关键的大军区级将领调整除二炮(尚有1名副政委职位空缺)外,均已补齐,恢复标配。四总部、海空二炮、七大军区等大军区单位下属的军级单位亦有所调动,尤其作为一线作战部队的集团军调动更为频密,但目前仍有2位集团军政委和1位集团军军长“虚位以待”。观察人士称,中期盘定之后,不排除未来将再迎来一轮小范围的人事变动,届时余缺有望补齐。而就目前的调整情况来看,现有的人事格局已呈现出三大特点。

新生代步入副大军区级行列

2014年冬的调整风传接近60名大军区级将领,而经过之后断断续续的披露,截止目前,大军区级单位的补充除二炮外都已经得到确认恢复标配,这意味着中期调配已经完成。

盘点目前四总部、海空二炮、七大军区、国防大学和军科院,共计150名左右正副大军区级将领,除现任10名军委委员外,未来递补者将从一百多名将领中产生。多维新闻在此前的文章中分析的十九大上位备选人,而出生在1954年之后(十九大时年龄在63岁,为副大军区级最高服役年龄)的新生代力量则可视为下一届的接班人,同样值得关注。

目前总参保持了一正五副两助理的标配,其中出生于1958年的副总参谋长乙晓光空军中将自不待言。根据以往惯例,他是作为空军司令员马晓天的接任人而培养的,虽然年轻但是资历丰富,目前以正大军区级将领列名总参,未来前途不言而喻。而总参谋长助理马宜明与乙晓光年龄相若,生于1957年,其之前曾任济南军区参谋长,仍无大军区级军事主官经验,料即使有晋升空间仍需要外放补全资历。

总政治部主任助理崔昌军出生于1954年,在总政系统中年龄优势确实存在。他曾担任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2012年履新现职后至今3年未获晋升,其有望在十九大之前获得机会。

总装、总后虽然新星扎堆,但两总部基本无本系统晋升掌门之可能,而目前已经晋升副大军级的高级将领也少见外派历练。比如总后勤部副部长周松和、总装副政委柴绍良等,上升渠道有限。另外,军科院迎来的新掌门高津号称目前最年轻中将,更被视为冉冉升起的新星,仕途不可限量。

海军、空军、二炮未来晋升渠道相对比较固定,其军事主官的总参谋部经历不可回避,比如乙晓光。除此之外,年龄优势便很有可能成为决定因素。海军方面,出生于1956年的海军政委苗华值得关注,而4名副司令员年龄相对比较平均,而另一名副司令员丁毅出生于1959年,优势便显现出来,不过这要看其之后是否有调入总参历练的机会。

七大军区方面,调动较为宽泛,变数更多,但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白建军生于1958年,兰州军区副司令张义瑚生于1962年、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周小周等,都具有跨军区任职经历,也多有集团军主官经验,可视为具有完备的晋级资格和年龄优势。

料二炮震荡依旧 后继乏人

在此轮调整中,二炮意外所受到的波及相当严重。其总部四个政工领导岗位全部易人:总部政委属外调;两个新任副政委一由政治部主任转岗,一由下属部队调任;政治部主任也从下属部队擢升。具体来说,总装备部原副政委王家胜中将接替到龄退役的张海阳上将,升任政委;原副政委于大清和杨立顺去职,原政治部主任唐国庆、第55基地原政委张东水任二炮副政委;二炮指挥学院原政委、二炮第54基地原政委张升民升任政治部主任;原副司令员王久荣、王治民届龄退休,副司令员陆福恩不再兼任部队参谋长,原装备部长张军祥升任参谋长。在所有人员变动中,只有副司令员吴国华中将职务未调整。

在数日后的2015年1月5日,周亚宁(1957年出生)首次以“二炮副司令员”的身份出现在公开报道中。加之2010年升任为二炮司副司令的吴国华(1957年出生),二炮3名副司令补齐。但1953年出生的陆福恩已接近副大军区将领63岁的任职上限。除此之外,上述人事变动中,原政委张海阳即是年满65岁退役。杨立顺生于1951年,已经达到副大军区将领63岁的任职上限。生于1951年的杨立顺中将亦达到任职上限而正常退役。王治民到龄退休,与王治民一起届龄退休的还有王久荣中将。

而除了年龄红线之外,反腐亦是导致二炮职位无人填补的一个重要原因。自十八大以后,军队反腐风暴中落马分布规律呈现了遍地开花之势,但是二炮却是三大军中中涉案人员最多的,包括二炮兵副政委于大清、96301部队副部队长陈强、二炮副政委张东水。于大清也是徐才厚的同乡。公开资料显示,他为辽宁绥中人,早年在总政部任干部部预干局局长、干部部部长等。而在公认中,掌握人事政工大权的总政乃是徐才厚的“势力范围”。中共十八大后,于大清被随即调任二炮任政治部主任,而到2014年2月调任副政委,其遗缺由唐国庆少将接任,直到此次被免职尚不足一年。在此期间,徐才厚被查,于大清也难逃舆论漩涡。就在2014年12月20日大陆微博还有消息疯传,“总政干部部原部长、二炮副政委于大清,昨天(19日)已被逮捕。”而今竟然一语成谶。根据军方此次公布的消息,于大清乃是在2014年12月被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的。

张东水履新二炮副政委13天后就落马,在副大军区级的位子上仅仅‘风光’了13天,创造了军队反腐史上的记录。张东水的落马,使得二炮副政委职位空缺一人。该人事补充或将于2015年7月份补上。公开资料显示,他曾任二炮某旅政委,二炮某基地政治部副主任,2005年任二炮某基地政治部主任,从而成为副军级;2006年晋升少将,后任二炮工程学院政委,2009年升任二炮指挥学院政委;2010年12月出任二炮后勤部政委,2012年任二炮某基地政委。此次履新使得张东水在三个正军级岗位历练之后跻身副大军区级将领。

集团军六零后挑大梁 三大1964军长抢跑

自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掌军近两年的时间以来,四总部、海陆空、七大军区下属的军级单位都有所调动。但鉴于解放军陆军现有18大集团军,是陆军最重要的一线作战部队,外加集团军军长以及政委等职位多为晋升副大军区以上高级职务的“福地”(目前中央军委领导层除空军出身的副主席许其亮之外,其他人都曾担任过集团军军长或政委)等双重原因,集团军主官是成了备受关注的关键岗位。

18个集团军之中,继2014年上半年的第14集团军、第39集团军、第38集团军、第65集团军、第12集团军、第20集团军等6个集团军相继更换军长;此后的下半年,第16集团军以及第26集团军军长亦“换马”;在2015年的3月27日,石正露以第54集团军军长的身份首次出现在了公开报道中。至此,若以2014年为时间切割点,那么在18个集团军中,除去尚属空缺的第42集团军军长一职外,共有9个集团军军长换人,有8个集团军军长为2013年以及之前任职。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18集团军中尚有第47集团军政委以及第21集团军政委2个“虚位”。自2014年以来,共有第40集团军政委、第41集团军政委、第20集团军政委、第12集团军政委、第39集团军政委、第16集团军政委先后履新。那么自2014年以来,至少8个集团军军委易人。

经过此番军级将领人事大洗牌,目前集团军主官形成60后一统天下的格局。在已公布的数据中,仅27集团军军长薛爱国、65集团军军长张海青以及政委刘建、26集团军政委李景文4人为50后。因为军级将领55岁是卡位线,也就是说2017年,生于1962年之前如果未能晋升则将退役,生于此之后则可以拥有更多晋升机会。这其中尤其以“万岁军”第38军军长刘振立、第26集团军军长张岩、“近卫军”第31集团军军长马成效三大1964年出生的军长最为惹眼,在外界看来更具有独一无二的晋升优势。

另外,解放军现时拥有“军”番号的部队共有19支,除了18个陆军集团军,还有1个即空军所属空降兵15军。这也是目前中国唯一成整建制的空降部队。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裁军中,空军所有“航空兵军”均撤销,缩编为航空兵师、指挥所或基地,只保留了空降兵一个“军”的番号。2014年10月,空降兵15军政委范骁骏晋升济南军区空军政委,该军政治部主任郭普校继任政委。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