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图-160轰炸机掠过红场上空的俄空军上将 图

驾图-160轰炸机掠过红场上空的俄空军上将  图

4月25日,俄空军总司令邦达列夫上将透露,在今年的红场阅兵中,他会亲自驾驶有“白天鹅”之称的图-160战略轰炸机打头阵。消息传出后,引起了外界的广泛兴趣。据俄《红星报》介绍,自邦达列夫担任空军总司令以来,俄空军装备发展进入“快车道”。毫不夸张地说,俄军现有的“三军种,三兵种”里,邦达列夫领导下的空军是武器完好率和战备水平最高的军种。

驾驭“罗锅儿”的高手

维克多·尼古拉耶维奇·邦达列夫,1959年12月7日出生在沃罗涅日州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区波戈洛迪斯科耶村,1977年进入苏联空军服役。1979年至1981年,邦达列夫参加了阿富汗战争。

1981年底,邦达列夫进入鲍里索格列布斯克飞行训练中心深造,结业后进入巴尔瑙尔高等军事航空学校担任学员队长和飞行教官。几年后,邦达列夫被调回鲍里索格列布斯克中心担任训练飞行大队长和强击航空团副团长,专门负责培养驾驶苏-25的飞行员。

在俄军列装的多型战机中,苏-25因机体笨重,飞行速度慢,相当缺乏“人缘”,还被戏称为“罗锅儿”(该型战机有一个机背油箱,看起来就好像“驼背”)。不过,邦达列夫却是驾驭苏-25的高手,尤其擅长驾驶该型战机在危险的山区地形中执行近距火力支援任务。

1989年,邦达列夫再次驾机来到阿富汗战场,为苏军的撤退行动提供空中掩护。因为战绩突出,邦达列夫被提拔为中校,并被保送进入加加林空军学院深造。1992年,邦达列夫进入苏军总部机关工作。1996年,邦达列夫担任近卫第899航空兵团团长。之后,该航空兵团参加了第二次车臣战争。2000年4月21日,俄总统普京向邦达列夫颁赠“俄罗斯英雄”称号。

2002年,拥有丰富实战经验的邦达列夫被送往总参军事学院基本系学习。两年后,邦达列夫担任第16航空集团军第105混合航空兵师师长,负责保卫首都莫斯科空域的安全。2006年5月,邦达列夫担任第14空防集团军副军长,2008年升任该集团军军长,军衔升为少将,在俄国防部推行的“新面貌”改革后,他又担任以该集团军为基础成立的第2空防司令部司令。

2009年,邦达列夫担任俄空军副司令,两年后,任空军参谋长兼第一副司令。2012年5月6日,邦达列夫出任空军总司令,8月9日晋升中将军衔。2014年8月11日,邦达列夫获得上将军衔。

多次经历战火考验

在邦达列夫的军旅生涯中,他多次经历战火的考验。1980年,在独立第200强击航空兵大队服役的邦达列夫随队出征阿富汗。与其他航空部队不同的是,该大队的主要任务是摸索和完善苏-25强击机在作战中的使用规则。

当时邦达列夫所部主要在阿富汗南部活动,那里沙尘暴肆虐,地面温度高得吓人,严苛的环境经常让苏-25战机出现各种故障。据报道,有一次,一架苏-25使用机场供电设备给机载蓄电池充电时,由于气温过高,插头被烧糊了,怎么也拔不下来。因为奉命执行紧急任务,地勤人员匆忙之下只能用斧子砍断电线,苏-25拖着小尾巴就上天了。

即便有这样或那样的困难,但邦达列夫和战友们都一一克服了,并在实战中把苏-25的性能发挥到极致。有一次,为了摧毁“圣战者”设置在坎大哈北部梅万德山谷的火力点,邦达列夫和战友结成双机编队出击。起初,邦达列夫和僚机飞行员试图从敌方火力点上空实施轰炸,但没能奏效。经过短暂观察,邦达列夫驾机降低高度,沿着山谷边缘向目标火力点飞去,随后迅速转向,利用飞机掠过目标的短暂时间,直接用机载航炮轰掉了那个火力点。

1989年,在代号“台风”的行动中,邦达列夫和战友们驾机从乌兹别克斯坦的哈纳巴德机场出发,沿铁尔梅兹-海拉屯公路进行巡逻,粉碎了数十起针对苏军的袭击。

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邦达列夫率领近卫第899航空兵团在达吉斯坦、古杰尔梅斯、格罗兹尼等地的平叛作战中摧毁了地区分离武装的大量隐蔽据点。

重视人才队伍建设

成为空军司令后,邦达列夫非常重视人才队伍建设。他认为离开了训练有素的飞行员与地勤人员,再先进的作战飞机也只是废铁。

首先,邦达列夫经常出席一些征兵活动,发表热情洋溢的演讲。为了吸引年轻人加入空军,邦达列夫还经常在征兵现场组织飞行表演。今年1月23日,他在阿尔泰边疆区参加征兵活动时,就调来20多架固定翼飞机与直升机,进行现场表演。

其次,邦达列夫努力强化俄空军飞行训练内容。从2012年以来,俄空军总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保证飞行员高质量地完成战斗训练工作。对比2013年和2014年的数据,俄空军飞行员人均飞行时间增加了33小时,人均年飞行时间超过100小时。邦达列夫尤其重视对年轻飞行员的训练,希望他们尽快形成战斗力。在2014年,俄空军年轻飞行员的飞行时间超过111小时。另外,邦达列夫还要求从实战出发强化针对新装备的训练,具体措施包括修改训练大纲、编写新教学材料、制定专业标准、购置现代化训练设施。

为了鼓舞士气,2014年夏,俄罗斯空军在利佩茨克举行“航空飞镖”比武竞赛,担任领导与组织工作的就是邦达列夫。比赛开始前两天,乌克兰外交部呼吁俄罗斯取消“航空飞镖”比赛,认为该比赛是一次军事演习,会使俄乌边境的紧张局势升级。对此,邦达列夫驳斥称:“乌政府连本国的事都管不好,还要管别国的闲事。”比赛结束后,邦达列夫非常高兴,不仅向获奖颁发奖章、智能手机和数码相机等奖品,还许诺要带领飞行员们参加国际大赛。

积极推进装备更新

有分析人士指出,邦达列夫的作风与以强硬著称的俄总统普京如出一辙。他经常在各种场合抛出震撼性消息,例如俄空军将在2016年正式列装T-50隐形歼击机、俄军准备在白俄罗斯利达空军基地部署苏-34战斗机等。去年8月11日,邦达列夫在一档名为“总参谋部”的广播节目中谈及北极问题,他声称应该在北极地区部署更多航空部队,并信心十足地说:“目前,我们在北极地区没有对手。不过,我们已经准备好随时应对突发情况,我们会坚决捍卫俄罗斯在北极的利益。”

据报道,随着战备任务日益增加,俄空军对新式装备的需求也水涨船高。邦达列夫指出,依照“2020年前国家装备计划”(GPV-2020),俄空军将获得2000架飞机,使现代化航空装备的比例提升至70%。迄今为止,俄空军已接装100多架新型固定翼飞机和300余架直升机。

值得一提的是,鉴于美国竭力推进太空军事化,特别是加紧研制运行于近地空间的高超音速武器,为了保证国家安全,俄国防部计划在今年年底前将空军、空天防御兵合二为一,成立专门的空天军,以便有效执行空天一体的作战任务。外界分析称,空天军总司令很可能从空军总司令邦达列夫和中央军区司令扎鲁德尼茨基之间产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